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403章 真正的冰海之謎

書名:帝王燕:王妃有藥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芥沫 更新時間:2018-07-02 22:16:51

  白族長那日帶大皇叔逃離之后,都還未回到雪族,立馬就發出信號,調用了雪族所有兵力,重兵防守了白狼山谷。而對于一線天也不再是伏兵防守,而是直接把守。當日,冰川停止坍塌之后,他還派人在附近周遭搜查,至今都還未停止。

  當然,這一切都是大皇叔在昏迷之前交代的。

  呼蘭雪地東部,有一片呈現同心圓的冰屋群。這里,便是雪族的中心,白族長和眾多長老都住居于此。冰屋群的中心,是一座巨大的冰屋。這冰屋比平常的冰屋要大三倍,這是雪族的議事之地,非族長和長老,不可入內??墒?,這十年來,這里卻成了白族長的私人領地,就連長老都不能入內。

  重傷的大皇叔,就被安置在這座冰屋之下的地宮中。

  白族長和幾個大夫守著,大皇叔一醒來,立馬呵退了大夫。白族長要勸,大皇叔一個凌厲的眼神射來,白族長就閉嘴了。

  很明顯,白族長雖貴為一族之長,不過是在外風光而已。他在大皇叔面前早已是俯首稱臣。大夫一離開,他連忙來攙扶,“皇叔,身子要緊?!?/p>

  大皇叔分明有些急,問道,“本尊昏迷了多久?本尊交代的事情,你可都辦了?你尋到那幫人了沒有?”

  大皇叔是君氏的家主,亦是天炎的晟王,他卻仍舊以“本尊”自稱,顯然,他并沒有將天炎的王爵之位放在眼里。

  白族長連忙回答,“一切都按您交代的去辦了。如今還未尋到人,但是,活著的,絕對逃不掉!請皇叔放心!”

  大皇叔眼底閃過一抹復雜,問道,“那一男一女,真死了?”

  白族長笑了,“皇叔忘了?那個深洞深不可測,您都沒能下到底。別說負傷之人,就算是武功高強之人落下去,也極難再起。何況,洞口已經被封死了?!?/p>

  大皇叔捏了捏眉頭,半躺下去,輕嘆,“哎,本尊這是糊涂了?!?/p>

  那個冰坑,正是他和天武皇帝當年關押君九辰的地方,冰坑中央原本是一個寒潭,寒潭中有水洞,深不可測。去年的這個時候,潭水莫名退去,那個深洞也就露了出來。他親自下去過,卻怎么都觸不到底。

  幻海冰原是上古夢族統轄之地,傳言白璽冰川是夢族的禁地,多陷阱。他心中有忌憚,一直探不到底也就不敢過于探究,最后放棄了。

  “皇叔,您都重傷了,何況是那個年輕人。咱們退一萬步說,就算他不死,也早被凍死了?!卑鬃彘L摸了摸胡子,繼續道,“我擔心的是……”

  大皇叔問道,“影術?”

  白族長連忙點頭,“正是!失傳了那么久的影術竟出現了!影術是何門何派,至今成謎。這年輕人背后,怕是不簡單吧?”

  大皇叔點了點頭,眸中浮出了少見的擔憂。

  白族長又道,“再者,那個黑衣男子所用暗器不容小視,放眼玄空大陸,并沒有哪一家能造出那等精良的暗器。還有,那白衣女能耐一般,潛伏在白璽冰川竟能不被察覺。若非暗中有人相助,那便是對呼蘭冰原極其熟悉了!皇叔,這三方人馬,能找到白璽冰川來,想必對鳳之力也有所了解。如今,鳳之力仍舊潛伏在冰原中,咱們不得不防,他們的援兵找過來!”

  大皇叔當然明白白族長的意思,他負了重傷,萬一還有什么人找上門來,那時候白族長一人可應對不了。

  “我這傷,怕是沒個兩三個月痊愈不了了?!?/p>

  大皇叔思索了一番,吩咐道,“收買幾個大夫將鼠疫一事散布出去,還有找幾具尸體,當眾燒毀!一定要將此事做真了!”

  白族長點了點頭,“明白!”

  大皇族最關心的還是鳳之力,他認真問道,“這幾日,可有再見到鳳凰虛影?”

  白族長搖了搖頭,擔憂地問,“聽聞上古神力皆有靈性,那日它那般沖撞,是不是察覺到我們的意圖,躲了起來?”

  大皇叔琢磨著,遲遲沒回答。

  其實,他也不完全了解鳳之力,他只知道,鳳之力是破解冰海之謎的關鍵。

  他要破解的冰海之謎,可不僅僅是指十年前那場異變。確切的說,冰海之謎,是指藏于冰海中心的一股神秘的力量。得到那股力量,可以超乎一切,得到永生。

  在他之前,君氏家族就有兩代君氏家主一直在探究冰海之謎。他從懂事開始,就接過這個重任。他不僅僅將之視為使命,更將之視為畢生所求,無比狂熱。他甚至有很長的一段時間,離開家族,駐扎在冰海北岸的山洞里。

  只可惜,十年前冰海異變的時候,他偏偏不再北岸,錯過了!

  他后來才在夢族流傳下的古籍里了解到,原本冰海的秘密在冰海中心,冰海中心藏著一顆冰晶,冰晶中蘊含著這個世界上最強大的力量,只要得到那股力量,便可得永生。而要將冰晶從冰海中激出,唯有上古神力鳳之力能辦到。

  他一直不明白,十年前冰海那場異變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否同冰海中心那顆冰晶有關聯。他更不知道,為何那場異變之后,玄空大陸所有修氣者的真氣就全都消失了。傳聞玄空的真氣修行,是以冰海中的玄氣為基礎。這事,其實也無從考證。

  冰海異變之后,他的弟弟建立了天炎國,他更加專心于冰海。他無后,君氏的嫡長子君九辰,自是家主的繼承人,也是他的繼承人。他栽培了君九辰,讓君九辰去調查冰海異變。

  這些年,他只辦一件事,那就是追尋鳳之力的下落。當然,他對君九辰隱瞞了他所了解的一切。

  鳳之力的神秘,不輸冰海,幾乎無從查起。若不是鳳凰虛影出現在北疆,他至今都毫無線索。他甚至都不知道如何降服那股力量,所以,鳳凰虛影一出現,他只能追逐,跟蹤,好看一看它潛伏在何處,如何潛伏。

  他找了那么多年,萬萬沒想到會有那么多人,同他一起盯著鳳之力。他們,了解的,是否比他還要多?

  玄空大陸上,甚至冰海南岸,到底有多少他不知道的勢力,都盯著冰海的冰晶?

  見大皇叔遲遲不做聲,白族長猶豫了一番,小心翼翼開了口,“皇叔,以鼠疫為理由,怕是只能騙得過普通人。如今這形勢,不如……不如將靖王殿下找來?”

9032 3422322 MjAxOC8wMi8wNS8jIyM5MDMy http://m.clewx.com/book/201802/05/9032_3422322.html
淘宝快3预测 利物浦历年英超排名 大乐透走势图完整版 快乐8开奖查询 单双24码中特 打麻将游戏在线玩 湖北十一选五结果查询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今天 双色球胆码拖码怎么中奖 江西丫丫麻将官方下载 福利彩票上海时时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