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我千盛就是餓死了也絕不吃你一口飯

書名:特殊魔物收容所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小貓不愛叫 更新時間:2020-01-25 00:42:33

  原慕起的很早,畢竟今天開張,總要多做些準備。

  不過和一般的飯館老板不同,原慕雖然慎重,卻并不過分熱情。甚至第一波客人進來的時候,原慕還在悠閑地哄著懷里的小木槿教它認字。

  俊美的青年,胖成毛球的小奶狗,再加上雖然陳舊卻收拾得格外干凈的小院,即便沒有什么熱情招待的服務員,卻還是第一時間讓人覺得舒適。

  “喝點茶,先休息吧?!?/p>

  一杯簡簡單單的糙米茶,配上一小碟干果,熱茶入喉,干果醇香,上山的辛苦就一下子消失了。

  而這次來的是一對中年夫妻,心境也相對平和。只是剛坐下沒有一會,他們就忍不住四處打量,仿佛在尋找什么東西。到不像是特意來吃飯的。

  “您二位是來看山神的?”王啟多機靈,一下就看出來兩人的心思。

  那女人還有點不好意思,男人接過話來,“就是好奇來看看?!?/p>

  表面是這么說,可實際上兩人一直沒有孩子,想盡了各種法子都沒有用。這次一是因為離得近,二是抖音上那個轉發有點神,就也本著死馬當著活馬醫的心態去了。

  這么想著,男人順勢接過王啟的話茬,“小老板的確好手藝??!我們吃飯前能不能到處轉轉?”

  “可以?!睆膹N房出來的原慕順勢拍了拍剛跟在他腳后出來的小木槿,“你的地盤,你去吧!”

  “汪~”圓滾滾的黑色奶狗吧嗒著小短腿咕嚕嚕的滾過來,文雅的蹲坐在夫妻倆面前,黑瑪瑙一樣的大眼睛好奇的打量他們。
  身體上柔軟的毛毛,涼爽的山風一吹,頭頂自然而然的翹起一撮,越發顯得整只汪都呆萌可愛。

  這夫妻倆都是溫和的人,對于幼崽自然格外喜歡。

  而小木槿也真的跑在兩人前面像是要帶著他們在附近轉轉。

  原慕的小院也是剛剛修葺好,總共就這么大,繞了一圈之后,就到了曾經獸神廟的大殿的位置。

  現在里面已經沒有什么神像了,只有一道古樸的匾額還立在那,反而越發顯得神秘。

  “這就是山神嗎?”看著山神廟的匾額,夫妻倆忍不住一起跪拜。

  一樣的虔誠,一樣的充滿渴求和絕望。

  “求賜給我們個孩子吧?!?/p>

  這是他們夫妻倆最大的遺憾。

  生活幸福,感情甜蜜,雙方父母也身體健康,可就無論如何都沒有孩子。分明兩人身體都沒有疾病。

  原本一開始也能按捺,可漸漸的,隨著年齡的增加,周圍連最開始喊著要丁克的都有了孩子,可他們卻始終沒有。

  就像當初木槿的案子爆出來的時候,他們看到那些新聞里的無辜女孩,恨不得直接抽死那些不配為人的父母。

  他們渴望一個孩子已經到了無所不用其極的地步,可他們卻能硬生生的把骨肉往火坑里推

  “如果是個男孩,我一定保護他健康長大,教他成為一個有擔當的好人。如果是個女孩,我一定盡我所能把她寵成小公主,讓她幸福一生?!?/p>

  女人的喃喃自語傾注了她對孩子的所有的期盼,不論男女,不論美丑,不論聰明或者平庸,只要是一個屬于她的孩子,都將把自己畢生的感激傾注在這個奇跡上。

  這是小木槿的地界,一個人是真情還是假意她一眼就能看透。而面前向山神祈愿的人的命運它也能一眼看清。

  可偏偏她能看透這夫妻倆的命運,兩人注定是沒有自己的孩子。

  擁有的棄之如敝履,渴望的人卻怎么都得不到,這就是命運對人類最大的玩弄。
  可孩子和別的不同,這涉及到另一個靈魂,絕不是它增加一些幸運值就能做到。

  小木槿突然有點難過,而那夫妻倆虔誠的祈禱卻一直回檔在它心里。

  想了一會,它突然跑到女人面前,用自己的額頭抵住她。

  “汪!”

  這一聲,蘊藏了山神的神力,更也是來自于禍斗的祝福。

  女人先是一懵,接著就感覺冥冥之中突然聽見一個稚嫩的女孩的聲音,在告訴她下山之后可以去村里轉轉。

  直到良久,女人才緩緩回神。在看丈夫,也是同樣的怔愣。兩人對視一眼都覺得十分神奇,顯然是也聽到了那個聲音。

  于是,夫妻兩人商量定了,接著就放松心情在小院里到處轉轉。而不知什么時候,小木槿卻沒有跟在他們后面。

  他們沒太在意,在他們看來,奶汪帶路或許只是原慕訓練后安排的小節目。畢竟是只奶狗,玩一會累了或者注意力被別的轉移了都是完全有可能的。

  而原慕卻在他們離開之后,卻慢慢走過來抱起有點萎靡不振的小汪。

  原慕:值得嗎?

  神并非萬能,一時憐憫給與人的命運轉折自己卻要承受業孽的懲罰。

  就像現在的小木槿,它已經到了連呼吸都會渾身劇痛的程度。

  可小木槿卻往原慕的懷里靠了靠。

  “值得?!?/p>

  這夫妻倆都是好人,回去之后,一直無子終究會釋懷并把小愛化成大愛救助那些福利院的孤兒。

  可惜好人沒有好報,斗米恩升米仇,他們救助的孤兒到了最后卻在圖謀他們的遺產。

  最后老人臨死都沒有閉上眼睛。所以,它無論如何也想忙一把。

  木槿蹭了蹭原慕的臉。

  “疼我已經習慣了,我不怕的。原哥多抱抱我,我就好了。但是他們……”木槿沉默了一會,”我想即便不能給他們一個親生的孩子,那也別讓他們晚景凄涼,最起碼有一個好的養子或者養女吧?!?/p>

  “好人,應該得到好報?!?/p>

  所以,即便承受過無窮的苦難,活著的時候甚至連一個笑容都沒有過,可小木槿依舊守住了自己一顆溫柔良善的本心。

  原慕低頭親了親它的額頭,木槿頓時覺得那種刺骨的疼都好了很多??稍降哪樕珔s白了幾分。

  分擔。馭獸師特有的技能,可以同契約魔獸分擔傷痛。

  木槿:原哥!

  原慕摸了摸它的頭,“小木槿一直都是個好姑娘?!?/p>

  這不過是個小插曲,后面幾桌人也都很快到了。

  然而和這對為了求子特意過來的夫妻不同,其他人大多都是因為好奇,可真正來了之后,卻意外發現這里真的很適合自駕游。

  原慕這個小院的確不夠精致,卻有一種格外寧靜的祥和。

  就連空氣都顯得溫柔許多,風吹過耳都格外安靜。

  分明沒有什么震撼人心的絕世美景,可一碟干果,一壺家常的熱茶,天然就能安撫人們在城市里沾染的那些喧囂。

  千盛一幫人來的時候,其他幾桌或是已經吃上飯了,或是吃完了在附近游玩消食。

  因此算是錯過最熱鬧的時候,小院里有點過于安靜。

  門口兩個胖啾抬眼看見,黃毛那只開口就是一連串的啾啾啾。

  “原慕!那個八蛋來啦!”

  白毛那只聽見了,頓時氣得伸出爪子拔他頭頂的毛,“都說不要帶壞小孩子!”

  或許是兩只胖啾的眼神太過靈動,嫌棄都寫在了眼睛里,千盛也因此愣住,“這倆雞是不是在罵咱們!”

  呸!你才是雞,你全家都是雞!黃毛胖啾嫌棄的看了他一眼撲棱著小翅膀就去廚房喊人。

  “啾啾啾”原慕,八蛋罵我是雞!黃毛胖啾委屈巴巴。

  “別隨便給人取外號?!痹揭彩菬o奈。

  今兒人多,幸虧王啟和負責人劉申都留下幫忙了,要不然原慕這里還真忙不過來。

  這會看千盛他們到了,劉申趕緊出去招呼。

  那千盛也是欠,直接來了一句:“飯有沒有不重要,我就想見識見識山神有多神奇?!?/p>

  “別這么說,我們小老板的手藝真的一絕?!?/p>

  千盛忍不住笑了,“大叔,我們省城開了半天車過來的,您覺得我們什么沒吃過??!”

  這話一出,明顯就是來找茬的了。本來有點蔫的小木槿突然抬起頭呲了呲牙,而那只黃毛胖啾也危險的瞇起了黑豆眼。

  氣氛頓時變得尷尬起來。

  里面王啟見情況不對,也趕緊跑出來想要圓場??汕⒒觳涣?,非要見識山神不可。

  “明擺著告訴你們,我今兒就不是來吃飯的,窮山惡水能有什么好吃的??!雞蛋還能做出神仙樣?”

  這話剛一說完,廚房那頭頓時傳來一陣陣的香味,而原慕也湊巧出來,手里正端著一盤菜。

  最普通的辣椒炒蛋??衫苯反渚G,雞蛋橙黃,辣椒的辣味混合著蔥蒜的清香,就這么遠遠看著,都能想象到入口之后的咸香爽辣。絕佳的開胃菜,就著一盤菜就能吃下去一大碗米飯。

  也不知道是不是山珍海味平時吃多了,眼看著這么一盤家常菜,千盛卻控制不住口中唾液的分泌,頓時就有點懵。

  而原慕在放下菜之后,轉頭又進了廚房,這次端出來的,是一盤三色蛋羹。

  最下面是白色蛋白,中間是切碎的皮蛋,最上面一層是黃澄澄的蛋黃。

  三色分明,顏色鮮亮,隨著原慕的走動,三色蛋羹也隨著他的步子顫顫巍巍,可以想象入口之后是怎樣的嫩滑。

  “盛子,我怎么覺得有點好吃?要不咱們先吃個飯?”一路也算顛簸,還爬了那么久的山,沒事當前為什么不吃?跟著千盛過來的幾個有人忍不住了,先坐在桌邊嘗了一口。

  他筷子直奔那盤辣椒炒蛋,一口下去,先是辣!然后便是舌尖迸開的鮮。

  “臥槽臥槽!我真餓了,小老板,快給我來一碗米飯!”他這么說著,忍不住又夾了一筷子。

  其他的看見了,也有點猶豫。而原慕的第三道菜,也恰到好處的端了上來。

  醋溜木須。

  和之前那盤辣椒炒蛋一樣,醋溜木須也是一盤下飯菜,醋的酸中和了五花肉的肥厚,將油膩化解成醇厚。而五花肉自帶的動物油脂,再被醋侵染之后,卻又為其中的主菜雞蛋增添了一份格外的鮮香。竟有種在吃螃蟹的錯覺。

  “??!這個我喜歡!”都是二十出頭的小青年,正是最能吃的時候。盤子剛下來,一人一筷子就光盤了。

  接下來,裹著肉餡炸的外酥里嫩的虎皮蛋,鮮香的銀魚炒蛋,酸甜下飯的西紅柿炒蛋,還有肉片滑嫩的木須肉。最后一碗爽口的牛奶雞蛋廖糟端上來,這桌菜就算是齊了。

  雖然乍一看都是家常菜,可扛不住每一道都是下飯菜。這幫公子哥平時精致的食物吃多了,這種最簡單的食物烹調反而讓他們嘗遍了美食的味蕾得到了不同的干感觸。

  一伙人全都吃的頭也不抬,一連串的嚷嚷著添飯。轉頭發現千盛還執著的站在原地不動,忍不住勸他一句,“真不吃???不吃別后悔?!?/p>

  “不,不吃!”千盛也不知道自己在堅持什么,一直到最后也沒上桌,眼睜睜的瞅著自己這幫狗朋友把一桌菜吃完然后捧著肚子在哪里停尸。

  眼瞅著空盤子都撤下去了,一幫人還在回味,千盛怒其不爭的轉頭離開前院,打算去別的地方轉轉,絕不和一幫沒有品味的人混在一起。

  可他也是餓了大半天了,又看著別人吃了半天,肚子也是忍不住叫喚。

  說來也巧,他這一走,湊巧走到廚房外,里面原慕正哄著懷里的小木槿吃飯。

  親手炒的牛肉辣椒醬帶著紅油拌在蛋炒飯上,小木槿吃的圓溜溜的眼睛都瞇了起來。

  “……”千盛的肚子叫了一聲,頓時連脖子都紅了。

  “來一碗?”原慕指了指鍋,里面還有剩的。

  千盛頓時更加無語,只覺得剛才堅持不吃飯現在卻淪落到吃狗飯的自己就像是一個大傻子。

  可肚子傳來的饑餓還是讓他伸出了手,“我吃QAQ”

  

9843 3638412 MjAxOC8xMi8xNy8jIyM5ODQz http://m.clewx.com/book/201812/17/9843_3638412.html
淘宝快3预测 850游戏害人的事例 辉煌棋牌官网下载 2018年1到150期歇后语 秒速赛车开奖 宝博炸金花安卓版下载 玩什么网络游戏赚钱 微信群股票二维码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k 南宁麻将下载 管家婆六肖期期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