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 80 章

書名:首輔大人最寵妻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蘇 芷 更新時間:2020-05-23 19:23:36

  “三皇子不是也在這里嗎?”

  謝昭慢條斯理的端起茶盞, 白玉色的茶杯上描繪的是牛郎織女圖,他的指腹輕柔的拂過上面的圖案,低頭看著盞中淡清的茶色, 他這一杯和蕭景行的那一杯茶是不同的。

  靜姝卻顯然沒有什么心思陪他們打機鋒, 只垂眸坐在一旁,她已經幾天幾夜沒有好好睡覺了,此時沾到凳子上, 全身都放松了幾分, 只覺得有些昏昏欲睡。

  “是大堂兄回來了嗎?”她還沒來得及打個瞌睡, 便聽見了外面清脆的叫喊聲,靜姝勉強打起精神, 就看見沈云薇從隔扇外經過,不過片刻就進了這偏廳來。

  她倒是精神奕奕得很,尤氏心疼她身子孱弱, 不過陪了一個晚上,便讓她回去休息,這幾日賓客少了, 沈云薇更是連來都很少來,不過每日應卯似的過來上一柱香,而今日顯然還沒到她過來上香的時辰呢!

  這個沈云薇,向來是貪多嚼不爛的性子,前世一心算計自己的親事, 如今見蕭景行認祖歸宗了, 大概以為自己很快就能當上王妃了!

  蕭景行看見沈云薇就皺了皺眉心, 但那人似乎完全沒有瞧出別人對她的反感來, 仍舊笑著走到蕭景行的面前道:“大堂兄,那日不讓你進門, 是老太太的意思,我知道你是一早就想來看望祖父的?!?/p>

  靜姝已經有些聽不下去了,但以她的身份,終究不好當眾訓斥沈云薇,正這時候,忽聽一旁的謝昭開口道:“三皇子是何時有了這樣一位堂妹的?在下竟然不知?!?/p>

  蕭景行便冷笑道:“她認錯人了,我又怎么會是這位沈姑娘的大堂兄呢!”蕭景行一旦認祖歸宗,對于原來這個宋家大少爺的身份必定是諱莫如深的,況且就算他還顧念舊情,沈云薇也不姓宋,她以為這樣就能和他拉近關系,那真是大錯特錯了。

  沈云薇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的,看見靜姝坐在一旁不說話,也不好意思對她發作,便同一旁的丫鬟大聲道:“你怎么能沏這樣的茶給三皇子喝呢?快去重新沏一杯好茶來?!彼故请S機應變得很,已經把稱呼從大堂兄改成了三皇子。

  靜姝卻在這時候開口道:“三皇子說要喝一杯茶,如今茶已經喝過,三皇子也該請回了?!彼谷皇菍χ捑靶邢轮鹂土盍?。

  然而蕭景行卻笑了起來,靜姝一向謹小慎微,在他面前更是膽小的像只鵪鶉,是誰給了她這樣的膽子,敢讓她在自己面前如此放肆?

  他挑了挑眉峰,看向一旁的謝昭。

  她盡然把謝昭當成是她的靠山了嗎?蕭景行覺得甚是好笑,她難道會喜歡謝昭?上輩子明明是謝昭強娶了她,她心里何時有過他?

  真是可笑!

  “四妹妹說的不錯,我的確已經喝完了這盞茶,也的確該走了?!笔捑靶袕纳迫缌鞯恼玖似饋?,看向謝昭道:“謝兄不如一起?碧月湖的春游想來還沒結束,說不定那邊還有心儀的姑娘等著謝兄……”

  謝昭不等蕭景行說完,便已經起身道:“請吧?!彼陨詡壬?,給蕭景行讓出一條去路,讓他走在自己前頭。

  門外陽光正好,謝昭的眼神卻有些陰沉,所有的一切已經朝著和前世不同的方向發展了,眼前的宋景行已經完全不是前世的宋景行了。

  但他記住了一件事情,蕭景行看靜姝的眼神中,竟帶著一絲熾熱的焰火。

  ******

  謝昭回家的時候,謝老夫人將將才用過午膳。聽說謝昭回來了,老夫人興致勃勃的把他喊到了松鶴院。

  謝老夫人看著他從外頭進來,期待的眼神漸漸攏上了失望,她終究是嘆了一口氣道:“你沒有去碧月湖,對嗎?”

  謝昭垂眸不語,他穿著月白長衫,一幅素雅的裝扮,實在不像是出去游玩的。

  “阿昭?!敝x老夫人終于忍不住開口道:“自從你為你父親守孝回來之后,好像變了一個人?!敝幽裟?,若是連這樣的變化都看不出來,那她也枉為人母了。

  “你為什么不想成親?”謝老夫人直截了當的問出了口。

  謝昭在別人眼中或許是冠蓋京華的天之驕子,但謝老夫人知道,他也不過就是稍稍比別人聰慧一些,那些人前的光彩,都是他在人后一點點努力而來。她這個兒子沒有什么過人之處,有的只是一顆仁厚的赤子之心。

  “母……母親?!敝x昭竟一時無言以對,他本來也是想和謝老夫人坦白的,但沒想到謝老夫人竟然比他早了一步。

  謝老夫人卻是看著他,不等他再說什么,繼續問道:“你明明喜歡宋家那小姑娘,又為什么要收她做女學生呢?”大魏禮教嚴苛,先生若是和女學生傳出些什么來,終究也不是什么風雅之事,他這樣做,又分明是不想讓自己對靜姝有什么非分之想。

  “我……”連謝老夫人都已經看出來了,謝昭閉了閉眼,簡直無法面對這樣不堪的自己,他真的對靜姝仍舊有余情未了嗎?她曾是那樣的恨自己,那種厭惡的眼神,讓自己痛徹心扉,仿如鴆毒入喉,腸穿肚爛,讓他的五臟六腑都痛到窒息。

  謝昭的指甲已經掐進了掌心,他想用疼痛往自己變得清醒一些,他和靜姝終究不會再有可能了,他只不過是想看著她安然長大,不要想前世一般誤入歧途,最后害人害己而已。

  “阿昭??!”謝老夫人看著他,滿眼的心疼,終究嘆了一口氣道:“如蘭已經告訴我,她為什么要接趙品蘭入宮了?!彼拿挤鍞Q成一個川字,咬著牙道:“如蘭從小就仰慕你,她絕對不會做拆散你姻緣的事情,我原本還有些怨她,這京城家世清貴的姑娘又何止趙品蘭一個,她為何非要選她,如今卻都真相大白了?!?/p>

  謝昭攏在袖中的手指仍舊沒有松開,他又如何能告訴謝老夫人,前世他娶了趙品蘭,也曾真心對待過她,但最終留下的只有遺憾而已。

  “母親,兒子不想成親?!敝x昭屈膝跪下,堪堪把這句話擠出齒縫,他本以為這句話很難說出口,可一旦說了出來,他卻感到前所未有的如釋重負,重生以來的糾結和壓力好像一下子都釋放了,讓他渾身輕松。

  “你……你……”謝老夫人喃喃道:“你終于還是說出口了?!?/p>

  她說的不是“你怎么能這么說!”而是“你終于還是說出口了?!彼缌隙酥x昭有這樣的心思。

  謝老夫人很快就平靜了下來,她這一輩子只有一雙兒女,因此也把全部的愛給了他們,無論謝昭說出什么話來,她都是愿意嘗試著去接受,過了好片刻,她才開口道:“你如今也不小了,你的親事,我從此便不再插手,將來你若回心轉意了,我這里也有一早就幫你備下的彩禮?!?br>“謝母親?!敝x昭垂眸,恭恭敬敬的朝著謝老夫人磕了三個響頭。
******
外頭剛剛下過一場雨,巷子里傳來小販賣杏花的叫賣聲。靜姝服侍著宋老太太喝了藥,又遞了一杯清茶給她漱嘴,宋老爺子的喪事總算是操持好了,如今棺槨停放在西北角的小祠堂里,只等著過幾日他們扶棺回鄉,宋老爺子就可以入土為安了。

  “老太太,二太太和三太太過來了?!蓖忸^丫鬟進來回話。

  宋老太太一下子竟像是老了十歲,一向看著顯年輕的圓盤子里上滿是皺紋,她放下了手中的茶盞道:“請她們進來吧?!?/p>

  老太太難得喊了尤氏和林氏一起過來,想必是有事情要商議,靜姝便自己的站了起來,正要告退,卻被老太太攔住了道:“姝姐兒別走,你也留下來聽一聽?!?/p>

  這幾日宋家不□□穩,她前日恍惚不知道從哪里聽來的,說是有人想要分家,也不知道這話是從哪一房傳出來的,只是如今想必是連老太太也知道了,這才會把兩人都叫了過來。

  分家是早晚的事情,只是如今宋老爺子才撒手,老太太也都還安然在世,現在就提分家的事情,實在讓人心寒。

  “媳婦給老太太請安?!?/p>

  說話間尤氏和林氏便已經走了進來,兩人頓時被這房里的藥味熏的皺了皺眉心。按說老太太病著,合該讓她們當兒媳婦的來服侍,可尤氏自己身子骨都還沒調理好,自然是過不來的;而林氏如今掌管中饋,更是沒有空閑。

  兩個庶出的姑娘又膽小,不常在老太太跟前盡孝;沈云薇只是應景、另外兩個又小,因此服侍老太太的重任,便落在了靜姝一個人身上。

  宋老太太點了點頭,示意她們都坐下,這才開口道:“聽說你們想分家了,今兒咱就把這事情說一說?!?br>

9871 3674718 MjAxOC8xMi8yOC8jIyM5ODcx http://m.clewx.com/book/201812/28/9871_3674718.html
淘宝快3预测 下载天天重庆麻将 山东鲁能中超赛程表 河北11选5遗漏任三 海南飞鱼开奖历吏 安踏篮球鞋 好运彩是否可以赚钱 516游戏棋牌 欧冠回放 福彩36选7中奖规则 2019年精准半波中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