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二百五十八章 我對你沒興趣

書名:絕對一番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海底漫步者 更新時間:2020-03-24 20:14:17

  千原凜人失望倒不是覺得植木佐富子表現的畏畏縮縮,好像心理素質不怎么樣。其實,曰本社會各方面都等級森嚴,小演員見了他,能有這表現就算不錯了,而且很失態的低頭也不能怪她,大概率是系統稱號中【不可直視】的被動被觸發了。

  他失望,是佐富子漂亮是漂亮,可以讓人眼前一亮,但真說能顛倒眾生,那好像也不太可能。

  畢竟,時代不同了??!

  以前的普通百姓,一生可能都沒離開過方圓百里,更沒看過電視,沒買過美女寫真,哪怕是所謂的大名和豪族見識可能也不如今天的一個中學生,見過的美女少之有少,發現佐富子這等級的美女,迷戀到發瘋完全有可能。

  但是,90年代的電視觀眾見過的美女可不能算少了,電視上光著屁股露著大腿的美人數不勝數,早受夠了刺激,佐富子大概也就只能做到讓他們夸夸“真好看真漂亮”,想把他們迷到神魂顛倒……一百個能迷倒一個就算運氣好!

  觀眾越來越難伺候,和見識越來越多有很大關系。

  難??!

  以“涼子”的一生為模版制做的劇本很不錯,也很順利,但怎么把這劇本拍好,怎么讓觀眾認可這個人,認可這個故事,從選角方面就開始不太順了!

  但也沒辦法,佐富子至少是目前來說,年齡、顏值以及隱隱的風情等各方面,都最符合“涼子”外在形象的那位了,如果她都不行,別人合適的可能性更低。

  千原凜人眼中的失望之色很快斂去,畢竟世間之事難求十全十美,但時間可不等人,工作總要繼續往下推進,只能盡量做到最好。他很快打開了【星探】以及【靈性匹配】技能查看佐富子的數值,確定一下她價值有多高——這是在工作中,演員對他來說就是工具人,而工具人要有利用價值,他才會選擇使用,談不到尊重不尊重的。

  仔細看了一會兒,他緩緩點頭,佐富子與“涼子”的靈性匹配度有51,馬馬虎虎,而演技確實如同長野哲平所說,有潛力但不太成熟,屬于頂級中墊底的層次,數值只有74,比和泉悠子差了近10%,但她才十八歲,參演次數也不夠多,應該還有提升空間——如果佐富子得到足夠的指導以及鍛煉的機會,和泉悠子也不再進步,兩三年后追上她也不是不可能。

  目前這水平,差不多也夠用了,最多拍攝時多指導她一下,反正導演不就是這干這個嘛!

  千原凜人雙手搭著下巴,肚子里在盤算,什么話也沒說,這讓佐富子站在那里心里更沒譜了,但她緊張了一會兒,似乎也認命了,身體放松下來,大大方方讓千原凜人看,還沖他展顏一笑。

  “這笑容不錯?!鼻г瓌C人點頭表示認可,會選擇在演藝圈里打拼的女性,而且多少能混出頭的,就沒一個善茬——普通女性被他這么盯著看,早頭都縮起來了,笑容肯定非常尷尬。

  而且,他喜歡這笑容,眼角的那一抹風情非常合適他腦海中“涼子”的形象。

  佐富子鞠躬感謝:“千原老師過獎了?!彼鋵嵤中睦锖苟汲鰜砹?,千原凜人像是在看一件死物,讓她心里直發毛。

  千原凜人對她外形氣質初步滿意,又問道:“你資料上寫著學習過舞蹈,水平如何?”

  肯定不精通,精通【星探】技能就給標出來了,但他希望佐富子基礎能好一點,而佐富子猶豫了一下,實話實說:“入門水平,只在公司為了進行身體塑形才學習過?!?/p>

  “騎馬會嗎?”

  “學過,但只騎過幾次?!?/p>

  “那音樂方面呢?”

  “我會彈鋼琴?!?/p>

  “三弦琴呢?”

  “對不起,沒有學習過?!?/p>

  ……

  千原凜人又問了一些問題,和資料上的記載核對了一些,發現石之橋經紀公司很老實,提供的演員資料基本沒出入,佐富子沒什么特別的專長,但基礎訓練完成的都不錯。

  不過,要讓她演“涼子”,補課是必須的。

  這千原凜人能接受,演員在加入劇組之前接受培訓很常見。他心里有了譜,直接問道:“植木小姐,我這里有個角色,我覺得你可以試試,有興趣嗎?”

  佐富子心里已經猜到一點了,不然千原凜人這種人哪有空仔細看她這種小演員,除非是這位大佬起了色心,社長讓她來陪睡的,但就算有一定心理準備,這種好事落到了她頭上,她還是血壓急速升高,一時感覺有些眩暈——機會啊,好機會??!

  她本能就答道:“我有興趣?!?/p>

  千原凜人看她有些抖,指了指椅子:“坐下說?!?/p>

  佐富子猶豫了一下,不覺得在千原凜人面前該有她的座位,應該推辭一下,但最終還是很聽話的直接坐下了,掩飾著目光中的急切,微笑著等待千原凜人繼續說——這么鄭重,可能是個高戲份的配角,或者……女二?

  對她的表現,千原凜人能理解,這世上就機會最難求,他剛當上《世界奇妙物語》主創時也覺得暈——沒爭取到那個機會,鬼知道他現在什么樣子,有些機會確實可以改變命運。

  他等佐富子坐穩了,把一份試鏡用的劇本節選遞給她,讓她邊看邊聽,嘴上平靜道:“就是這部劇,我打算推薦你試鏡六羽女涼子這個角色,也就是本劇的主役,擔當主演?!?/p>

  “擔當主演?”正翻開劇本的佐富子愣住了,“我嗎?”

  “是的,我覺得你有天賦,你的長相氣質非常適合這角色,我覺得你可以試一試。你有興趣嗎?只說你自己的想法就可以,不用管你的經紀人?!鼻г瓌C人指了指劇本,讓她先大概了解一下涼子是個什么樣的人,說道:“我剛入行時就認識你們社長長野前輩了,交情不錯,所以,你只要考慮你愿不愿意試鏡,愿不愿意在通過后出演就可以,他那邊我會告知的?!?/p>

  “我愿意!”佐富子連劇本都沒細看,一口就答應了,低頭認真道:“非常感激您能給我這個機會,如果有什么我能做的……我什么都愿意,請您盡管吩咐?!?/p>

  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她從入行第一天就懂這個規矩了,而且千原凜人還是私下和她說,并不是選拔式的試鏡……

  千原凜人看著她臉上的紅暈,淺淺又柔美的笑容,眼角的誘人風情,纖細瘦弱的身材,不由挑了挑眉,略有心動——佐富子長相是真好看,我見猶憐,要是能按倒在辦公桌上蹂躪一下,想來99%的男人很難拒絕,果然是涼子這個角色的好人選。

  但他對這樣的貨色僅就是略有心動了,轉眼就掐掉了,直接伸手彈了彈佐富子手中的劇本,問道:“長野前輩沒有向你說過我是什么樣的人嗎?”

  佐富子愣了愣,搖頭道:“長野前輩在公司很少提起您?!?/p>

  “好吧,那我現在可以直接告訴你,少想亂七八糟的事,我對你沒興趣,現在不是在進行權色交易?!?/p>

  千原凜人聲音很冷,話說得赤果果,頓時佐富子連頭都抬不起來了,只能連聲道歉:“對不起,我沒有侮辱您的意思,我也不敢侮辱您,只是您給了我這樣好的機會,我實在想不出有什么能報答您的方法……”

  壞了,這也沒遇到過這種事,莫非自己答應的姿勢不對?該先答應吃飯再順理成章?

  千原凜人擺了擺手,示意她不用往下說了,“不用道歉,這圈子里風氣不好,又臟又爛,不怪你,但你也不要誤會了,這對你來說并不是個單純的好機會?!?/p>

  佐富子沒聽明白,這私下里叫她來,又白給一個主演的機會,真不是想……那個嗎?她也就這張臉和身體還有點價值了,別的要關系沒關系,要名聲也沒名聲。

  她遲疑道:“您的意思是?”

  千原凜人雙手一搭,托著下巴,直視著她的雙眼說道:“你答應的太快了,沒弄清這是一部什么樣的電視劇。這不是一部一般的電視劇,而是一部初期預算就超過七億円,關東聯合電視臺寄予厚望的大河劇,必定要受到無數人的審視。你要是通過了試鏡,就會是這樣一部電視劇的主角,你對承擔這種責任,有心理準備了嗎?”

  “你有信心能演好嗎?”

  “你想過失敗的后果嗎?”

  佐富子聽愣了,遲疑道:“失敗的后果?”

  “沒錯,電視劇沒拍之前,沒人敢對成績打保票,就算我也不能,而且大河劇收視一向低迷,這點你該清楚。那如果收視成績沒有達到預期,甚至是一撲到底,我當然會損失巨大,你想過你的下場是什么嗎?”

  “如果一開始收視成績就不好,你是最容易被攻擊的對象,無數人會指責你,會從各種角度對你挑刺,你能承擔著這種心理壓力繼續拍攝嗎?能有信心通過演技,配合劇組改變這種情況嗎?”

  “如果無法改變,最終我們迎來了大失敗,無數人會把這次慘烈的失敗算到你頭上,讓你成為圈子里人見人厭的家伙?!?/p>

  千原凜人語氣很平靜,“這會成為你演藝生涯中一大污點,你還是個半新人,輸不起的,沒有制作人會冒風險給你第二次機會,哪怕就是我也很難冒著編成委員會的反對再次起用你,你的演藝事業基本斷絕,之前的所有努力全都白費……這些,你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你也入行兩年了,該明白這個道理,這一行并不是只有鮮花、掌聲和閃光燈,并不是得到機會就能名利雙收,任何一步走錯都會讓你萬劫不復!”

  “所以,好好想想,要不要拿你的演藝事業當賭注——我看過你的資料了,你發展的不錯,按部就班慢慢升級,也許將來前途會更好?!?/p>

  千原凜人最后笑道:“我確實覺得你合適,想推薦你去試鏡,但我不想害你,話得先給你說明白了!好了,現在你可以開始考慮了,不用著急,這對你是人生大事?!?/p>

  他把話說完,就不再理會佐富子,開始忙自己的事,由著她在那里愣神,只是偶爾斜她一眼,觀察一下她的面部表情。

  佐富子太年輕了,他需要確認一下她的品性,如果她自己都沒有那份自信,哪怕顏值再高、風情再誘人,千原凜人也不敢給她信任。

  畢竟,是長達四十周的拍攝,要是開局不順,佐富子面對如海如潮般的指責,直接崩潰了呢?越演越爛了呢?

  新人演員,發生這種情況很有可能!

  而且他說的也是大實話,這次可沒穿越紅利保底,撲的概率遠遠比以前大了幾十倍,佐富子又是個新出頭的女演員,可不是和泉悠子那種拿過新人王又拿過幾次大賞的大演員——佐富子來演,劇撲了她就完了,短期內幾乎不可能再接到新劇,搞不好連花瓶都當不了,倒是和泉悠子有歷史成績保底,人脈也不錯,頂多受損,死是死不了的。

  佐富子和他又沒仇,她的經紀人也不在,千原凜人不想忽悠著她去“賭博”,畢竟她現在發展的還行,又沒到走投無路非得去拼命的地步,所以直接把話攤開了說明白。

  如果這劇真撲了,她演藝事業受重挫或是斷絕,讓她為自己選擇負責任,與任何人無關,千原凜人更不想背這個鍋。

  她和菅野信是不一樣的,和和泉悠子當時的情況也不一樣——那兩位,一個劣跡在身,演藝事業已經斷絕,一個快成了“收視毒藥”,本身就半死不活,真就是單純給機會了。

  當然,反過來說,如果劇要是成功了,佐富子一舉成為一線女演員,名利雙收那也很正常。

  現在就看她自己怎么選了!

  …………

  佐富子發了好一陣子呆,陷入了深度糾結中。她剛才聽到“主役”這兩個字腦子就蒙了,更多往潛規則方面考慮,還真沒細想過萬一要是撲了該怎么辦!

  這種機會太難得了,但千原凜人的話也有道理,自己可不是大演員,輸不起的!

  也許撲的概率很???眼前這位千原老師性格冷硬,不好相處,但可是有名的鬼才編劇,入行到現在,取得的成績無人可比,那也許該冒冒風險!

  但看劇本是大河劇,NHK的大河劇成績一直不好啊,現在關東聯合電視臺也想拍,成績會不會更糟?到時要是劇評人和觀眾都覺得是我的錯呢?覺得換個人來演才對呢?

  真沒人敢用我了,演藝事業斷絕了怎么辦?熬了那么久了……

  她愣了很大一會兒,這才低頭開始翻閱劇本,態度無比端正,簡直像準備把每個字都摳出來研究一番,心中反復描繪涼子的形象,詢問自己有沒有把握演好。

  千原凜人也不打擾她,又不是只有她這一個人選,而且還有和泉悠子那賴皮狗保底呢——和泉悠子是最保守的選擇,不會犯錯,能應付得了文化界人士,但很難達到最好的效果,普通觀眾就未必滿意了。

  而就千原凜人的看法來說,他走到這一步了,不進則退,哪怕是大河劇也該追求收視率,取得最好的成績,甚至是歷史最好成績!

  所以,寧可激進一些,也要盡量追求最合適的主演人選!更何況,他又不是佐富子,他輸得起,怕個蛋!

  他足足等了一個多小時,處理了一堆雜務,這時佐富子才抬頭望向他,怕打擾他欲言又止。千原凜人其實一直在關注她,直接抬頭平靜問道:“有決定了?”

  “是,千原老師,我希望能得到您的推薦?!?/p>

  千原凜人也不問她怎么下的這種決定,那不關他的事,他已經把好壞兩方面都說了,她自己選的自己負責,而且佐富子敢去賭的這種性格,他很喜歡,在他們這一行,沒有豁出去的勇氣,只能淪為凡流!

  相信她想了這么久,已經做好“不成功就成仁”的心理準備了,準備拿出玩命的勁頭來演了,而他就需要這種演員!

  他看了看時間,直接笑道:“你可以出去了,給你兩個小時時間準備,十二點鐘試鏡,如果你能讓其他人認同,這角色就是你的?!?/p>

  他希望由佐富子來演,但不會保證一定是她,她可以去爭取了,爭取一個未來大紅大紫或是灰頭土臉的機會。

  這一行,誰不是這樣呢?

10419 3638402 MjAxOS8wOC8xNy8jIyMxMDQxOQ== http://m.clewx.com/book/201908/17/10419_3638402.html
淘宝快3预测 吉林吉祥棋牌官方版小鸡飞蛋 德甲直播在线观看360 广西福彩开奖公告 四川麻将技巧必胜绝 2018能赚钱的网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 和佳股份股票分析 江苏11选五走势结果图 通化大嘴棋牌二人刨 360十一运夺金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