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V048】

書名:神醫娘親之腹黑小萌寶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偏方方 更新時間:2020-01-25 00:19:34

  這孩子……是逗自己玩兒的嗎?

  一邊問這是不是自己要的珠子,一邊又把珠子吞進了嘴里?

  有這么氣人的孩子嗎?!

  斗篷男子只感覺自己的智商被這孩子摁在地上摩擦了一把,他整個人都不好了,見過熊孩子,沒見過這么熊的孩子,關鍵這孩子長得挺漂亮,一副天真無害的模樣,誰知道竟是個一肚子壞水的?

  為首的銀刀衛已經不省人事了,如今屋子里也就只剩斗篷男子與第三名銀刀衛清醒著,不知為何,看到斗篷男子在大寶手里吃了癟,他心里還有著那么一點兒……解氣。

  還罵我呢?這下知道少主府的孩子都是一群什么硬茬了吧?

  你行你上啊。

  上,接著上!

  斗篷男子深吸一口氣,忍住暴走的沖動,對大寶道:“吐出來?!?/p>

  大寶不吐出來。

  斗篷男子彎下腰,用極為危險的目光看著大寶:“不聽話的孩子,是要被罰的,你怕不怕我揍你?”

  這么小的孩子可能聽不懂殺你、滅你之類的話,可挨揍他總明白吧?

  大寶定定地看著他。

  斗篷男子弱弱地吸了口涼氣,這孩子是沒聽懂,還是聽懂了也不怕?膽子這么大的嗎?不會是個傻子吧?

  也只有傻子,才會在問了這是不是你要的東西后,把東西給吞進嘴里吧?正常人干不出這種事吧?

  斗篷男子若是認識大寶他爹——燕九朝,大概就能明白大寶是絕對干得出這種事的。

  大寶萌萌噠地看著斗篷男子。

  斗篷男子給他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只差沒硬生生跪在地上,偏偏他又不能真把這孩子殺了。

  事到如今,他已經能確定大寶是那個女人與攝政王的兒子了,他們拿回圣族的東西屬于天經地義,或許攝政王府會憤怒,但不至于怒到義無反顧,可倘若他殺了他們兒子,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攝政王府會不惜一切代價找出他們,為兒子報仇,他可不敢保證,在那樣的情況下他們的身份依舊不會暴露。

  他們此行來京城,一個是為了尋回圣魂珠,另一個,是要找到圣族遺跡的入口。

  圣族早在百年前便開始急劇衰弱了,擁有圣女血脈的族人越來越稀少,其實就算他們擁有圣魂珠,也支撐不了多少代,他們要回到先祖們曾居住過的圣地之中,在那里開辟他們全新的家園。

  滄海桑田,那個圣地早已成了一片遺跡,而就在前不久,一位圣族的智者推算出了圣地的入口,就在大周的京城。

  可具體在京城哪里,智者也沒有頭緒。

  不過智者也說了,圣魂珠里或許藏著找尋圣地的線索。

  現在,線索被這娃娃吞進嘴里了?

  他能不氣嗎?!

  硬的不行,那就來軟的,一個小屁孩兒罷了,有什么不好哄的?

  斗篷男子改變了策略,僵硬地揚起一副笑臉,對大寶道:“那顆珠子不好玩,我用別的東西和你換?!?/p>

  大寶一眨不眨地看著他,仿佛在問,用什么換?

  斗篷男子一看這眼神有戲,心頭一喜,只不過他事先不知自己要哄孩子,身上沒有給孩子玩的東西,他尋思了一下,摸出一塊腰間的玉佩:“這個怎么樣?喜歡嗎?”

  大寶一臉嫌棄。

  斗篷男子嘴角抽了抽,他的傳家寶啊,竟然被個孩子給嫌棄了?你家里是有多錢???

  一座礦,一座城,一個國家。

  大寶眨巴眨巴地看著他。

  斗篷男子郁悶地將玉佩收了回去,又自懷中摸出一個令牌。

  這是圣族的長老令,代表著令人忌憚的權利。

  然而大寶壓根兒沒拿正眼瞧一下。

  “你……”你知道這是什么呀?不識貨的小傻帽!

  斗篷男子閉了閉眼,又掏出一把匕首,這是他身上最后一樣拿得出手的東西了。

  這把匕首很精致,刀鞘上鑲嵌了藍色的寶石,殺傷力也不錯。

  大寶總算來了一分興趣。

  “給?!倍放衲凶影沿笆走f給大寶。

  因為一只手要抱住妹妹,大寶用另一只手把匕首接了過來,當即掛在自己腰間的玉帶上。

  然后,就沒有然后了!

  斗篷男子:“珠子呢?你拿了我匕首,快把珠子給我呀?!?/p>

  大寶聳肩,我沒說把珠子給你呀。

  斗篷男子:“……??!”

  斗篷男子要把匕首搶回來,大寶揚起下巴,一副你敢搶,我就把珠子吞下去的架勢。

  “你別吞!”

  吞了沒準兒就噎死了,何況就算不噎死,吞進去了,他怎么拿出來?是剖開他肚子呢,還是等他自己拉出來?

  斗篷男子實在無法想象把偉大的圣族至寶從一坨便便里扒拉出來的畫面。

  斗篷男子的牙齒咬得咯咯作響。

  你行,你牛,你贏了!

  “來人!把他們帶下去歇息!”斗篷男子就不信了,這孩子還能把圣魂珠一直含在嘴里!他總有吃東西的時候吧,總有睡覺的時候吧?到時候,自己趁機把珠子拿過來不就成了?

  一名圣族的侍衛走過來,將大寶帶去了后院的廂房。

  大寶表現得再冷靜,終究只是個三歲的孩子,三歲的孩子抱個比自己更小的孩子其實是十分吃力的,重不重先不說,他胳膊太短了!

  “我來吧?!笔绦l說。

  大寶不把妹妹給他。

  侍衛也沒說什么,將人帶進廂房后就離開了。

  大寶表現出來的冷靜是令人驚嘆的,只不過這個節骨眼兒上,誰也沒心思去在意一個孩子的表現怎么樣,他們只想盡快拿到圣魂珠。

  “大人,他們不會找到我們吧?”這名侍衛回去向斗篷男子復命時道出了心底的疑惑。

  斗篷男子篤定道:“銀刀衛的本事我還是信得過的,他甩開了跟蹤的人,他們除非搜城,否則,短期之內找不到這里來?!?/p>

  而在那之前,他們已經拿到圣魂珠了!

  斗篷男子大概不會料到,大寶是小蠱老,他的身上,有阿畏留下的蠱蟲,而影十三手中恰巧就有能感應到同伴的蠱蟲!

  斗篷男子打算歇下了,他吩咐人給大寶送去一大堆好吃的,并讓人在暗中好生地看著。

  可前來回話的侍衛說,桌上的吃食,大寶一口也沒動。

  斗篷男子納悶了,這什么不正常孩子啊,看到那么多好吃的竟一點兒也不動心?

  “那他困了嗎?”斗篷男子問。

  侍衛答道:“好像沒有,他在屋子里玩得挺開心?!?/p>

  斗篷男子嗆到了。

  深更半夜了,你居然還能玩得很開心?

  “他玩什么玩得這么開心?”斗篷男子好奇地問。

  侍衛想了想:“呃……他妹妹?”

  斗篷男子:“……”

  大寶趴在床上,小屁股撅得高高的,兩手托著腮幫子,一眨不眨地看著妹妹。

  妹妹好漂亮,怎么看也看不夠。

  在少主府就想看啦,但是兩個弟弟太吵啦,怕吵到妹妹,他們就只能出來啦。

  大寶一會兒捏捏妹妹的小手,一會兒戳戳妹妹的小腳,確實玩得挺開心的。

  忽然,燕小四醒了。

  燕小四幽怨地看了大寶一眼。

  大寶正在戳妹妹腳丫子的動作頓住,他唰的收回手,背在身后,一副被抓包的心虛樣兒。

  燕小四餓了。

  大寶也覺得妹妹該餓了。

  大寶爬下床,去桌子上拿了紙筆,寫了個字,敲敲門。

  門從外頭打開了,一名守門的侍衛看著他:“怎么了?”

  大寶把寫好的字遞給他。

  侍衛一看,頓時懵了:“奶?”

  大半夜的,他上哪兒去找奶?!

  這群人最終還是把奶找來了,是羊奶,侍衛端著新擠出來的羊奶進屋。

  大寶又遞給他一個字:“煮?!?/p>

  侍衛:“……”

  你一個三歲的孩子會寫這么多字,真的不嚇人嗎?

  還有,你喝奶這么挑剔的?還煮?

  侍衛請示了斗篷男子,斗篷男子倒是覺得沒什么,讓侍衛去煮了。

  堂堂圣族侍衛,居然淪落到給人煮奶的地步,侍衛尋思著自己的日子咋就過成這樣了?

  大寶的兜兜掛著隨身攜帶的小奶瓶,他把煮過之后的奶涼好之后裝進小奶瓶里。

  喝奶奶咯~

  大寶去喂妹妹。

  妹妹不喝。

  妹妹盯著大寶的小胸胸,往他懷里鉆。

  大寶:“……”

  我才三歲!

  不對,三十歲也沒用!

  大寶拿奶瓶去喂妹妹,妹妹一臉委屈,小嘴兒一癟,就要哭了。

  大寶抬頭望天,深吸一口氣,在心里做了個沉痛無比的決定。

  他把妹妹抱到腿上,將小奶瓶塞進懷里。

  妹妹往他懷里一鉆,吃到了。

  燕小四咕唧咕唧地喝了起來。

  大寶的神色一言難盡。

  他覺得這件事吧,長大了真的不能記得噠!

  他是偉大的大寶,不是小奶娘·大寶!

 ?。}外話------

  大年初一,方方在這里給大家拜年了,祝大家新春快樂,鼠年大吉!

  月票紅包已開,留言紅包已開,記得來耍哦。

9645 3638409 MjAxOC8xMC8xNy8jIyM5NjQ1 http://m.clewx.com/book/201810/17/9645_3638409.html
淘宝快3预测 10万股票可以融资 香港股票指数 波克棋牌游戏手机版 永利正规棋牌 时时乐走势图 国内十大期货配资公司 青海11选5开奖全部结果 幸运农场开奖结果查询 好彩1软件 捕鱼欢乐炸内购破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