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1150章 沒有逼不出來的情話

書名:佔有姜西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魚不語 更新時間:2020-05-23 16:25:43

  程雙被冼天佐折磨到想仰天長嘯,但現實中的確豁不出臉去,這口氣郁結于胸,她感覺自己都要吐血了,冼天佐打哪兒看出她原諒他了?難不成……他以為她剛才是故意想摸他?

  神經病吧!他才是變態,他們全家都是變態!

  氣到極致,又發不出來,某一瞬間,程雙沒頂住,眼前突然就一片模糊。

  冼天佐見狀,眉心微不可見的蹙了一下,隨即邁步上前,程雙立馬后退一步,“你就站那兒…”

  冼天佐沒再動,程雙壓抑著哽咽道:“你想干嘛???你是老天爺專門派來折磨我的吧?我都承認我以前嘴欠手也欠,撩扯誰不行,非要撩你,我錯了還不行嗎?”干嘛報復心這么強,非要往死里整她。

  冼天佐一眨不眨的看著程雙,她視線模糊,看不清他臉上的表情,只聽得他說:“你后悔了?!?/p>

  他聲音不同往常,除了一貫的淡漠之外,還有讓她一聽就心里揪痛的情緒。

  程雙知道冼天佐肯定想歪了,但她不想解釋,狠心又往自己心口戳了一刀,“是,后悔了,趁著大家沒怎么樣之前,好聚好散行不行?”

  眼淚洶涌,程雙不想在冼天佐面前太過狼狽,伸手去擦,視線短暫清晰,她仿佛看到面前那張萬年不變的棺材板兒臉上,露出了一言難盡的復雜神情。

  能在冼天佐的臉上看到復雜二字,程雙覺得自己八成是看差了。

  暗自調節呼吸,程雙想把眼淚憋回去,良久,她聽到冼天佐說:“沒怎么樣?!?/p>

  程雙片刻晃神,一時間沒聽清楚,或者說是沒懂,直到冼天佐再次開口:“我們沒怎么樣嗎?”

  程雙心底咯噔一下,說不上是后悔還是后怕,秉持著輸人不輸陣的宗旨,她佯裝淡定的說:“我是跟你拉手了,也接吻了,我以為你是自愿的,要是讓你為難了,我再跟你說聲對不起,或者你想要什么補償,我能做到的,不跟你討價還價?!?/p>

  冼天佐一聲不吭,目不轉睛的盯著程雙,程雙心虛,關鍵是害怕,她承認她慫,莫名的總怕冼天佐打她。

  兩人對立十秒有余,程雙每一刻都在警惕冼天佐會突然沖過來揍她一頓,又擔心他會不會下一秒就掉頭一走了之,也許,他臨走前會問一句:你喜歡過我嗎?

  程雙已經陷入無限的腦補模式,冼天佐突然開口:“我知道你在生氣,我不會哄人,你能不能告訴我…“

  只是這句話,程雙就差點兒淚奔,結果冼天佐又低聲補了句:“我不想你不開心?!?/p>

  忍!她要忍!程佑禮說了,家屬的情緒也會影響病人的情緒,為了老程……

  程雙攥緊拳頭,微張著唇瓣,呼—吸—呼—吐出了體內所有的空氣,她突然嘴一癟,哽咽出聲:“唔…”

  從哽咽到崩潰,也就幾秒鐘的功夫,程雙站在原地哭起來,這會兒也顧不得身邊有沒有路人經過,愛看看去吧,她自己都管不了自己,還管得著別人怎么樣。

  閉著眼睛,程雙干脆來了個掩耳盜鈴,她沒看見冼天佐什么時候走過來,只覺得自己被重新攬入熟悉的懷抱,依舊很緊,這一次,她卻完全沒有了抵抗的能力。

  她好怕冼天佐說:你要是不開心,那我就離你遠遠的。如果他真的這么說,她就跟他同歸于盡。

  冼天佐抱著她,輕聲道:“你能別哭了嗎?”

  程雙心焦,拔高調門道:“不能!”她以為自己會說的義憤填膺霸氣十足,可現實中聲音又低又悶,活像個啞炮。

  冼天佐沉默片刻,“那你少流點眼淚?!?/p>

  程雙懵了幾秒,怎么琢磨怎么不對,“你家不流眼淚的哭還叫哭?”

  冼天佐不記得自己上一次哭是在二十年前,還是二十五年前,反正太久了,久到他的意識里已經沒有了哭的概念,平日里看見別人哭,他也是麻木無視的,唯有程雙,別說哭,她的每一個細小的表情,都會被他牢牢地記在心里。

  低下頭,冼天佐把臉貼在程雙頭頂,輕聲說:“你教我,我快點學?!?/p>

  程雙會錯意,一股惡氣頂上來,一邊推人一邊道:“你什么意思?”

  冼天佐沒松手,“你喜歡什么,告訴我,我想哄你開心?!?/p>

  聞言,程雙手上沒了力氣,準確來講,是渾身上下都沒了力氣,哦,原來是這個意思啊,她還以為冼天佐暗諷她談過很多次戀愛,說她經驗豐富呢。

  幾番折騰下來,程雙僅剩不多的戰斗力也隨著體力一起私奔了,心,只剩下柔軟,還有生不起氣的無力。

  一動不動的任由冼天佐抱著,程雙平靜的道:“你想清楚了,你沒談過戀愛,以前也不見得有哪個女人敢撩你,所以你覺得我挺特別的,其實我就一普通人,一般有錢,一般漂亮,性格更一般,大多數女人有的毛病,我都有,她們沒有的,我興許還有,你掂量好,你的腎上腺素能撐多久,別動不動就天長地久?!?/p>

  冼天佐沉默半晌,“我有印象開始就跟著養父養母,我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一輩子都不會做的事,我在十二歲之前都做過,大多數男人有什么樣的毛病,我不知道,但我做的,不能用毛病來形容……之前一直沒有跟你聊這個話題,怕你聽了之后會后悔,程雙,你別后悔行嗎?我會對你好,也會保護你,我哪做得不好,你告訴我,你盡量讓你滿意?!?/p>

  “你就是個王八蛋!”程雙像是突然生氣,氣息都是顫抖的。

  冼天佐收緊手臂,怕她下一秒就會掙脫離開,程雙抬手摟住冼天佐的腰,把臉埋在他胸前,悶聲說:“你故意的吧?”

  冼天佐用抱得更緊作為回應,程雙在他懷里失聲大哭,他用余光嚇走企圖湊近想看熱鬧的遛彎兒群眾。

  一分鐘后,哭聲變成很輕的啜泣,程雙滿臉濕漉漉的,有汗,有眼淚,也有快要流下來的鼻涕,她悶聲問:“帶紙了嗎?”

  冼天佐從褲袋中掏出一包紙巾,程雙想退出來擤鼻涕,他還抱著她不放,她掙了掙,沒掙動,“松手…”

  冼天佐稍微松開一些,沒全放,夠程雙把手拿到面前擤鼻涕,程雙不是豁出臉能對著他干這種事,實在是沒精力跟他磨,鼻涕快流下來了,她抽了紙,索性大力的擤,擤個痛快。

  她剛擤完,冼天佐順勢把紙拿走,在程雙的一臉茫然下,繼續收緊手臂,抱著她。

  程雙一顆心被揉的細碎,只剩下嘆氣。

  “冼天佐?!?/p>

  “嗯?!?/p>

  “你喜歡我嗎?”

  “喜歡?!?/p>

  “多喜歡?”

  “很喜歡?!?/p>

  “那你說一句能讓我開心的話,我就原諒你?!?/p>

  程雙說完,她明顯感覺冼天佐身體繃了一下,她心底暗笑,嚇不死丫的。

  冼天佐半晌沒出聲,程雙故意道:“無話可說?”

  冼天佐說:“等一下?!?/p>

  “等什么?”

  “我在想?!?/p>

  “讓我開心的話還要想這么久才說?”

  “……我怕說錯了你又生氣?!?/p>

  “什么意思,我經常無理取鬧嗎?”

  “沒有?!?/p>

  “那你是什么意思?”

  “唔二一…”

  冼天佐很快很低的嘟囔了一句,程雙蹙眉,“你說什么?”

  冼天佐沉默片刻,清楚的說:“我愛你?!?/p>

  程雙看不見冼天佐的臉,看不見他的臉有多紅,但她知道自己的臉一定紅得像本命年陸遇遲非塞給她的紅襪子,二十七歲了,不是十七歲,現在十七歲的女孩子,保不齊都聽過多少遍的我愛你,程雙不知該氣還是該笑,她竟然還會心動,瘋狂心動。

9932 3674680 MjAxOS8wMS8xNC8jIyM5OTMy http://m.clewx.com/book/201901/14/9932_3674680.html
淘宝快3预测 北京快3投注 好运3开奖结果 基金资产配置比例 什么网站赚钱 好运彩3开奖官网 天津11选5购彩 一点红平特一肖四不像 爱玩捕鱼达人大圣归来 幸运赛车开奖历史走势图 麻将群公告群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