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V531】二更

書名: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偏方方 更新時間:2019-11-04 20:22:06

  云兒的長隨?

  桑家主的眼底掠過一絲復雜。

  司空家主落下一枚黑子,裝模作樣地看了桑家主一眼,道:“岳父,我看您愁眉不展的樣子,是不是府里出了什么事?”

  桑家主看了司空家主一眼,對他對面的小嫡孫道:“璟兒,你先退下,改日再與你姑父下棋?!?/p>

  “呃……是?!鄙<胰贍旊m有些不情愿,卻也看出自家爺爺與姑父有正事要辦,忙放下棋子離開了。

  “岳父,可是出了大事?”司空家主一臉擔憂地問。

  桑家主看著這個女婿,眸子里閃過一絲探究:“倒也不是大事,只是,府里似乎來了賊人,偷了些值錢的東西?!?/p>

  司空家主神色一厲道:“什么賊人吃了熊心豹子膽,光天化日之下就敢來桑家行竊了?他還有沒有將桑家放在眼里?不僅如此,他早不來晚不來,偏挑了我與云兒上門的時候來,依我看,他是想嫁禍給我們司空家吧?豈有此理!別讓我抓到他!否則——”

  后面的話,他沒說了,只露出了一個無比兇悍的眼神。

  看著司空家主言之鑿鑿的樣子,桑家主覺得或許是自己多心了,畢竟,這個女婿又不知道桑家養了陰蠱,怎么會將陰蠱盜走呢?

  而且,據說與陰蠱一并失蹤的還有丹房中的丹藥,司空家還沒窮到這個地步,要上他們家偷這種小玩意兒吧?

  怎么看……都不像是司空家主做得出來的事。

  可……那塊圣女石又作何解釋?

  圣女石在冥都并不算多稀罕的東西,便是桑家不少女眷也有用圣女石做飾物的,可她們不會進入桑家的禁地,更不會偷走桑家的東西。

  桑家主一邊摩挲著手中的圣女石,一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司空家主的目光落在他的手上,出言問道:“岳父,那是什么?”

  桑家主頓了頓,將圣女石遞給他:“賊人落在桑家的東西?!?/p>

  司空家主接過圣女石,翻來覆去地看了一番:“這形狀,看起來像是女子珠花上的寶石,莫非那賊人是個女人不成?”

  桑家主原本也是這么想的,可被他一說,又忽然有些不確定了,反而有些不確定了:“也可能是男子,故意掉落了女子飾物,混淆我們的視線?!?/p>

  “能敢問岳父,失竊的是何物?”司空家主到。

  “丹藥與兵器?!鄙<抑饕贿呎f著,一邊打量這位女婿的神色,仿佛是試圖從他臉上看出一絲一毫的異樣,然而讓他失望了。

  司空家主聽聞失竊之物后就是聲長嘆:“桑家兵器的確是高手垂涎之物?!?/p>

  有關丹藥他沒刻意說什么,他還不知桑家養了那么厲害的修羅王,自然不覺著桑家的丹藥會有多好,不過,若是那丫頭想搗亂,拿了人家的丹藥也未嘗可知。

  桑家主明白他看清了自家丹藥,并沒特地解釋什么,而是道:“今日府里出了這樣的事,招呼不周,城主先回,改日我再親自登門拜訪?!?/p>

  司空家主義正辭嚴地說道:“這怎么成?桑家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今日既然來了,就絕不會袖手旁觀,還請岳父容許我一并捉拿小賊!”

  “不必了,幾個小賊罷了……”

  “岳父不必與我客氣!”

  話說到這份兒上,桑家主不好再拒絕,只得答應司空家主與他們的人一道出府捉拿小賊,不過,桑家主心里到底是對那個提前回府的長隨存了幾分懷疑,明面上他派了桑家的護衛撒網似的搜索,暗地里卻派了幾名厲害的修羅王追蹤那個可疑的長隨。

  “家主,他們去追二公子的長隨了?!鄙<业幕▓@里,一名司空家的高手小聲同自家家主稟報。

  司空家主的面上沒有絲毫異樣,他早知這個岳父不好糊弄,壓根兒沒指望能打消他的懷疑,不過,只要不讓他抓住確鑿的證據,他就始終不能證明陰蠱失竊一事與司空家有關。

  司空家主正色道:“按計劃行事?!?/p>

  高手想了想,道出心中疑慮:“可是……他們會不會懷疑是家主在背地里謀劃的?”

  司空家主淡道:“他自己都說了,那個長隨是新來的,既然是新來的,那就有可能是別的勢力潛伏在司空家的,與司空家何干?”

  “屬下明白?!备呤盅粤T,沖司空家主拱了拱手,帶著弟兄們去“追擊”小賊了。

  就在所有人傾巢而出時,奶修羅也悄咪咪地上路了。

  阿畏帶著玉瓶,一路往司空家而去,司空燁情況危急,若是在日落前仍拿不到陰蠱,那么屆時,萬蠱王將會不再猶豫地犧牲自己,以保全司空燁的命。

  眼看著已經正午了,阿畏將速度提到了極致,奈何他沒走多遠,便讓桑家的高手纏上了。

  這一次,桑家并未派出太過巔峰的高手,但幾個三階修羅王,也足夠圍剿阿畏了。

  就在幾人即將將阿畏緝拿歸案時,奶修羅從天而降,一把將阿畏背到背上,回頭沖幾人吐了吐舌頭,嗖嗖嗖地跑沒影了!

  桑家的修羅王們勃然大怒,將輕功提到極致,朝這個囂張的一階修羅王追了過去。

  然而令他們抓狂的是,不論他們怎么追,都始終追不上他!

  他們的心底不約而同地浮現起了與五階修羅王一樣的疑惑:這特么到底是哪門子的輕功?!

  不過,他們追不上他,他也甩不掉他們。

  半個時辰過去了。

  一個時辰過去了。

  兩個時辰過去了……

  天色越來越暗,漸漸日落西山。

  朝陽殿內,司空燁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了。

  萬蠱王靜靜地守在他身旁。

  司空長風在屋子里踱來踱去,不時望一眼殘陽如血的天際:“怎么還不回來?是沒到手嗎?老祖他……快撐不住了啊……”

  奶修羅與阿畏終于還是接近了冥山,奶修羅使出渾身的內力,將阿畏朝著冥山的方向狠狠地扔了過去。

  只要進了冥山,就是司空家的地盤,然而就在阿畏被扔進冥山的一霎,一股強悍的氣息如漩渦一般,帶著極大的吸力,將阿畏整個人抓了過來!

  阿畏的脖子被一只冰冷的大手扼住了。

  那只大手緩緩地收緊,仿佛要將阿畏的脖子擰斷。

  一輛馬車停在了路旁,俞婉掀開簾子:“住手!”

  幾匹駿馬疾馳而來,為首的是桑家主桑重華,司空家主與幾名護衛緊隨其后。

  桑家主勒緊韁繩停了下來。

  俞婉也自馬車上走了下來,看了眼被掐得面色發紫的阿畏,質問桑家主到:“外公,您是不是弄錯了?他是司空云的長隨,您抓他做什么?”

  桑家主沒回答俞婉的話,而是望向幾名追了一下午的修羅王:“你們抓錯了嗎?”

  其中一個人道:“回家主的話,我們沒有,這小子和那個修羅鬼鬼祟祟的,見了我們就逃?我們已經抓了一下午了?!?/p>

  俞婉辯駁道:“他倆又不認識你們,你們突然追他們,他們當然要跑了!”

  “是嗎?”桑家主危險地瞇了瞇眼。

  俞婉望了眼山頭的方向,夕陽已經落了大半,太姥爺沒多少時間了。

  俞婉深吸一口氣,定定地說道:“外公,他是奉相公與我命回府給外祖母拿人參的,他不是竊賊!這一點,蘭姬可以以圣女的名義發誓!若蘭姬有半句謊話,叫蘭姬不得好死!”

  桑家主神色復雜地看了俞婉一眼:“圣女,你和云兒都還年輕,有時讓人利用了也不知道,這小子新來云兒身邊不久,只怕云兒與你都不清楚他的底細,你放心,就算他是竊賊,我也不會怪罪到你與云兒的頭上!”

  言盡于此,于情于理,俞婉都該讓開了。

  可俞婉沒有這么做,她眼神一閃,擋在桑家主的馬前道:“外公,這里是司空家的大門外,您當著司空家主的面,當著圣女的面,質疑司空家的人,您將司空家的顏面置于何地?”

  桑家主道:“區區一個下人罷了,圣女如此袒護他,恐怕才讓人起疑吧?”

  日頭落得只能看見一道細小的弧線了,俞婉額頭的冷汗冒了出來,她定了定神,道:“原來桑家主還知道我是圣女,那么桑家主該明白,這不是你該與圣女說話的態度!”

  桑家主瞇了瞇眼:“丫頭……”

  俞婉揚起下巴道:“我下嫁給司空云,敬你一聲外公,不代表你就真的可以不將我放在眼里!他是我相公的人,就是我的人,你質疑他,就是在質疑我!你最好想想,自己到底有沒有那個能耐,承擔往圣女頭上潑臟水的后果!”

  “云兒呢?你讓他出來!”桑家主看向靜悄悄的馬車。

  “他睡在了?!庇嵬裾f。

  桑家主打出一道掌風,車簾被掀開,露出了歪著腦袋睡得香甜的燕九朝。

  桑家主忽然覺得有些不對勁:“他是真睡著了,還是讓你下藥了?”

  俞婉眸光一冷:“桑家主,請慎言!”

  “哼!”桑家主懶得與她廢話了,區區一個圣女,真當自己是冥都的神了?

  桑家主踩著馬鐙,借力一蹬,縱身躍上半空,他單手抓住阿畏的衣裳,冷冷一撕!

  嘩——

  阿畏的衣衫破了,懷中的玉瓶掉了出來!

  “啊——”俞婉叫出聲來。

  奶修羅飛身一撲,先桑家主一步,將跌落的玉瓶搶在了手里。

  饒是沒搶到,卻并不妨礙桑家主從玉瓶上感受到了自家陰蠱的氣息。

  好啊,他養了那么多年的陰蠱,果真是在這家伙手里!

  圣女一直一直地維護他,看來是與他一伙兒的了。

  桑家主惱羞成怒,轉頭朝俞婉一掌拍了過來!

  司空家主凌空而起,落在俞婉身前,探出手擋回了接住了桑家主的一掌:“岳父!”

  桑家主深深地看了二人一眼,收回內力,退到三尺之外,道:“把東西交出來!”

  俞婉自司空家主的身后走出來,淡淡地說道:“交什么?桑家主的話,我聽不明白?!?/p>

  桑家主的目光落在奶修羅手中的玉瓶上:“那個東西!”

  俞婉淡淡一笑:“桑家失竊的不是丹藥與兵器嗎?這只是一個裝著蠱蟲的瓶子,桑家主要它做什么?難道說,桑家真正失竊的其實是蠱蟲?桑家缺蠱蟲就直說嘛,何必搶呢?本圣女別的寶貝沒有,蠱蟲卻不少,桑家主是想要百蠱王,還是千蠱王,本圣女都能大大方方地送給你!”

  這丫頭,是仗著他不敢公布陰蠱的真相所以篤定了他不敢硬搶?可惜,她低估了陰蠱對桑家的重要性,這只陰蠱他們桑家要定了,哪怕暴露了實力與野心也在所不惜!

  “給我上!”桑家主一聲令下,原本掐著阿畏的三階修羅王忽然氣息暴漲,三階巔峰、三階大圓滿、四階……五階……六階……六階巔峰、六階大圓滿……七階?。?!

  七階修羅王!

  七階修羅,誰與爭鋒!

  他輕輕松松地將玉瓶奪了過來。

  桑家主拿過玉瓶,拔掉瓶塞一瞧,瞬間傻眼了。

  瓶子……是空的!

  他的陰蠱呢?哪兒去了?。?!

  冥山,朝陽殿。

  小蠱蠱一邊驅趕著某陰蠱,一邊兇神惡煞揮舞著小皮鞭。

  給小爺我……快點?。?!

 ?。}外話------

  還有月票嗎?

9645 3617153 MjAxOC8xMC8xNy8jIyM5NjQ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5_3617153.html
淘宝快3预测 好玩的棋牌游戏有什 王中王资料精选大全 四川金7乐走势图表 河南11选5开奖号码 湖南幸运赛车官网 快乐10分8个号中了多钱 胆码4个 拖码4 200万炒股到1.4亿爆仓 多乐彩历史开奖号码 微乐河南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