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三十五章

書名:盛夏之戀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夢筱二 更新時間:2019-06-24 21:18:20

  拍攝進行到四月中旬時, 盛夏已經完全進入了角色狀態,跟顧恒的對手戲也找到了技巧。
原本今晚還有一場夜戲,不過顧恒臨時要參加一個活動, 夜戲推遲到明晚拍。

  中場休息時,周明謙過來給盛夏說戲,厲炎卓過來了。
自從開機儀式那天,盛夏已經十多天沒看到過厲炎卓, 她笑笑,“厲總?!?/p>

  片場的休息區比較簡陋, 周明謙推了一個凳子過去, 厲炎卓沒打算久留, 坐都沒坐,跟盛夏說:“晚上一起吃飯吧,我媽回來了?!?/p>

  盛夏一怔, 而后驚喜, “卓老師回來了?什么時候回的?”
厲炎卓:“前天,在家休息了一天, 今天精神狀態都不錯, 知道你在上海拍戲, 等不及要見你?!?br>盛夏受寵若驚,說收工就過去。
厲炎卓:“一會兒我把地址發你,收工后讓司機直接送你過去?!?br>他還要去公司一趟, 便告辭離開。

  周明謙納悶了,叼著煙, 對著他的背影:“誒?!彼孟聼?。
厲炎卓駐足轉身,“什么事?”
周明謙:“你來就是讓盛夏過去吃飯?”
厲炎卓反問:“不然呢?”
周明謙差點內傷,“一句話的事兒,你打個電話不行?”
厲炎卓來了句:“打電話不要錢?我個月的話費套餐用完了?!?br>周明謙:“......”
好半晌才緩過來,只說了一個字:“滾!”

  厲炎卓沒走幾步,就跟迎面而來的閔瑜遇上,兩人淡笑著點點頭,以示招呼,他本想著喊她晚上一塊過去吃飯,話到了嘴邊,又覺的不妥,便什么都沒說,擦肩過去。

  周明謙拿著煙去找顧恒了,留下盛夏在那繼續研究劇本。
“今天怎么樣?”閔瑜走過來后,在她旁邊坐下。

  盛夏:“還不錯?!背死?,其他感覺都挺好。

  閔瑜把她劇本合上,“休息一下,緩緩腦子?!?br>她把手機遞給盛夏,“你家三哥一會兒要過來探班?!?/p>

  盛夏:“他回來了?”“嗯,剛下飛機?!?/p>

  這幾天盛夏跟任彥東沒再碰面,他一直在北京、天津來回跑,到了晚上,他會打個電話給她,問她累不累,然后說說自己現在在哪。
話依舊不是很多,跟以前仿佛沒有太大區別,不過也有變化,就是他會跟她簡單說說工作上的事情,遇到了什么困難,解決的怎么樣了。
她也會跟他說說,今天哪個地方演的挺不錯,哪個地方不過關,一共卡了三十多次。

  閔瑜問盛夏:“你跟任彥東之間,”她想了想措辭,“是不是要等他跟沈凌那樣口若懸河才和好?”

  盛夏搖搖頭:“沒有讓他一定要說很多,就是兩個人在家或者打電話時,除了簡單關心問候,可以很親密的聊聊天,說說工作上的煩心事?!?br>說著,她不自覺又翻開劇本,開始體會剛才周明謙給她說的那部分。

  閔瑜頷首,沒多言。
桌上有零食,她隨手拿了一袋漫不經心的吃起來。
讓任彥東說煩心事?估計有點難。
生意場上,他從來不會把軟肋暴出來,也習慣了一個人承擔和消化所有的壓力和煩心事。
就是他在資本市場上不動聲色又不怒自威的樣子,迷倒了多少金融圈里的女人。
不過他這段時間的轉變,也著實不容易。
在她這里,任沒心,正式更名,任不要臉。

  傍晚,盛夏快收工時,任彥東匆匆來到片場。
今天,他穿的商務正裝,黑色西裝,里面是白襯衫,還系了領帶,她抽空瞄了眼,是她買的領帶。

  任彥東雙手抄兜,站在周明謙旁邊。

  盛夏跟很多人不一樣,大多數人在家人或是熟人在場時,難免會緊張,拘謹不自然,她正好恰恰相反。
只要任彥東在旁邊,不管考試還是拍戲,她都會是最佳的狀態。

  最后一個鏡頭,一條過。

  周明謙轉臉跟任彥東說:“過幾天有場重頭戲,雨天,盛夏要從車跑到樓上,跟顧恒有個對峙的場面,但那幾分鐘里盛夏沒有一句臺詞,全是表情和眼神,我就怕她演不出那感覺,要不,那天你來一趟?”

  任彥東:“哪天?”

  周明謙:“不好說,哪天下大雨就哪天?!笨刺鞖忸A報,說是這個周末有雨,誰知道呢。
他之前把上海的戲份安排在七月份,就是考慮到那個時候上海雨水天多,結果任彥東付非要改拍攝安排,還說投資的錢不要分成...

  任彥東:“盡量,萬一我到時候正在國外,也趕不回來?!?/p>

  盛夏換上衣服過來了,任彥東瞅著她,“這不是你自己衣服?”
“嗯,夜戲改天拍?!笔⑾膹谋嘲锬贸鏊攘藥卓谒?,水喝完,任彥東習慣性地把她的杯蓋按上,問她:“晚上想吃什么?”
盛夏:“晚上要跟厲炎卓還有卓老師一塊吃飯,已經約好了?!?/p>

  任彥東看了她片刻,最后也沒說什么,點點頭。

  今晚周明謙請劇組的人吃飯,閔瑜也去,她就跟盛夏說,“讓司機直接送你去厲炎卓定的餐廳吧,我就不過去了?!?/p>

  任彥東:“坐我的車?!?br>盛夏怕耽誤他處理工作,“不用,你先忙?!?br>任彥東:“不是太忙,去趟公司,其他沒安排?!?/p>

  盛夏看了眼手機,確定是在南京路那邊的一家餐廳,是卓老師挺喜歡的一家素食餐廳,正好也符合她晚上的飲食習慣。
而任彥東的公司在江這邊,一個來回,再遇上堵車,要好幾個小時。
她說:“浪費時間,不用這么麻煩?!?/p>

  任彥東沒接話,示意她一塊離開,他已經給司機撥了電話,把車開過來。

  劇組不少小姑娘一直目送這兩人,光是看背影都很般配,都是大長腿。
盛夏172的身高,不過因為骨架小,身段柔美,在任彥東身邊,倒也有幾分小鳥依人的感覺。

  任彥東跟司機打過電話,切斷,回頭看盛夏,把手伸給她,要牽著她。
盛夏遲疑兩秒,將手里的水杯塞到他手里。
任彥東:“......”
他只好打開水杯,把杯子里的水喝了一半,蓋上后,又遞給她。

  所有的動作,看上去默契又自然。
后面那幾個小姑娘被塞了滿滿一嘴狗糧,明明沒有肢體接觸,也沒有任何語言,就是感覺暗戳戳的秀恩愛。

  有小姑娘問周明謙,“誒,宇宙第一大帥,盛夏跟任總幾個情況?不是分手了嗎?”
周明謙:“你們的男神被踹,正在追求中?!?/p>

  到了場外,司機已經將車停在路邊,人正在車邊等著,看到任彥東過來,司機打開駕駛座的車門。

  盛夏疑惑的看向任彥東,“你自己開?”
任彥東頷首,“嗯?!彼摿宋餮b,放在后座。

  司機已經繞到了另一邊,替盛夏把門打開。
盛夏:“謝謝?!彼P上車門后,望著任彥東,“你忙了一天不累?”
“還行?!?br>“累了我開會兒?!?br>“不用?!?br>任彥東解下領帶,隨手丟在后座上,又將襯衫的紐扣松了兩粒。

  盛夏邊系著安全帶,正好轉臉想跟他說句話,就看到他微微抬起下頜,在解紐扣,下頜線條流暢剛毅。
再往下看,他的喉結說不出的性感。
在一起那么久了,她竟還能為這些心動。

  任彥東發動引擎,緩緩駛離。

  盛夏轉身,準備在置物箱里找本雜志打發時間,這輛車里依舊是有兩種雜志,時尚和財經。
頓了頓,盛夏這次選了本財經雜志看。

  等紅燈時,任彥東轉頭看她,她看的正入神,“不嫌枯燥?”
盛夏扭頭,“還行?!?br>紅燈亮了,任彥東繼續專注開車,車里很靜,只有盛夏翻雜志的聲音。

  看到一篇專訪時,盛夏看的很認真,這篇專訪的財經記者言辭犀利,風趣幽默,邏輯思維能力也非常人能比。
看到最后,她才翻到前頁去看財經記者是誰,看到那個名字,不認識。
盛夏接著往下看,中間有篇提到了余澤的公司。
看到余澤這個名字,她條件反射的就是商梓晴。

  思忖片刻,盛夏合上雜志,“三哥?!?br>“嗯?”任彥東一直看著前面,“怎么了?”

  盛夏直言:“商梓晴前些日子去了片場,打著探班的幌子,其實是去找閔瑜,不知道又怎么找閔瑜的茬了?!?br>之后她問閔瑜,閔瑜說沒什么,但她感覺中間有事兒。
她拍完這部電影就暫時告別這個圈子,說不定以后也不會進來,可閔瑜不一樣,她還要帶其他藝人。

  任彥東心里有數了,“不會讓她欺負到閔瑜?!?/p>

  盛夏沒再看雜志,側臉望著車外。

  任彥東怕她無聊,剛要打開車載音樂,又感覺她對自己的小提琴演奏曲不會感興趣,就打開了廣播。

  廣播里正在播放音樂,音樂前奏很熟悉,任彥東一時沒想起來,等到第一句歌詞響起時,他又關了。
盛夏:“干嘛要關?”
任彥東:“太吵,影響開車?!?/p>

  盛夏疑惑的看著他,后來又看向前擋玻璃。
剛才那首歌是《好心分手》......
貌似,有點應景。

  過了三四分鐘,那首歌應該已經唱完。
任彥東又問她:“要不要聽廣播?”

  盛夏:“要啊,不是你不想,嫌吵?”
任彥東沒吱聲,再次打開了廣播。

  當音樂傳來時,盛夏無聲笑了出來,今晚的這些歌跟任彥東過不去了,這首歌是《當愛已成往事》。
她說:“今晚可能是傷感情歌集錦,影響心情?!?br>說著,她關上了廣播。

  前面又是紅燈,任彥東停下車,攥緊她的手,一起搭在方向盤上。

10234 3581061 MjAxOS8wNS8xMy8jIyMxMDIz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5/13/10234_3581061.html
淘宝快3预测 青海11选5开奖一定牛 广东26选5和值走势图 真人填大坑 福建22选5开奖结果19210 36选7福利彩票 体育彩票几个号算中奖 浙江体彩大乐透11选5预测 钱龙捕鱼怎样破解 天涯入眠股票推荐 安徽快三手机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