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上香求簽

書名:后宅里的漫畫家 上傳會員:一抹陽光 作者:一汀煙雨 更新時間:2020-01-24 23:51:35

  傅云深沒想到周靜容會這么早回來,問道:“怎么回來的這么早,事情不順利么?”

  周靜容搖了搖頭,剛想與傅云深說說方才有人跟蹤他們的怪事,卻見他眉眼之間微有郁色,轉而問道:“怎么愁眉不展,發生什么事了?”

  傅云深微嘆一聲,將周靜容拉到身邊,緩緩道:“我原本以為若是裴鈺沒死,凌氏也會茍活下去,畢竟凌燮一事并未牽連到她??扇缃窳枋献员M,讓我對先前的猜測有些疑慮。但是想起凌燮最后說的那句話,我又覺得他意有所指之事,便是裴鈺會卷土重來。我左右想不通此事,很是茫然?!?/p>

  周靜容摸了摸傅云深的臉,柔聲寬慰道:“這事只靠想是得不到結果的,所以不必過于思慮。只要我們做好萬全的準備,任憑日后還有何種風浪,也可及時應對?!?/p>

  傅云深聞言點了點頭,眉間舒展。

  周靜容又想起剛才的事,奇怪道:“說起來,剛才我們在街上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世風說有人跟蹤我們。你說,會是什么人呢?”

  傅云深眸色一凜,沉吟道:“傅家風頭正盛,難免有人心懷不軌,你日后進出,需得千萬小心?!?/p>

  周靜容笑道:“有世風跟著呢,而且,我的拳腳功夫也不賴哦!”

  周靜容說著,得意的向傅云深展示了一下并不存在的肌肉,惹得傅云深又是寵溺又是無奈的開懷大笑。

  兩人正說笑間,戚如煙突然急急忙忙的跑了進來,一臉驚恐,話都說不利落:“他,他回來了!他不會放過我的!”

  周靜容忙起身扶住了戚如煙,關切的問道:“怎么了,發生什么事了?”

  戚如煙舉起一張字條,滿目驚惶。

  周靜容接過字條,只見上面赫然寫著幾個大字,你竟敢背叛我,我不會放過你的!

  字條上面的句子威脅意味很濃,令周靜容一驚,忙向戚如煙問道:“這是誰給你的?”

  戚如煙驚惶未定,連連搖頭:“我也不知道,這字條就放在首飾盒里面的?!?/p>

  周靜容聞言,下意識的看向傅云深。傅云深似乎與她想到一處去了,朝她微微點頭。

  周靜容又問戚如煙道:“你以為這是裴鈺給你的,才如此驚慌吧?那你仔細看看,這是他的字跡嗎?”

  經過周靜容的提醒,戚如這煙這才鎮定下來,想起辨認字跡一事。

  她拿過字條,仔細端詳半晌,有些迷惑的說:“這不是他的字跡,可若不是他,誰會給我寫這樣的字條呢?”

  周靜容想了想,又問道:“你是何時收到這張字條的?”

  戚如煙搖頭道:“我不知道,我回來后,就發現這字條已經在首飾盒里面了?!?/p>

  周靜容安慰戚如煙道:“你別怕,這字條未必是給你的,誰放錯了也說不定。裴鈺已經死了,或許還有他的忠心之士想向你尋仇,但傅府守衛森嚴,又有武功高手坐鎮,你也不必憂心?!?/p>

  戚如煙被周靜容安慰一番,稍稍松了口氣。傅云深又叫來傅譽,讓他加強戚如煙住處的守衛。

  戚如煙道了謝,方才離開。

  戚如煙離開以后,周靜容滿面的笑容消散,嚴肅的對傅云深道:“你的猜測沒有錯,裴鈺還活著,而且就在城中,今日跟蹤我們的人應該也是他?!?/p>

  否則,除他之外,也沒有誰會這樣威脅戚如煙了。

  傅云深抱了抱周靜容,深深覺得有一個人能夠和他感同身受的感覺真好:“嗯,我這就去找太子,加強城中巡衛,裴鈺也許還在城中?!?/p>

  太子負責京中守衛之責,加強巡衛不是難事,并派人在暗中秘密的尋找裴鈺的蹤跡,卻始終一無所獲。

  雖然沒有找到裴鈺,但太子和傅云深等人卻不敢掉以輕心,仍十足戒備。

  戚如煙雖然心境開闊了不少,但因為裴鈺這事,她又只能足不出戶了。

  尉遲柔找周靜容陪她去相國寺上香,周靜容原本想帶戚如煙一起出去轉轉,也因此未能成行。

  倒是林疏桐一早也想在出嫁之前去進香,便與兩人同行。

  林疏桐先前還因為尉遲柔的身份,對她頗有微詞??墒钦l又能想到,她竟然是將軍府遺落在外的一顆明珠,如今還成為了準太子妃,眾命婦皆以其為尊。

  林疏桐很是赧然,所以在面對尉遲柔的時候,顯得有些不自在。

  尉遲柔大度的笑道:“日后我們便是一家人了,不必如此拘禮?!?/p>

  林疏桐這才稍稍放開了些。

  三人一路談笑,很快來到了相國寺。拜佛上香過后,她們又求了簽,相攜去找大師解簽。

  路上,林疏桐向周靜容笑問道:“二嫂,你求的什么簽?是不是求子呀?”

  林疏桐捂嘴輕笑,本是想調侃周靜容,哪知周靜容面色不變,回道:“你這么問,想必心中也是想求這個吧。你還沒出嫁呢,就想著為世子開枝散葉了,世子若是知道,必定開懷!”

  林疏桐到底是個不經世事的小姑娘,臉皮沒有周靜容的厚,調侃人不成,反倒自己先紅了臉。

  兩個人頓時鬧作一團,尉遲柔看著孩子般拌嘴的兩個人,無奈的笑了起來。

  前方突然響起一個男子的聲音:“臣,陳靖淮,參見準太子妃殿下?!?/p>

  林疏桐見有人,趕忙收住了笑聲,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裝,一副不茍言笑的模樣規規矩矩的站著。

  周靜容卻是毫不避忌,直接肆無忌憚了打量起來跪在眼前的陳靖淮。

  陳靖淮之所以能從凌燮牽連滿門的禍事中摘清出來,全憑他落井下石的本事。

  事到臨頭,他反手插了凌燮一刀,作為污點證人站出來指證凌燮的許多罪行。

  因此,太子極力保住了他,讓他免于受到凌燮的牽連,還保住了官位。

  周靜容很是不解,且不說陳靖淮幫凌燮做的那些壞事,足以讓他得到應有的懲罰,就說這陳靖淮算是太子的情敵吧,太子為什么要保他?

  反正就算沒有他的證供,也不會影響什么,太子根本沒有必要如此袒護他,這樣豈不是讓尉遲柔也很尷尬么?

  周靜容自是揣摩不透太子的用意,只是有些擔心尉遲柔,雖然她現在的身份已經不是陳靖淮高攀得起的,可曾經的傷痕卻是難以磨滅的。

  尉遲柔心中倒是沒什么波動,見到陳靖淮和見到其他不熟的人沒什么區別,只淡淡的道了句:“不必多禮?!?/p>

  可她這般淡漠的態度,落在陳靖淮眼中卻錐刺無比。

  曾經,她是他的紅顏知己,他們無話不談;可如今,她高高在上,他只能俯首稱臣。

  這種狀況對于陳靖淮來說,比起傷情,更多的是屈辱。

  從陳靖淮身邊經過,尉遲柔心中毫無波瀾,倒是讓周靜容白白憂心了一場。

  周靜容先是給尉遲柔豎了一個大拇指,又抱怨道:“太子到底怎么想的,居然要用陳靖淮?那人分明就是個墻頭草,毫無忠正之心,看他為了權勢攀附凌婉月,又能毫不猶豫的背叛凌燮就知道了?!?/p>

  尉遲柔微微一笑:“我先前也覺得奇怪,后來問過太子,他說……”

  尉遲柔頓了頓,故意賣關子,惹得周靜容好奇不已,急忙追問道:“太子說什么?”

  尉遲柔像是想起了什么有趣的事,噗嗤笑了一聲,又道:“太子曾經答應過我,要讓陳靖淮為失去我而后悔,要他日后見我一次,便拜我一次??扇羰?,陳靖淮為凌燮之事牽連,被貶他鄉,連見都見不到,還如何拜我,他的承諾豈不是要食言了?為此,他才留下了陳靖淮?!?/p>

  周靜容驚訝的合不攏嘴,她怎么也沒想到,太子留下陳靖淮,竟然只是為了羞辱他,給尉遲柔出氣?

  周靜容本來還替尉遲柔抱不平,哪曾想,竟是被硬生生的塞了一口齁甜的狗糧,真是夠了!

  受到一百萬點傷害的周靜容決定,以后再也不要不自量力的為別人擔心了!

  三人來找相國寺有名的解簽大師,依次入內求解簽文。

  周靜容解完簽出來,卻沒見到尉遲柔,向林疏桐問道:“太子妃呢?”

  林疏桐回答道:“太子妃聽說相國寺內有蓮花池甚美,未至蓮生季節,已有蓮花盛開,先去瞧瞧?!?/p>

  周靜容道:“我去看看,你先進去解簽吧,待會兒我們回來找你?!?/p>

  林疏桐點了點頭,依言入內,周靜容則帶著人循著路去找尉遲柔。

  來到蓮花池,周靜容遠遠就看見了尉遲柔,她正站在池邊,水池中央果然亭亭玉立著一支新生的蓮花,花瓣潔白如玉,果真好看的緊。

  周靜容也感到很驚奇,沒想到這時候就有蓮花綻放,遂快步走上前去,想要一探究竟。

  然而周靜容還沒有走到近前,便見正站在水邊的尉遲柔眼神飄忽,臉上卻是一喜,嘴唇翕動,似乎看見了什么。

  接著,她不顧身前就是不知深淺的蓮花池,腳下一抬,便要往前走,卻是踩空了,整個人向下栽去。

  “柔娘!”周靜容驚呼一聲,心臟緊繃。

10444 3638395 MjAxOS8wOS8xMi8jIyMxMDQ0NA==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2/10444_3638395.html
淘宝快3预测 捕鱼达人千炮版官方下载 辽宁35选7风采063期 闲来麻将源码 免费精准8码中特公开1 黑龙江22选5app 黄大仙论坛精选六肖王中王 新版幸运飞艇app官方 斗牛牛棋牌游戏 精准三全中 小说网站怎么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