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兩百一十一章 謀逆再起

書名:四姑娘侯府日常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邛小星 更新時間:2020-01-24 23:51:39

  風波未停,盛京城卻是日趨寧靜,好似在聚集著一場大風暴一樣。

  朝堂之上,蕭繼看著從西山快馬加急的奏折,怒喝一聲將奏折狠狠摔在地上。

  他眼眸一橫道:“皇親貴胄豈能由它們空口無憑所污蔑!”

  底下單膝跪著的人拱手沉聲道:“二皇子與謝予在西山起兵謀反,部分忠心陛下的大人已被當場殺害,賊子其心可誅,還請三皇子早做定奪?!?/p>

  蕭繼眉眼微皺,滿是沉痛之色:“二皇兄怎么會?”

  其中一位老臣突然站了出來,胡須雖已花白,可身形挺直:“老臣不信!”

  蕭繼聞言臉色微微一變,他淡淡揚起嘴角,沉聲問:“楊大人可有何高見?”

  楊大人抬頭看了蕭繼一眼,直言不諱道:“當初陛下讓元裔君跟隨二皇子一同前去西山處理政務,已是無言告訴諸位大臣,未來晉朝中宮之位的人選乃是二皇子,可二皇子才離盛京城不久,陛下重病,又傳來二皇子造反的消息,敢問江山已經唾手可得又怎么會去造反?”

  此話一出,朝堂之上頓時安靜了下來,朝堂上的眾位大臣都沉浸弄權之術,還有幾位還是歷經兩朝,怎么會看不懂今日的局勢是蕭繼與戚貴妃所致,只是不得已為了保全家族,只能閉口不言。

  楊大人從隊列中走了出來,環視了周圍的人一眼:“眾位大人寒窗苦讀今日能得站在這里,難道就是看到一個婦人和無知小兒毀我晉朝先祖打下的百年基業!”

  楊大人已經年逾六十,平日說話斷斷續續的人,今日卻是中氣十足,高聲責罵禍國之人。

  蕭繼輕笑了一聲,衣袂微動,輕聲走下臺階,站在楊大人面前道:“楊大人此話是說本皇子弒君,殘害手足?”

  楊大人一心只為晉朝,瞪著一雙清明的眼睛道:“三皇子自己心里明白,還請殿下盡早收手,切莫等釀下大禍后,才知后?!?/p>

  一個“悔”字才剛剛張嘴,還未吐露出聲,便見一冷劍極快,劍影掠過人的臉上,楊大人脖子上出現了一條血痕,鮮血沿著血痕流了下來。

  楊大人僵硬地抬起手,指著蕭繼想了想嘴,半晌沒說出話來,就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蕭繼笑著,陰森道:“污蔑皇嗣罪當致死?!?/p>

  眾人靜默片刻后,才敢相信這位兩朝元老楊大人已經橫死在蕭繼身后侍衛的劍下。

  楊沉手中冷劍的劍刃上還沾著溫熱的鮮血,匯聚在劍尖一點一點滴下,面上并無什么表情,冷然立在蕭繼身后。

  蕭繼幽幽轉身掃視著在場大臣,目光陰冷,可嘴角卻還噙著一絲極淡的笑意,絲絲發寒。

  而大臣卻覺得仿佛一把無形的刀夾在他們的脖子上一瞬便會要了他們的命,背脊爬上一陣刺骨的寒意。

  蕭繼看了楊沉一眼,漫不經心地道了一句:“楊大人雖罪可致死,可到底是兩朝元老,怎么能讓他橫死在大殿上,自己下去領罰?!?/p>

  楊沉將冷劍收入鞘中,漠然退了下去。

  蕭繼笑著的臉忽然一沉,扯著嘴角開口又道:“本來這也是宮中秘聞,不可外傳,可如今出了這事,本皇子也不能再瞞下去了。父皇病重,太醫已經查清是又賊子下藥所致,而偏偏這時隨侍父皇的李如玉找不到了……這顯然就是蕭承他們設下的陰謀!”

  容王爺突然走了出來,對著蕭繼躬身道:“臣愿意前往替殿下抓捕逆賊?!?/p>

  蕭繼虛扶起容王爺笑道:“那本皇子就現在這兒預祝容王爺一舉成功?!?/p>

  說完,他又抬步走向臺階之上的龍椅,看著龍椅眉眼微動卻是沒有坐下去,而是淡淡轉身問:“各位大臣還有什么異議?”

  楊大人如今尸骨未寒躺在這兒,又有誰還敢多說什么,這般殺伐手段可是比當年陛下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蕭繼輕蔑地淡淡一笑,突然眼前模糊一瞬,他微微閉眼片刻,眼前又是清明便沒有放在心上。

  ……

  朝堂之上的事裴沨并沒有機會得以知曉,反而是臨清殿守衛增加,殿內肅殺的氣氛從四面八方涌入殿中,便是蕭瑞這個小孩兒都像是有了感覺,在趙磬瑤懷里啼哭不已。

  裴沨只吐血后,整個人都虛弱了不少,都是強撐著精神與懷鄞她們說話。

  有時還會聽著聽著就閉上眼睛,也不想睡了過去,就像是丟了魂一樣,悄無聲息的坐著。

  懷鄞喚她也不是,不喚她也不是。

  屋子內,只留懷鄞和裴沨兩人,窗子輕輕開了一條縫隙,涼風吹進喚著里面陳舊的氣息。

  懷鄞突然問:“還要多久?”

  裴沨半瞇著眼,眼前東西模模糊糊的,聽得懷鄞說話,緩了一會兒才偏頭問:“你在說什么?”

  懷鄞將目光移在裴沨身上,眼眸微沉凝聚著一股子不容拒絕的深意:“我知道這是你們設下的局。從你被戚貴妃進宮開始,你就開始演戲了,被謝予他們拋棄當做棋子也都是騙我的?!?/p>

  裴沨沉默了片刻,單手撐著額頭笑了一下:“要想讓戚貴妃他們相信,謝予可是連我也騙了?!?/p>

  懷鄞不敢相信的看著裴沨,猶豫開口:“連你也騙了?”

  “起初推算謝予他們的心思,我以為他們是真的要將我們作為棋子留在盛京城,可他可是謝予,我不信他會這樣待我,于是我便順著他們的計劃演了下去,也差點真信了。直到我知曉杜太醫跟著他們去了西山?!?/p>

  懷鄞一把抓住裴沨搭在身上的手問:“那他們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裴沨輕輕搖了搖頭:“我也并不知曉,一切都是我的猜測,今日我聽你們說臨清殿外面的守衛增加,約莫是戚貴妃他們已經開始給謝予他們定下了罪名,怕他們在宮里有眼線先救走了我們?!?/p>

  裴沨微微蹙眉,撐著額頭的手微微抽動一下,仿佛是有些難受,她忍了又忍開口道:“我們可以去找淑妃娘娘問問,她如今太過安靜?!?/p>

  她們去尋趙淑妃時,趙淑妃正跪在小佛堂里,手里捻動著佛串,雙唇微動仿佛在念著佛經。

  落在有些人眼里,好像就是趙淑妃在祈求菩薩保命一般。

  白蘇引著裴沨她們走了進去,自己又走了出去將門帶上守在外面。

  這時趙淑妃忽然起身,“你們是不是也覺得我怕了,在求菩薩救救我們?”

  裴沨看著佛龕里面觀音像,眉頭一皺,回想起一些不太好的回憶,淡聲道:“天下蕓蕓眾生,人人都所求,或許菩薩顧及不到我們,還是自救最好?!?/p>

  趙淑妃聞此笑了一下,她走進佛龕將觀音像轉動了一下,只見一個靈位轉了出來。

  上面赫然寫著“謝致之位”讓裴沨與懷鄞驚愕了一瞬,兩人面面相覷,都明白了些什么。

  “當年我將謝濯的孩子換下,養成了現在的承兒。陛下將謝氏一族趕盡殺絕,可又被別人救下了謝致的孩子,還成了他身邊親信的人……當初所犯下的一切罪孽,那是惡,如今一報還一報,總歸是要還上的?!?/p>

  趙淑妃緩緩抬手觸碰著謝致的靈位,眼底隱含著一絲極深的思念。

  “承兒他們一定會回到盛京城,而謝予不會再讓謝家唯一的子嗣再沾染上謀逆的罪名……等著吧,你們自己選了這條路,他們勝了,我們便能活著,他們若是輸了那就只能一死?!?/p>

  ……

  此刻華榮殿內,戚貴妃扶著自己的額頭好似頭疼不已,邊上捻秋也是一臉苦澀,皺著眉頭。

  捻秋張了張嘴道:“娘娘那藥可是無藥可解,殿下那兒可該怎么辦?”

  戚貴妃曾讓捻秋在珍貴人的香膏里下藥,以香氣作餌,讓晉元帝日夜吸食,把毒素轉到自己身體里,才成了今日動彈不得癱瘓在床的局面。

  而如今又鬧出蕭繼和珍貴人有私的事情,那豈不是蕭繼身體也有了這毒素。

  戚貴妃冷然揮倒邊上的香爐,冷聲喝道:“不中用!”說著她又橫了捻秋一眼,“如何辦,本宮能如何辦,好不容易才走到今日,難道還要功虧一簣?不可以!不可以!”

  她魔怔地喃喃自語道。

  戚貴妃又怎么會想到,想把晉元帝永遠留在自己身邊,可是害了自己的兒子,她一手握緊,輕微地顫抖著,珍貴人雖然已死,可害了她兒子,死千百次也不為過。

  她擰著眉頭,思索著解決的辦法,又霍地抬頭道:“讓涵兒早日懷上繼兒的子嗣?!?/p>

  捻秋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戚貴妃要放棄蕭繼了?

  即便蕭繼死了,只要容涵有孕并生下男嬰,那就還能順利繼承皇位,把控晉朝的江山。

  捻秋張了張嘴,想著這幾日自己所見,容涵與蕭繼貌合神離的模樣,這有孕怕是難得很。

  戚貴妃抓著捻秋的手腕,瞪著一雙赤紅的眼睛,陰冷的笑著道:“只要繼兒活著坐上皇位,等上幾年,讓涵兒生下皇長子,本宮還是太皇太后。本宮還是笑到最后的人,陪著陛下到最后的人?!?/p>

10445 3638396 MjAxOS8wOS8xMy8jIyMxMDQ0NQ== http://m.clewx.com/book/201909/13/10445_3638396.html
淘宝快3预测 2018西甲巴萨赛程回放 大地棋牌手机版官方下载 金蟾捕鱼游戏机下载 腾讯麻将来了下载 香港三个半波中特 长沙麻将高级技巧 网游赚钱排行 重庆幸运农场开奖号码 分分彩是不是有人控制 贵州体彩11选五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