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兩百一十七章特別的月子

書名:嫡女休夫記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千兮 更新時間:2020-01-25 00:09:34

  倒也不是京里沒信,而是京里的信兒送不出來。殷衡被控制著了,控制他的人正是皇上。

  司徒文韶自然知道梁聚回了江州,他自然也知道沈鏡再度昏迷了,只是這樣的事到底太巧合了,巧合得讓司徒文韶很難不懷疑。

  先不說沈鏡這昏迷是真是假,再者說來,梁聚是否是利用這么個事故意逃脫也說不準。

  司徒文韶食指輕敲著桌面,不知要怎么處置為好,他看著跪在地上的殷衡,問道:“你們家主子是真的昏迷了嗎?”

  “是的?!币蠛鈹蒯斀罔F道:“殷琪很急?!?/p>

  “哼……”司徒文韶冷哼一聲,“你們倒是很快習慣了新主子?!?/p>

  殷衡愣了一下,隨即回答道:“這是齊王殿下的命令?!?/p>

  司徒文韶再度冷哼一聲,沒再評論,隨后又問道:“你要往那邊送什么消息?”

  殷衡心中權衡著,面上看著倒還鎮定,“卑職打算告訴梁將軍,府里沒什么動靜?!?/p>

  “你認為會有什么動靜?”多疑的司徒文韶怎么會輕易相信殷衡。

  “沈姨娘和梁二少爺的事?!?/p>

  “哼?!彼就轿纳卦俣壤浜咭宦?,倒似是相信了一般。

  因為梁聚的事,司徒文韶可是派人盯著候府的,自然知道沈姨娘最近過的有些風光,因為梁田掙了大錢,送了梁侯不少大禮,梁侯不知是回報還是怎么的,竟又對沈姨娘好了起來。

  司徒文韶無意關心大臣后宅的事,但也難免感嘆,梁侯到底不如他兒子梁聚專情。

  司徒文韶放了殷衡出去,也沒再說其他,只吩咐他,“梁將軍既然去了,那就留在江州吧,他留在府里那幾個美人,給他送過去吧!”

  殷衡愣了一下,隨即答是?;噬嫌值溃骸绊槺阕屓藥讉€太醫去看看你們家主子,你們家主子的病也真是太奇怪了?!?/p>

  司徒文韶感嘆完,隨后讓殷衡退下了。他想起好幾日不曾聽到嚴嘉玉的消息了,讓人擺駕去了玉合院,嚴嘉玉的院子。

  玉合院上下安靜得很,丫鬟仆從見了皇上,震驚和驚喜并存,正要跪拜,司徒文韶卻擺了擺手,示意不用跪拜,直接進了內室。

  嚴嘉玉在窗前搭了個書桌,正在伏案寫字。桌邊已經堆了厚厚一摞抄好的經書,倒真是悔過的樣子。

  因為背對著屋子,嚴嘉玉倒沒看到進屋的司徒文韶。不過也因為如此。司徒文韶并未看到嚴嘉玉怨憤的表情,這哪是真心悔過??!

  “愛妃忙著呢!”司徒文韶開口打破沉默。

  嚴嘉玉被驚嚇到了,轉身看向司徒文韶的眼神里帶著驚喜,她這驚喜倒不是裝的,她抄了那么久的經書,為的就是這一幕,如果司徒文韶再不來,那她還得抄多久的啊,她手都快斷了。

  雖然嚴嘉玉的驚喜不是感情上的,但司徒文韶不知道,所以對這種驚喜的表情倒顯得很受用。

  “臣妾參見皇上?!眹兰斡褛s緊跪下行李,司徒文韶踱步到桌前,低頭看著案桌上的經書,用漫不經心一般的語氣說道:“起來吧!”

  兩人以經書為話題,聊了一會兒天,隨后司徒文韶盯著嚴嘉玉道:“愛妃忙著抄經書,應該是還不知道,文惜郡主生了個兒子,不過因為她現在昏迷了,梁將軍已經趕回了江州?!?/p>

  嚴嘉玉愣了一下,自然知道皇上并非簡單的提起,她心思百轉,面上倒看不出任何,想了想后說道:“那真是恭喜郡主了,喜獲愛子,只是這昏迷,倒是緊要么?”

  嚴嘉玉表現的對沈鏡很關心的樣子,怕皇上多想,又接著說道:“因為臣妾的緣故,連累梁將軍不能陪伴文惜郡主左右,若郡主昏迷的太嚴重,那臣妾罪過就大了?!?/p>

  “倒也不是你的錯,”司徒文韶寬慰似的說道:“她本來以前就昏迷過?!?/p>

  “哦,對哦,臣妾倒忘了這事?!眹兰斡褡龌腥淮笪驙?,她現在已經知道了沈鏡和文惜郡主的關系,自然不敢裝不清楚。

  “那想來也會沒事的,”嚴嘉玉感嘆似的說道,“這郡主的身子倒著實奇怪,解釋不通??!”

  沈鏡也覺得自己解釋不通,她這個簡直就叫昏迷著玩玩的。此刻聽著梁聚和孩子在邊上吵鬧,其實很想起身和他們一起玩鬧,奈何眼睛都睜不開。

  轉眼已經過了一個月,司徒文韶送到府上的美人也到了,因為此,梁聚倒落了些心,說明皇上暫且是不會處置他的。

  司徒文韶派來的御醫連番給沈鏡看了,皆看不出個所以然,最后都搖頭道:“這病也著實奇怪,和沈小姐那病似是一樣的,只現下也不知道沈小姐在何處,不然倒也能問問用什么藥了?!?/p>

  沈鏡閉著眼睛,心想她昏迷著怎么會知道用什么藥,二來她又有些擔心,這些人會不會發現她就是沈鏡。

  不過也沒等她有何擔心,束手無策的御醫剛離開,沈鏡就醒了。

  醒來的沈鏡狀態尚好,彼時是深夜,梁聚躺在她邊上睡的正沉。

  沈鏡伸手推了推梁聚,他一個驚醒翻身坐起來,反應了好一會兒,以為是發夢沖,正要睡下,聽到躺著的沈鏡說道:“我口渴,給我倒一杯水去?!?/p>

  梁聚驚訝的轉身,借著月光看到了沈鏡睜開的雙眼,一時驚喜異常,“你醒了?”

  這不是明知故問么?沈鏡無奈的嗯了一聲,“幫我倒水去啦!”

  “哦哦,好的,這就去,”梁聚翻身起床,摸了摸桌上的茶壺,水還溫著的,直接倒了一杯過去,將沈鏡扶起,自己端著茶杯將水喂到沈鏡嘴邊。

  沈鏡就著梁聚的手喝了水,梁聚將杯子放下,想要將沈鏡扶了躺下,沈鏡搖搖頭,“我坐會兒?!?/p>

  梁聚也算見過了些世面,此刻都還有些云里霧里的感覺,總覺得這個場景不太真實。

  “你有沒有哪里不舒服?”梁聚關心道。

  沈鏡搖了搖頭,隨即嘆了口氣道:“我這月子竟然就這么做了,也真是神奇了?!?/p>

  “我想看孩子?!鄙蜱R現在想做的事太多了,不過最想的還是看看從自己肚子里出來的孩子。

  “現在太晚了,寶寶睡著的呢,等明早我去抱?!绷壕壅f道。

  沈鏡嗯了一聲,一時有好多話要同梁聚說,但又不知從何起頭的感覺。

  梁聚折身到上!床,將沈鏡摟在懷中,“你可真嚇人,怎么動不動就來這一出???”

  沈鏡也是無奈極了,也不知道老天如此安排是為哪般。

  “跟我說說最近的事吧!”沈鏡解釋不了,轉了話題。

  梁聚想了想,開始說了起來。

  “梁田從林西月那里弄了一萬兩銀子還了你,現在自己做生意呢!不過他故意搶你之前的生意,被幾個掌柜合起伙來整治了一番?!?/p>

  “呵,還真是……喂不熟的,”沈鏡評判了一句,“不過搶得去倒也算他本事,如果她之后得罪到我,那我將他抬多高,就會讓他摔多慘?!?/p>

  “沈姨娘那個賤人現在過的似乎更好了,梁宜芳也在說親了,只不過沒人看得上她?!绷壕塾纸又f。

  沈鏡嘆了口氣,心道梁宜芳這個也算可憐,她雖不喜歡梁宜芳,倒也不想看到她以這種方式受到懲罰。

  沈鏡想起沈氏,心里倒也沒有太大波瀾了,只是到底是害過自己的,她也不可輕饒了去,“過的再好也不可能成為侯夫人,她作妖的話,懲治就是了,只是這次要讓她翻不了身?!?/p>

  梁聚嗯了一聲,“有人盯著,倒也不怕,就是想讓她做點什么,咱們才能抓住把柄?!?/p>

  結束這個,梁聚猶豫了好一會兒,方才說最想說也是最緊要的。

  “嘉妃知道你就是沈鏡了?!?/p>

  沈鏡倒真正是訝異了,她從梁聚懷中掙脫開來,瞇著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梁聚,“她怎么知道的?”

  “她聽到了我和皇上的談話,并以此威脅我,所以讓皇上誤會了,軟禁了我?!?/p>

  沈鏡冷哼一聲,“她威脅你想得到什么呢?”

  “這倒沒說?!绷壕壑鴮嵏悴欢畤兰斡竦哪康?。

  “羨慕嫉妒恨唄,她得不到你,那就不想讓我好過,她倒是專一得很,進宮這么久了,不忙著和皇上建立感情,天天整這些,不怕皇上發現么?”沈鏡冷嘲道。

  “她暫且不管,當下最重要的是我們,是萬一你的身份被捅出來的話怎么辦?!绷壕圩顡倪@個。

  “你說怎么辦?”沈鏡反問道。

  “如果真是這樣,皇上不可能為你兜著的,那么肯定要治你欺君之罪。如果這樣的話,我想要不你就再昏迷,并且不能再醒來,到時候再找司神醫,重新換個身份?!?/p>

  梁聚倒也想了,否定了很多,如今有一個方法留著備用。

  沈鏡聞言,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你以為簡單得很?而且說換就換,你也天真了些?!?/p>

  梁聚認為這是最好的法子,不明白沈鏡怎么覺得一點不可用的樣子,沈鏡看他這樣,嘆了口氣道:“你就只適合練個兵,布置一下戰術?!?/p>

  梁聚郁悶極了,“我這個方法不是很好么?”

  “是不是你覺得換了身份,讓文惜郡主死了,再給沈鏡換另一個身份,你再娶一次?!鄙蜱R無奈的反問。

  梁聚愣愣的點了點頭,啊了一聲,“不可以么?”

10402 3638404 MjAxOS8wOC8wNi8jIyMxMDQwMg== http://m.clewx.com/book/201908/06/10402_3638404.html
淘宝快3预测 开元棋牌游戏平台大 欢乐捕鱼人刷金币软件 青海体彩11选5开奖 遇乐棋牌大厅n 平特一肖公式 永久性 一天能赚100元的app 炒股必备app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 全民娱乐棋牌 股票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