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一百三十章妻室

書名:嫡女休夫記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千兮 更新時間:2019-10-26 00:03:52

  沈鏡在睿王府小住了幾天,其實主要就是帶小侄子。

  沈慈性子也是天生高傲的,不肯輕易低頭,嫁進王府這么些年,和司徒文睿自然有琴瑟和鳴的日子,只后來因為妻妾爭斗這些事,關系愈來愈差。

  因著沈鏡這次的病,沈慈放下身段去求過司徒文睿,司徒文睿也沒做推辭。后來沈慈又真誠地去道謝,一來二去的,倒似乎忘卻了之前的不快,兩人關系好了不少。

  雖然沈鏡見不得女人為一個有著三妻四妾的男人爭寵,但到底也不能去左右沈慈的生活。只是勸她,還是要為自己多考慮一些。

  沈鏡人是躲到了睿王府,心到底也是煩憂的,也沒待幾日,便打算回去了。

  馬車踢踢踏踏地在路上走著,顛簸的沈鏡的心也落不下來,她總覺得今天心跳異常。

  車子停下,沈鏡拉開車簾準備下車,眼睛下意識地往鳳舞樓那邊看去,可巧不巧的,司徒文宣正往里面出來。

  目光對視,各自幽深。

  也就片刻,沈鏡便轉開了目光。外人看去,根本覺查不到兩人是對視。

  因為心不在焉,沈鏡不小心趔趄了一下,直接半摔在地上了。

  此刻要問沈鏡摔到哪里了嘛,她肯定答不上來,因為她全身的感官都在告訴她,現在好尷尬??!

  沈鏡立馬扶著自責的秋雁站了起來,剛站直,司徒文宣已到了跟前。

  沈鏡心說,這偶像劇的橋段太過虛假,就那么分秒的時間,男主角是怎樣做到英雄救美的呢?

  “摔到哪里了嗎?”正胡思亂想之際,聽到司徒文宣焦急地問道。

  沈鏡搖搖頭,司徒文宣松了口氣,語帶關切道:“小心著一點??!這么大人了?!?/p>

  沈鏡心說還不是怪你,嘴上回道:“齊王殿下說的是,下次注意著些,”說完又忍不住懟了一句,“不過人有失足馬有失蹄,倒也正常?!?/p>

  司徒文宣聽了她的話,有些哭笑不得,不過覺得她這樣子可愛,語氣不由自主寵溺起來,“走走看看有沒有摔到哪?!?/p>

  沈鏡覺得司徒文宣太過小題大做,并不照做,只開口趕人,“民女無礙,多謝殿下關懷,殿下自去忙吧!”

  “我閑人一個,有甚可忙的?”司徒文宣知她是不想見自己,心里有些不爽快,嘴上的語氣倒是淡淡的。

  沈鏡哦了一聲,“也是哦!那民女就不打擾殿下逍遙了,先回府了?!?/p>

  沈鏡說完,抬了腳就走,秋雁小心翼翼地看了眼齊王,突然覺得自家主子太威武了,竟然可以對齊王如此大不敬。

  司徒文宣見她走路樣子正常,放下心來??此M了門,折身往鳳舞樓去了。

  殷琪張了張嘴,想提醒自家主子,他剛剛才從鳳舞樓出來,再進去也得有個理由,可到底沒開口,她家主子行事,向來這樣隨性。

  “殿下,可是忘了什么東西,怎的又折回來了?”老媽子見到去而復返的司徒文宣,頗為驚訝。

  司徒文宣淡定道:“肚子有些餓了,就在這里用頓飯吧!”

  老媽子看了看外面的陽光,倒不敢出聲提醒,這可不是飯點??!不過齊王殿下餓了,隨時都可以。

  司徒文宣象征性的點了幾個菜,還是坐在了靠靜心居的包房,這個房間現在已經成他專屬的了。

  司徒文宣意欲何為,當然是去見沈鏡。他近幾日天天都光顧這里,就是想等沈鏡從睿王府回來,他有話同她講。

  本來他打算晚上去的,可到底又覺得深夜闖人閨房不好,雖然他已經闖過無數次了。

  司徒文宣讓殷琪吸引一下院里仆從的目光,自己尋了個機會就進了靜心居,熟門熟路地到了沈鏡閨房前。

  殷琪對自家主子的行為已經習慣了,只心內嘆息了一聲,沈姑娘也是好慘的,自家主子輕而易舉地就進了她的閨房。也是身份不凡了,不然他這樣,不是個浪蕩子是什么。

  司徒文宣進了房,首先看到的是秋雁,秋雁正端著臉盆往外走,見到司徒文宣,怎么都淡定不了,啊了一聲,要跪下請安也不是,要大喊賊人來了也不是,一時愣在原地。

  沈鏡聽到秋雁的喊聲,一邊問怎么了一邊從內室出來查看,看到司徒文宣,有些哭笑不得,又有些無語。

  “齊王殿下把民女這里當成什么地方了,來去自如的,”沈鏡帶著淡淡的嘲諷語氣說道,“難道民女還得想辦法防一下齊王殿下么,民女雖然名聲不好,但殿下這樣,怕也影響您的聲譽吧!”

  “我有話同你講?!彼就轿男卣f道。

  話落,便聽到有人往這邊來了,兩個主子沒反應,秋雁卻是心里一慌,那晚她在小姐閨房里見到齊王的事她誰也沒吐露過,她雖然大大咧咧,但也知道這會影響小姐清譽。

  秋雁條件反射地去攔人,“小姐說她要歇息一會兒,讓我在這里守著,有什么事待會再來找她?!?/p>

  秋雁一邊說一邊將手中的盆遞到一個丫頭手中,自己則順帶關了門。

  胡媽媽皺皺眉,“我剛聽你大叫了一聲,以為小姐有事,過來看看?!?/p>

  “我差點把盆摔地上,嚇著了?!鼻镅悴缓靡馑嫉男π?。

  打發走了胡媽媽和一個丫頭,秋雁便坐在房門前的石階上,耳朵張著,心想有點動靜就該往里沖。

  沈鏡對秋雁這一系列操作有些目瞪口呆,怎么她倒像給兩人制造獨處的機會一樣呢?

  這期間司徒文宣和她均為開口說話,只沉默地對視著。待聽到外面沒動靜了,沈鏡才壓低了聲音開口。

  “殿下有什么緊要事,非得這時候來,還偷偷摸摸的?!鄙蜱R心里對司徒文宣到底是放不下的,語氣多了些怨氣,話也是譏諷的。但細細聽來,倒覺得像撒嬌。

  “我想娶你?!彼就轿男σ婚_口,就讓沈鏡愣住了。

  好一會兒沈鏡才有所反應一般,看著司徒文宣,嘴邊泛起個淡淡的笑,“殿下說胡話呢吧!”

  也不待司徒文宣解釋,沈鏡又道:“我可記得殿下前不久才立了正妃,何談娶我,納妾嗎?”

  “當然不是,”司徒文宣急切道,“我知你心性,想找個一心一意待你的人?!?/p>

  “殿下并不是這樣的人吧!”沈鏡忍不住道,“你府里現有正妃一個,側妃兩個,甚至于姨娘什么的,怎可說一心一意?”

  司徒文宣剛想說自己的打算,又聽沈鏡以略帶委屈的口吻道:“我是喜歡你不假,但那時候沒考慮到這些,后來想到這些,我就不打算繼續喜歡你了?!?/p>

  只是打算是一回事,真正放下又是另一回事,她繼續道:“我也不想去破壞你和齊王妃等人的感情,那樣我覺得自己是個罪人?!?/p>

  司徒文宣聞言,眉頭皺著,條件反射地說道:“我和她們沒感情?!?/p>

  沈鏡聞言,怔了一下,隨即嘲諷一笑,“齊王殿下說笑呢,沒感情你會娶她們?”

  沈鏡突然又覺得司徒文宣太過無情,似是玩弄別人的情感一般,“沒想到殿下并不是傳聞中那般有擔當的人?!?/p>

  被沈鏡誤解了,司徒文宣心里有些難受,他急急地解釋道:“并不是你想的那樣,自我知道我有病以來,不曾有任何娶妻納妾的想法?!?/p>

  沈鏡冷笑著看著他,心道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既當婊~子又立牌坊,可隨即一想似乎也不是,她喜歡的司徒文宣不應該是這樣的人??!

  果然,她聽司徒文宣解釋道:“除了死去的那位正妃,其余三人有一人是我母妃的貼身丫鬟,有兩人是我從外面救回來的,”

  司徒文宣頓了一下,組織了一下語言繼續道:“本是給了她們銀錢讓她們尋親的,可她們就是不走,硬是在府里住著,說是要報恩,當時王妃還在世,管著后院,自作主張抬了她們。即使我讓她們走,她們也不想走?!?/p>

  “所以,她們僅僅是頂著一個身份而已,我和她們沒有半點交流?!?/p>

  沈鏡心道,怪不得齊王也就只有前妻留下的一個孩子,原是另幾個妃子有名無實。

  司徒文宣解釋的時候,眼神里流露出深深的無奈,以及洞悉一切的傷感。

  沈鏡知道他為何傷感,那兩個女人不見得是想報恩,大概是想攀著他過上富貴的生活。

  沈鏡絲毫不懷疑司徒文宣的解釋,心內頓時溫暖起來,可是不管過去如何,現在的事實是,司徒文宣和她們是有正當關系的。

  想到這里,沈鏡又有些泄氣,隨后說道:“可她們到底也是你的妻妾,豈是你說休就休的?”

  沈鏡到底有些圣母,亦沒有做小三的潛質。

  司徒文宣一時陷入矛盾之中,“可是你又不愿意……唉,為什么不早點遇到你呢?”

  司徒文宣沒有怪沈鏡不懂得妥協,沈鏡心里感動,同時陷入深深的無奈中。

  司徒文宣心中不免感嘆,大概老天也不想讓他禍害這個姑娘,所以阻撓兩人在一起。沈鏡則是感嘆,都這樣了,老天為何還一定要她靠近司徒文宣呢?

  默了一會兒,司徒文宣突然開口道:“本來就是她們算計的我,我為何休不得,再說,我堂堂一個王爺,還休不得么?”

10402 3614923 MjAxOS8wOC8wNi8jIyMxMDQ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6/10402_3614923.html
淘宝快3预测 怎么买平特稳 118图库彩图跑狗彩图 海南环岛赛玩法规则 深圳风采具体开奖时间 大神棋牌游戏下载 佳电股份股票 熊猫四川麻将官方版 青海快3助赢软件 龙王捕鱼下载 什么决定股票的涨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