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一百五十四章 賀老四的便宜兒子

書名:詐尸農女:帶著萌娃釣相公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第七個湯圓 更新時間:2020-01-25 00:10:32

  “你不讓我看看我怎么知道是真是假?”

  賀老四雖然硬撐著氣勢沒夸,一張老臉卻已經面如死灰了。他說呢,怎么賀雙根突然就有了這么多銀兩了,敢情是找旁人借的,害他白高興一場,帶著一家老小趕過來,到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了。

  “是不是真的,問問你兒子不就知道了!”

  白淺凝說著,又將紙條塞回兒到袖帶里,冷笑之余,目光卻落在了站在菊.花身旁的那個小男娃身上了。

  菊.花一直跟牽寶貝似的牽著小男娃,這男娃必定是賀老四的二兒子無疑了,可白淺凝上看下看左看右看,也沒看出這男娃跟賀老四有半分相似之處的,一時間心底橫生了眸中大膽的猜測。

  一旁的賀老四被賀雙根的回答氣得險些七竅生煙,跟在后邊的賀家其他人見撈不著錢了也都沒了方才的氣焰,一個個的開始將矛頭指向賀雙根,罵他不孝順爹娘的,說他娶了媳婦忘了祖宗的,還有酸里酸氣的嘲諷他老大個男人竟然借錢娶媳婦的,聲音此起彼伏,好似這樣罵幾句,罵爽了他們這一趟就不算白來了似的。

  白淺凝哪容得了這一家子吸血蟲欺負老實人,她抱著胳膊又是冷笑起來,輕蔑的吼道:“夠了,賀雙根為人如何趙家村村民眼睛都雪亮的,我今日還就把話放這兒了,這一百兩銀子賀雙根用來娶秀梅,那便算是我送他的賀禮,可若有吸血蟲想拿此說事兒,我從今日起就開始照著銀莊的規矩算利息,你們.......誰打算替他還????!?/p>

  白淺凝說著便指了指賀家那一幫子人,問道。

  聽著這話,賀家人都開始眼神漂移,一臉事不關己的神情。

  而賀老四的臉卻是早就黑得跟吞了蒼蠅似的了,半天都沒說利索一句話。

  “你,你,你......”

  “你什么你?”

  白淺凝又朝前邁了兩步,笑道:“既然都不是來還錢的,那就打哪來滾哪去,再這樣鬧下去我告你們私闖民宅?!?/p>

  這話一出,賀老四身后那幾個人更是慫了,互相看了兩眼,便灰溜溜跑了。

  此時,院子里就只剩下賀老四和他的菊.花媳婦,以及那個720度全方位觀測也沒有半點像賀老四的男娃子。

  男娃悠著自家娘親的手,臟兮兮的鼻涕泡吹得一個接一個,問她娘:“娘,我們啥時候回去???大成還等著我陪他去抓蛐蛐呢?!?/p>

  “抓抓抓,成日就知道抓蛐蛐?!?/p>

  菊.花同志一拇指戳在了自家兒子腦門上,像是找到了宣泄情緒的突破口,而后揮起肘子來就是一巴掌。

  巴掌還沒拍臉上呢,男娃卻已經十分有經驗的躲進了他爹賀老四的臂彎,將鼻涕眼淚都蹭了賀老四一身??上∑婢拖∑嬖谫R老四不但沒生氣,還橫了菊.花同志一眼,斥責道:“別沒事就拿兒子撒氣,多水靈的孩子都快被你打傻了?!?/p>

  “嘿!賀老四,你還敢教訓起老娘來了,給你臉了?”

  “你打兒子就是不行,墩子可是我的老來子,你要是把他打出個三長兩短來,我告訴你,我跟你沒完!”

  “哎哎哎!”

  看著面前這一家子沒完沒了的爭吵,也實在無語,只得出聲制止道:“我不管你們是要女子單打,還是男女混合雙打,都給我滾回家嚷嚷去,別站在人家院子里撒野?!?/p>

  聽此,賀老四才又記起此行的目的,他回頭看看,賀家人已經跑光了,便也沒了底氣繼續撒潑,只是別開頭指著賀雙根道:“銀子的事先不談,老子生你養你,你成婚我這做爹的難道不該在場嗎?還是說你真要做了徐家的上門女婿,讓你以后的娃跟了徐家姓?”

  賀老四說這話原本是想硬的不行來軟的,打打親情牌,卻不想賀雙根壓根不買賬,他早就受夠了他爹這副貪心不足的嘴臉,聽了這話,便是上前說道:“徐家不嫌棄我年歲大又孤苦一人,愿意將女兒嫁給我,我自當結草銜環報之,至于入不入贅,往后生了娃跟誰姓我都不在乎,爹,這二十多年來,你從我那拿走的錢財物什全當我報答您的生育之恩了,從今往后,我不再是你兒子,你也不要再想方設法的帶人來鬧事了,若有下次,我第一個報官?!?/p>

  “你說什么?”

  賀老四就跟被雷擊了似的,指著賀雙根又罵了起來:“你個挨千刀的忤逆子,怎么沒叫雷給你劈死?幸好我當初把你跟你那慫包娘趕出家門,不然我賀家滿門都蒙羞??!”

  賀老四罵得一句比一句狠,賀雙根卻是越聽越心寒,尤其是聽到賀老四提起他娘時用那樣不堪的詞匯,他心底僅剩的幾許情分都被消磨殆盡了,轉而是滿眼血色的怒吼:“你沒資格提我娘,帶著你的破爛.貨和這小雜種給我滾!”

  “你罵誰小雜種呢?”

  菊.花同志急了,插著腰指著賀雙根鼻子就開罵,聲音完全蓋住了仍舊在旁邊罵罵咧咧的賀老四。

  見她這樣,賀雙根卻是不怵,冷笑著望向面前這個奪走他本該平靜的生活的女人,意味深長的道:“誰是小雜種你只怕比我更清楚吧?”

  聽他這樣說,菊.花同志的面色如跑馬燈似的開始不停地變換顏色,她心虛的看向自家兒子和賀老四,半晌才毫無底氣的爭辯一句:“你,你胡說什么?我壓根不知道你在說什么?!?/p>

  聽此,站在一旁,本就心存懷疑的白淺凝便是確信了自己的猜測,原來被賀老四跟寶貝似的寵著的老來子竟然真的不是賀老四親生的。

  望著賀老四好似仍舊沒有反應過來這里頭的意思,白淺凝決定助他一臂之力,便是抱臂碰了碰身旁的賀雙根,故意大聲問道:“你也發現你這便宜弟弟長得跟賀老四半分不像了?”

  聽此,周圍的人群便算是炸鍋了,方才雖然他們也從菊.花同志的神情中猜到了一二,卻無奈身為看客,也不好上前詢問,這下好了,白淺凝直接給出了答案,村民們頓時覺得要聽這么有料的故事,手里的瓜子花生怕是不夠吃了。

  “我就說嘛,取個女支女回來生的娃哪能有保證啊,他賀老四算是徹底栽了吧,好好的媳婦兒子不要,非得娶個千人騎,萬人罵的,還平白幫別人養兒子,要換個人,早就一腦袋撞死過去了?!?/p>

  “誰說不是呢,按說也算是雙根這孩子可憐,平白攤上這么個爹,哎!可憐??!”

  村里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談論著,儼然把賀老四一家當成新來的馬戲團了。

  而作為事件主人公的賀老四已經急火攻心,白眼一翻,直接倒地上了,不過或許是砸在地上太疼,他原本要暈過去的,生生又給疼醒了。

  他指著菊.花同志和她身旁牽著的兒子,顫顫巍巍的問道:“你說,墩子到底是不是我兒子?”

  “是,孩他爹??!你可別聽他們瞎挑撥??!墩子哪能不是你兒子啊,你瞅瞅這......”

  菊.花邊說邊掰著墩子的臉給賀老四看,待她自己發現好像自家兒子確實半點都跟賀老四不像時,只能補上一句:“這孩子這臉,跟你一樣臉皮子偏黑,孩子還沒長大,等長大了估計也能跟你一般高?!?/p>

  “噗呲?。?!”

  白淺凝實在是忍俊不禁,笑了出來,見過夸別人長得想得,沒見過夸皮膚和身高像的。她冷眼看著坐在地上的賀老四,見這一攪和兒,定親過大禮的吉時都快被攪沒了,也沒心思再看他們這樣鬧下去,便又朝著徐家的幾個壯小伙兒正色道:“吉時快到了,誰能幫忙清個場!”

  “我來!”

  “還有我!”

  徐家的兩個侄子立即就響應起來,一手拉住賀老四的一只胳膊,便向拖死狗似的將他拖出了徐家院子,而菊.花同志也拉著自家親爹不明的兒子著急忙慌的跟了出去。

10372 3638407 MjAxOS8wNy8xMS8jIyMxMDM3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7/11/10372_3638407.html
淘宝快3预测 赛车游戏大全 欧冠半决赛抽签 柔宇科技股票代码 永利注册送34元体验金 西甲联赛什么时候开始 福建快3开奖走势图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广西棋牌合浦十三张 琼崖海南麻将软件 贵州微乐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