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685.第十代血河老祖

書名:我奪舍了魔皇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八月飛鷹 更新時間:2020-01-25 03:21:30

  高瘦青年身上劍氣沖霄,令蒼龍島主、扶桑島主見了,恍惚間想起昔日血河老祖。

  但血河一脈傳人中出眾者,他們兩個基本都心里有數,可眼下完全不認得這個高瘦青年。

  血河一脈藏入血海中,不過兩三年功夫,說新收得意弟子,沒可能培養這么快,莫非是血河老祖早就暗中收下,在血海中秘密栽培的真正門徒?

  不管認不認得,對方身上沐浴通天靈光,赫然是跟他們同起同坐的武尊巨頭。

  雖然是剛剛突破,但劍意之凌厲,令人絲毫不敢輕忽。

  血河一脈,終于又有了新一代血河老祖,有了新一代支柱。

  只是,代價是整個血?!?/p>

  正這么想著,蒼龍島主同扶桑島主都注意到,那天地間飄散的血光,竟然重新凝聚,隱隱化作一只血鳳凰。

  這血鳳凰發出凄厲嘯聲,然后投入血色的旋渦內,旋渦越來越大,漸漸擴展成一片血海。

  血海,竟然又重生了。

  不過當中氣息,比先前暗弱許多。

  蒼龍島主與扶桑島主目光閃爍。

  高瘦青年這時忽的開口:“不必看了,類似法門只能用剛才那一次,之后血海雖然重生,卻無法如方才一樣造就一個武尊了?!?/p>

  “怎么稱呼?”扶桑島主靜靜問道。

  “我名血暗天?!备呤萸嗄晡⑿Γ骸把堤煜??!?/p>

  說著,便是一劍向扶桑島主當頭斬來。

  扶桑島主出刀迎擊,大日金烏迎戰嗜血鳳凰,雙方劇烈碰撞。

  血暗天說了一句:“血海接下來屬于你?!?/p>

  滔天血海正在飛速縮小消失,血海門戶封閉,從中傳出一個冷漠的聲音:“晚些時候去找你?!?/p>

  能以此方法令分身血暗天也渡過天塹,躋身武尊之境,陳洛陽也花費不少功夫。

  其中最重要的條件,便是有陳初華,或者說黯辰當年留下的布置。

  準確說來,那時的她,應該稱之為血明凰才對,她在黯辰之前的化身。

  血明凰隕落之后,黯辰粉末登場。

  黯辰退場,黑水絕宮“魔后”紀天瓊現世。

  至于血明凰之前還有誰,陳洛陽不甚了解。

  但指導血明凰也是陳初華前世,他便明白為什么血海里始終見不到血明凰,明白為什么這位血河前掌門不在血河中復活。

  不過,如今的陳初華,當年的血明凰,也并非沒在血海中留下手腳。

  正是借助這個基礎,陳洛陽成功借助血海之力和對幽冥劍術的領悟,突破天塹。

  唯一有點可惜的是不能由他本尊來攻擊壓榨血海,助他分身突破至武尊,否則也無需等到現在。

  先前找原本的盟友出手自然可以,但如何行事自然順當,不暴露本尊同血暗天的關系則需要費些考慮,不如現在引敵人來攻,讓血暗天突破的同時,本尊養傷少些打擾,一舉多得。

  血海封閉,有許多血河門人,神色復雜從中退出,重履紅塵世界。

  對于血海被另外的人占據,他們有所不甘。

  但對于自家終于又有了武尊巨頭坐鎮,大家能重新呼吸紅塵新鮮空氣,再入人間花花世界,則又群情振奮。

  此刻,血河一脈眾人望向半空中的血暗天,目光現出崇敬、畏懼、狂熱等種種情緒,交織在一起。

  血暗天則隨手揮灑,血凰輪回訣攻向扶桑島主,另一邊血染蒼穹訣則攻向蒼龍島主。

  一個剛剛突破至第十九境的年輕人,居然一下子將兩個強敵全部挑上,欲要以一敵二。

  蒼龍島主沒有被激怒,只是困惑。

  方才血海里最后傳出的那個聲音,明顯不是魔皇陳洛陽。

  魔皇不在這里,讓她有底氣同面前這個神秘又陌生的年輕對手好好斗一場。

  但是,她總感覺有些不對勁。

  但血暗天出劍,兇厲肅殺,招招奪命,令蒼龍島主不得不提起精神應戰。

  兩大巨頭聯起手來,自是不同凡響。

  作為多年對手,他們彼此了解極深,無需商議演練,大日金烏刀同蒼龍十絕便配合默契,發揮出驚人威力。

  血暗天一人以一敵二,漸漸無法維持剛才的上風,由招招強攻,變得攻守各半,然后以防御為主,漸漸落入下風。

  但很快,一道道黑色的劍氣,從滔滔血河里流出,

  劍氣到處,像是編織羅網旋渦,猶如黑暗幻夢,引人投身其中,難以自拔。

  幽冥十二劍,四式幽劍之一。

  蒼龍島主同扶桑島主,都在提防這一招。

  方才便已經知道對方除了血河劍術外,還修煉幽冥劍術,他們又如何會不警惕?

  但幽冥十二劍的可怕程度,還是超出他們預估。

  眼前對手施展的一式幽劍,與先前紅塵中流傳的劍意截然不同,乃是在劍意基礎上真正淬煉出來的絕世劍術,力量更在血河劍術之上。

  黑暗的劍氣化為鋪天蓋地的羅網,剿殺半空中的黑龍與金烏。

  其中力量,甚至還在不斷水漲船高。

  蒼龍島、扶桑島都是魔道圣地,絕學兇悍嗜殺,邪厲霸道。

  但此刻面對血暗天的幽劍,他們卻生出自己在面對真正黃泉地獄的感覺,死亡的寒意幾乎令人窒息。

  血暗天出劍,將幽冥劍術同血河劍術融匯,漆黑的長河在天地間周轉,包圍蒼龍島主與扶桑島主。

  蒼龍島主心生退意,身形一閃,當即化作黑龍向遠方逃遁。

  突然被她賣了的扶桑島主,唯有全力自救,抵擋血暗天的絕世兇劍。

  如墨一般的漆黑長河在半空里劃過,悍然斬殺大日金烏。

  破碎的金光飄零重聚,衍化大地幽冥生死輪回之相。

  扶桑島主從中現身,然后趁機同樣頭也不回的遠遁。

  多虧扶桑島武學除了大日金烏刀以外還有生死輪回刀,否則剛才那一下他不死也重傷。

  但這時逃遁,就感覺自己的氣機被血暗天的幽冥劍術徹底鎖住。

  論生死幽冥之奧妙,幽冥劍術只會在他生死輪回刀之上。

  逃過剛才一時,卻注定以后再無生機。

  血暗天的劍光,氣機牽引下,立馬追向扶桑島主,任對方如何變化身形躲避,都無濟于事。

  “走?!毖堤斐鰟ν瑫r,命令血河其他人。

  眾人轟然應諾,化作一道道血光沖天而起,緊隨血暗天之后。

  扶桑島主一路打打逃逃,試圖返回自己的老巢扶桑島,屆時有扶桑島守山大陣的地利之便,或有機會抵擋對方的追殺。

  但血暗天的劍光追得太緊,一路上連環重創扶桑島主,最終島主也沒能得償心愿,避入自家守山大陣。

  眼看扶桑島就在咫尺之間的最后關頭,他身軀被黑暗長河貫穿。

  恐怖的黑暗長河刺穿扶桑島主身體的同時,筆直落在扶桑島上。

  扶桑島守護大陣應激而發,光芒亮起,凝聚虛幻的扶桑古樹光影。

  但倉促之下顯得脆弱,古樹樹干直接被黑暗長河刺入。

  長河筆直,仿佛利劍,將扶桑島主天生海掛在扶桑古樹上。

  血暗天另外一只手揚起,亮起血紅劍光,給了重傷的扶桑島主一個了斷。

  大好頭顱沖天飛起,一方巨擘梟雄頓時一命嗚呼。

  扶桑島主死不瞑目。

  他正躊躇滿志的時候,至尊出關,與羲和界主宰天少君約戰,讓他不得不從此低調做人。

  原本結下仇怨想要殺死的年輕人,反倒成為至尊嫡傳,讓他不敢了斷恩怨。

  結果那個年輕人短短時間里崛起,令人措手不及之際,就成為需要他仰望的更強者,只能仰對方鼻息而活。

  他低頭服軟,終于可以重出江湖,但他從不甘心于此,尋找血海,意圖據為己有,可到頭來,竟然敗亡在這樣一個無名小嘴劍下。

  血河一脈這個年輕人,毫無征兆間,就突然冒出來,像那陳洛陽一樣…………

  等等!

  扶桑島主忽然福至心靈,似乎想到什么。

  但可惜,他意識飛快消散,生命凋零。

  就在扶桑島外,當著島上所有弟子的面。

  一眾扶桑島武者,都震驚的看著這一幕,相對于驚懼,更多的反倒是茫然。

  如果島主隕落在陳洛陽手里,隕落在葉天魔手里,隕落在東周女皇手里,又或者其他某個名震紅塵的強者手下,扶桑島眾人還不至于如此錯愕。

  但現在,自家島主,就這么死在一個莫名不見經傳,所有人都不認識的血河中人劍下,所有扶桑島人都只感覺如墜夢里。

  血暗天手一抖。

  黑暗長河,劃破扶桑古樹,一點一點將扶桑島守山大陣破開。

  “我名血暗天?!?/p>

  聲音在海天之間回蕩:“血暗天下,血暗天,血河第十代掌門,今日不降者,殺無赦?!?/p>

  扶桑島上眾人,終于回過神來。

  現在他們知道眼前人是誰了,紅塵里其他人以后如何看待血暗天且不說,但扶桑島眾人,怕是將永世難忘。

  島上隱隱起了一陣騷亂,不過事發突然,大部分扶桑島傳人還是秉承圣地嫡傳尊嚴,試圖反抗突圍。

  血暗天不急不躁,將扶桑島大陣之力所化的古樹徐徐砍倒。

  在他身后的一眾血河武者齊齊向他跪下一禮,然后化作道道血光,沖入扶桑島。

10020 3638414 MjAxOS8wMi8yOC8jIyMxMDAyMA== http://m.clewx.com/book/201902/28/10020_3638414.html
淘宝快3预测 北京赛车pk10开奖直 海王捕鱼暴爽版破解版 黑龙江11选五正好网 熊猫麻将苹果版链接 海王捕鱼 暴爽版 打麻将的高大上叫法 急招手机代玩兼职50元佣金 湖南体彩幸运赛车开奖 网上赚钱的app 分分彩官方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