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609 領土被侵犯?已經登堂入室(3更)

書名:婚后被大佬慣壞了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月初姣姣 更新時間:2020-05-23 15:25:32

  祁則衍原本沉浸在情敵來臨的危機感中,靈臺剛清明幾分,就被江承嗣緊接著的一首首《好運來》、《好日子》氣得七竅生煙。

  不想喝酒,就想打死這丫的。

  “你怎么還想動手,這些歌不愛聽,咱們換別的啊?!?/p>

  然后江承嗣給他換了其他風格的一堆歌,譬如《陽光總在風雨后》、《我的未來不是夢》……

  “我要回家了?!逼顒t衍抓著手機車鑰匙,就打算離開。

  他擔心自己再待下去,會忍不住打死他。

  “別啊,你走了我怎么辦?再陪我待會兒啊?!?/p>

  江承嗣追出去的時候,祁則衍已經消失的沒了蹤影,他看向經理,“走這么快?他該不會是自己開車的吧?”

  “正好有個代駕在?!?/p>

  “那就行?!苯兴弥浪攘它c酒,一陣寒風出卷過來,干燥凜冽,天空沉云翻攪,好似有哪路神仙在渡劫一樣,“這天氣不太好啊?!?/p>

  “據說明后天有大雪,氣象臺發布了預警,可能雪勢會非常大?!?/p>

  江承嗣點頭,又給阮夢西打了個電話,讓她做好防雪準備。

  阮夢西點頭應著,“我已經和工作人員都商量過了,您不必擔心?!?/p>

  “如果雪太大,就歇業,安全比什么都重要?!?/p>

  “目前看預報,應該不至于到歇業的程度,我會拿捏好分寸的?!?/p>

  阮夢西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給人打工的,誰不想放假休息兩天,掛了電話后,看著窗外,在心底希望這場雪下得越大越好。

  ……

  許是老天聽到她的心聲一般,第二天一早,窗外已是白茫茫一片,遮天漫地,一片素白之色。

  俱樂部值班的工作人員說,賽道沒問題,有專門應對雨雪天的處理辦法,不過雪太大,周邊設施清理起來,難度很大。

  阮夢西立刻給江承嗣打電話說明情況,他正睡著覺,聽說情況不妙,就說讓俱樂部那邊的員工都休息幾天。

  忽如其來的休息日,阮夢西忽然不知道該干嘛了,給唐菀打電話,準備去找她玩。

  “我倒是歡迎你來,只是今早家里的阿姨出門買菜,說我們家附近限速封路了,你恐怕來不了?!?/p>

  江家老宅處于近郊位置,平素行駛的都是貨車卡車,也是擔心雪天出事故。

  “我還想去看看孩子的?!比顗粑鲊@息著。

  “難得休息,你就別往我這里跑了,在家好好歇息?!?/p>

  “我是突然不知道要干嘛?!比顗粑髡驹诖斑?,“要不我去問問云老板今天有沒有空?約他來家里吃飯,昨晚他請客,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p>

  “找云老板啊……”唐菀抿了抿嘴。

  “我發現他變了很多,果然進入社會后,人都是會變的,可惜你不能出門,也來不了,要不然,這個天氣,大家一起吃火鍋多好?!?/p>

  “那你約他,好好吃吧?!?/p>

  ……

  云鶴枝原本還有兩場戲,也是被大雪沖了,在家閑著,接到阮夢西的電話,也就答應了。

  “你想吃什么?”阮夢西追問。

  “我都可以?!?/p>

  “我準備在家煮火鍋,要不我去找你,咱們去超市逛逛,你看看有什么想吃的?!?/p>

  “我去接你吧,你把地址給我?!?/p>

  他與唐菀、阮夢西都很熟了,小區挨得很近,步行一條街的距離,倒沒必要那么推脫客氣,給他發了地址后,她就換了衣服,又把家里稍微收拾了一下。

  約莫半個小時后,手機震動,他說已經到了單元門口,不過需要刷卡才能上樓。

  “你等一下,我去接你?!比顗粑鞴馓紫氯?,電梯門一打開,就看到了云鶴枝。

  唱戲的人,身板都特別正,穿了件黑色羽絨服,許是太清瘦,不覺得臃腫,反而有點清癯挺括的味道。

  他倒不若祁則衍那么講究,出門就要整個發型,黑發被風吹亂,卻仍有著一股子說不出的氣韻。

  懷中抱著一束花,手中還提了一些酒水禮物,禮數格外周全。

  阮夢西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跟唐菀說過,這樣的人物,看看就行,可不敢對他造次。

  “云老板?!比顗粑餍∨苓^去,“你人來就行,怎么還買這么多東西?!?/p>

  “應該的?!?/p>

  “你這弄得我多不好意思?!比顗粑餍χ?,“東西我來拿吧?!?/p>

  “嗯?!?/p>

  云鶴枝應了聲,只把花遞給了她,其余東西,仍舊自己提著。

  阮夢西抱著懷中的大束粉色滿天星,嘴角忍不住勾起,到了她家,兩人將東西放下后,就去超市選購食材。

  云鶴枝話不多,卻是個非常細心,善于照顧別人的人。

  彼此認識多年,就算許久未見,只要多聊一會兒,很快就找回了以前相處的感覺,倒也舒服自在。

  “云老板,這兩三年,談戀愛了嗎?”話題聊著,難免就會說道私人情況。

  “太忙了,顧不上?!?/p>

  “以后誰嫁給你,肯定很幸福?!痹弃Q枝細心體貼,作風也正派。

  他只是一笑,“你呢?唐老師都結婚了,你也沒情況?”

  “我以前那么胖,沒人看得上,前段時間剛結束一場暗戀?!?/p>

  “暗戀?”

  想著最近祁則衍又來找自己勾勾搭的事,阮夢西咋舌,“別提了,就是個臭男人而已?!?/p>

  云鶴枝一直在觀察她,她一直都笑嘻嘻的,唯獨在提到那個人時,臉上表情變化非常多,大抵心里還是沒放下。

  他抿了抿唇,卻沒作聲。

  兩人回家后,阮夢西先把東西提進廚房,“云老板,你自己換鞋進來就行?!?/p>

  云鶴枝打開玄關處的鞋柜,發現里面有兩雙男士拖鞋,“隨便換?”

  “嗯?!?/p>

  只是阮夢西沒想到,云鶴枝好巧不巧得穿了祁則衍留下的拖鞋。

  那天祁則衍離開的匆忙,拖鞋什么,根本沒帶走,她第二天就回了平江,也沒來得及收拾,拖鞋就留下了。

  算了,穿就穿了吧。

  “云老板,你的嗓子應該不能吃太辣的吧,我們煮鴛鴦鍋吧?!比顗粑髂贸龌疱伒琢?。

  “我幫你吧?!痹弃Q枝也不能做個閑人。

  他動手幫忙時,阮夢西就自卑了……

  這是男人的手嗎?

  修長細嫩,指節分明,和他的相比,自己這個……

  好像個雞爪子啊。

  在端詳他的皮膚,這膚色,這亮度,再看看這身段,得虧自己還有個胸,要不然……唱旦角兒,需要如此周正嗎?

  “云老板?!?/p>

  “嗯?”

  “你平時都擦什么護手霜,你是怎么包養的啊,你有什么保養秘笈嗎?”

  “什么?”云鶴枝沒想到,阮夢西一直追著問自己是如何護膚的,她是把自己當成什么婦女之友了嗎?

  不過吃飯之前,必要的儀式感還是要有的,各種擺盤上桌,阮夢西還特意拍了幾張照片,發了個朋友圈。

  【雪天,果然還是要吃火鍋?!?/p>

  她自然不會把云鶴枝拍到鏡頭里,那就太容易惹人誤會了。

  ……

  祁則衍原本正在家吃飯,祁老爺子年紀大了,他家的飯菜都是清淡為主,瞧見阮夢西曬得火鍋,頓時覺著索然無味。

  桌上擺著兩副碗筷,顯然是有人在她家吃飯。

  他此時已經化身為顯微鏡男孩,盯著她發的照片,挨個仔細去看。

  忽然就在某張照片的某個旮旯之處,發現了端倪。

  臥槽!

  這只腿是誰的,這都不是最主要的,而是這人,怎么特么穿著自己的拖鞋?

  他頓時有種,領土受到侵犯的感覺!

  這絕壁是個男人啊。

  阮夢西邀請一個男人,在家吃火鍋?還穿著他的鞋?

  “祁祁?”祁老爺子皺眉。

  “???”

  “你啊什么啊,吃飯時別玩手機?!?/p>

  “不吃了,我要出去一趟?!?/p>

  “這么大雪你出去干嘛?!?/p>

  再不去看看,這孤男寡女的,桌上還有花有酒的,搞什么?這是要出事啊。

  這只什么云中野鶴的,看著老老實實的,動作還挺快!不是說很多年沒見了,這才相逢多久,就登堂入室了?

 ?。}外話------

  三更結束……

  云中野鶴?云老板名聲又被毀了,你能不能不要隨便給人起外號。

  祁祁:他居然穿我的拖鞋?。?!

  所有人:……

  **

  日常求票票,投票記得領紅包,哈哈~

10498 3674673 MjAxOS8xMC8yNS8jIyMxMDQ5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0/25/10498_3674673.html
淘宝快3预测 美人捕鱼游戏 四ill熊猫麻将 浙江快乐彩软件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直播 至尊棋牌app下载 打鱼游戏赚微信红包 麻将血流成河换三张技巧 在家兼职手工活 秒速赛车大小单双计划 福彩今晚开奖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