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440章 鯤鵬

書名:神帝的小閻妻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紙硯 更新時間:2020-05-23 18:38:33

  獨一針震驚臉,這叫什么?這叫上有政策,下有對策。

  不知這一切是否都已經被那個不知名的敵人算準了,如果是這樣的話,對方也太恐怖了些。

  “是什么?”

  伏羲搖搖小腦袋,“不清楚,我沒有來得及探查到結果,就被迫陷入了沉睡?!?/p>

  伏羲扭動身體,躲開千幻勾欠的爪子,繼續道:“我主人離開之前曾說過,他出去以后會尋找困住鯤鵬的人,解救這個世界,但……”

  結果顯而易見,要么始源天君他們沒有找到人,要么他們打不過對方。

  獨一針奇怪道:“既然是五靈陣,你也說了你的主人發現了五靈,為什么現在人們反而不知道所謂的五靈呢?”

  這里叫五行秘境,天鳳大陸的人也沒人提出意義,可當初獨一針試探過皮子安,他對五行的理解淺薄的一匹。

  伏羲思考了一下,道:“我在服驂秘境中沉睡的時間太長了,五行大陸分裂之前,當時還未飛升的大能相應我主人的號召,推廣五行說。至于為什么變成現在這樣,我也不清楚?!?/p>

  千幻百無聊賴的聽他們說,它是新生的器靈,根本沒有萬年前的記憶,要想知道,還得等到滄伐醒來,他應該知道更多。

  獨一針爬到蒼建樹樹干上,陷入了沉思。伏羲沒有打擾她,化作手鐲安靜的掛在她手腕上,千幻閑不住,飛到小人參樹冠最頂端和它玩鬧。

  安靜舒適的環境讓獨一針能夠更專注地歸納總結伏羲剛才的話中的內容。這個世界無法飛升的原因是孕育這個世界的鯤鵬被困住,困住鯤鵬的就是鯤鵬自己體內的五靈。

  始源天尊帶走了土靈,但對方找到了替代品,再次結成五靈封、鎖大陣。

  萬年過去,人們完全不知道五行說,明明到處都是五行的影子。

  如果說玄武大陸的人不知道是因為丹殿迫害,諸多傳承斷絕。那天鳳大陸的人同樣不清楚,只能是人為干預。

  始源天君離開之前肯定和當時未飛升的大能說清楚了,所以那些大能才會推行五行說。但最后結果不盡如人意,也許是那些大能意外隕落,剩下的人沒有接上,要么……就是那個不知名的敵人為了保護五靈封、鎖大陣而出手干預。

  不管是哪種,對于獨一針來說都沒差,想要破掉五靈封、鎖大陣,五行說必須推行。不知道為什么,她心臟跳動的飛快,一種奇怪的感覺涌上心頭,讓她莫名產生一股急切感,好像事情牽扯到她很在乎的人或事。

  是因為小金魚嗎?

  因為小金魚也是鯤鵬,怕對方將小金魚也困???

  獨一針只能將事情往小金魚身上聯想,否則她完全沒有頭緒。

  想到這里,獨一針摸摸手腕,“你剛才猜到小金魚是鯤鵬之后說天無絕人之路,是什么意思?”

  伏羲沒有再變化成龍,掛在獨一針手腕上晃蕩著,“當一個鯤鵬世界中孕育出另一只鯤鵬時,很大概率那只鯤鵬已經大限將至。鯤鵬大限要將體內世界放出來的,然后靈肉與之融合,形成真正的世界。這是自然規律,是天道意志,人為無法干預。只是這個時間對于鯤鵬漫長的生命來說也許轉瞬即逝,但對于人類,卻不知道如今問鼎期的武者們還有幾個能堅持的到?!?/p>

  獨一針聽完不僅沒有松一口氣,反而更緊張起來,“困住老鯤鵬的人會猜到其世界里孕育出新的鯤鵬了嗎?”

  伏羲頓住,他沒往這方面想,但顯然概率很大。

  獨一針長嘆一口氣,拍拍手道:“行了,出去吧,在這里解決不了事情?!?/p>

  她現在迫切的想要離開秘境,將滄伐治好,知道萬年前發生了什么,如果能破解五靈封、鎖大陣,將老鯤鵬救出,小金魚的危險就會小很多。

  伏羲道:“你可以去五靈界收集五靈,你身上有化塵井水,有火靈,進入五靈界不會有危險的,距離秘境關閉還有一個半月的時間,足夠你集齊五靈?!?/p>

  獨一針道:“五靈有什么用?”

  伏羲道:“五靈界,不,應該說整個五行秘境都是靠著五靈做基石演化而來。主人當初創建五行秘境就是為了找到更適合接替他位置的人,以防他飛升后沒有解決鯤鵬的問題。而這里的五靈,就是外面世界五靈的一縷分神,擁有五靈的全部能力,只是威力要小很多。

  如果你能集齊五靈,應該就能感應到其他四靈化為陣眼所在的位置,對你破陣應該有很大幫助?!?/p>

  獨一針點頭,然后問:“現在我怎么出去?”

  伏羲龍腦袋歪歪,“你怎么和小金魚聯系,就怎么通知它把我們放出去唄?!?/p>

  獨一針一拍腦袋,她真是迷糊了。

  【小金魚,快把我們放出去?!?/p>

  小人參:“嗚嗚嗚,你要走了嗎?留我一只參在這里?”

  獨一針拍拍它的樹干,“好好長大,加油!”

  她的話音剛落,人已經消失在了原地,于其一起消失的還有千幻和伏羲。

  一棵參天巨樹佇立在風雪平原中顯得孤零零有些蕭瑟,一陣寒風刮過,巨木身邊又多了一座高塔,高塔聳入云端,竟然一時也分不清倒是是塔更高,還是樹更高。

  -

  “噗——”

  “蕭郎你沒事吧!”桑心寧扶住單紅蕭,緊張的問道。

  單紅蕭抓住她的手穩住身形,回頭看去,遠處的海域燭龍翻滾,海水波濤洶涌,一陣陣驚天巨浪朝四面八方的海面打過去,無數武者為了活下去而奮勇抵抗。

  他們四人,兩個重傷不能動,一個輕傷,還有一個不知何原因昏迷不醒,已經算是好的了。

  即使到了這般境地,他竟然還是沒有看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觸怒了燭龍。

  三天前,一眾打算離開的武者約定好時間,一起出發。前面的行程風平浪靜,他們在不驚動燭龍的情況下飛速前行。在燭龍龍尾與龍首相接的地方,有一條能容納三條船并行的通道。

  他們哪敢并行離開,只能排好隊一條條的離開,沒有人敢在那種情況下爭搶,便用了最和平的方式——抽簽來排序。

  單紅蕭他們是幸運的,抽中了二號,在他們的船離開通道沒多久,三號船走到一半的時候,燭龍突然睜開了眼睛。

  天光乍亮,燭龍琉璃般的眼珠子清晰的倒映著船只以及上面的人,強大威壓席卷而下,立刻就有人撐不住失聲尖叫。

  尖叫聲激怒了燭龍,原本一動不動的燭龍忽然張嘴吐出一口龍息,準確的說那不是龍息,因為這確實是一只傀儡,它吐出的是法陣形成的火焰?;鹧鏈囟茸?、

  那一船人瞬間就被火焰燒成了灰燼,后面的船只想跑,可隨著燭龍巨大的身軀游動起來,燭龍圈起來的水域也劇烈的波動起來,人們的思想產生分歧,有人想回到海域中央的位置,有人想趁著混亂跑出海域。

  無數的船只擠在一起,海水涌動,船只無法正常行駛,燭龍還在無差別的噴吐龍息,海面上到處都是燒著的船只和人身。

  還沒有走到安全區域的單紅蕭等人也受到了燭龍的誤傷,燭龍的龍須晃動下直接朝他們的船只甩了過來。

  這是他們最后的船,單紅蕭和羅展只能硬抗上去,兩人重傷,桑心寧為了護住桑心月也受了輕傷,最奇怪的是桑心月,明明被保護的很好,卻奇怪的昏迷不醒。

  等他們終于脫離了危險,燭龍所在的那片海域已經成了人間煉獄。

  單紅蕭忍不住倒吸涼氣,五行秘境什么時候出現過如此大的傷亡?

  這太讓人難以置信了。

  “單公子,你們還好嗎?”一艘大船停在他們附近的地方,甲板上,一如既往虛弱的要死的路呈驕坐在輪椅上,身后站著林一,他手中捧著一杯熱茶,冒著騰騰熱氣。

  安然閑適的樣子實在和此時慘烈的現狀不符。

  單紅蕭目光閃了閃,道:“路公子看起來還不錯,看來準備十分充分?!?/p>

  路呈驕忍不住咳了兩聲,喝了口茶水,這才慢慢說道:“沒辦法,我這副身體破成這樣,要不是做好了萬全準備,哪敢進秘境啊。雖說是號稱最安全的秘境,可總也有萬一不是?!?/p>

  說到萬一的時候他的視線看向還在肆虐過后重新安靜下來,趴窩在一片狼藉火海中的燭龍傀儡。

  單紅蕭也跟著看過去,“是啊,萬一?!?/p>

  他們太相信前人所說的‘安全的秘境’,以至于失去了警惕心,沒有準備充分,陰溝里翻船,這是他們的教訓,只是有的人恐怕再也無法從這個教訓中長經驗了。

  單紅蕭道:“路公子接下來要去哪里?”

  路呈驕歪頭想了想,“沒有決定誒,不若單公子說說你們要去哪里,合適的話,我們可以同行?!?/p>

  單紅蕭正有此意,他們四人傷的傷昏迷的昏迷,跟著路呈驕,路上要安全的多。這個人……也許修為不夠高,但手段夠狠,腦子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上的聰明。

  對現在的局面,他總有一種直覺,一切都在路呈驕的掌控中,他早就猜到了會有這一幕發生。

9686 3674698 MjAxOC8xMC8yOC8jIyM5Njg2 http://m.clewx.com/book/201810/28/9686_3674698.html
淘宝快3预测 体彩浙江11选5走势图 遇乐升级中国游戏大厅遇乐升级安卓 850金蟾捕鱼手机版 娱乐棋牌官方网站 十一运夺金开奖结果 吉祥棋牌馆手机版? 601519股票行 刘伯温四肖选一2020年版 澳洲快乐8任选计划 富贵棋牌手机最新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