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00165章齊聚

書名:金陵異聞錄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九郎 更新時間:2020-06-06 22:51:51

  武林大會這種事,我去參加的話,是十分不公平的。這種比試聽起來就像是所有普通人參加的大會。

  我天生神力,又有自愈能力,怎么打都死不了,普通人拿什么贏?

  況且這都年關了,誰閑著沒事不回家跟家人團聚去比武啊,難不成去參加的都是些單身的孤兒?

  算了,還是不猜了,既然爺爺讓我去,一定有他的道理,明天到虛極道場一看便知。

  晚上睡覺前,我去姚嘲媚房間看了看。

  她蜷縮著身子躺在被窩里。

  我當然沒有扯開被子看啊,只是通過被褥,看起來她的睡姿像是蜷縮著身子的。

  貓是比較怕冷的,今年金陵的氣候又比往年異常,姚嘲媚怕冷也屬正常。影兒也就前幾天天晴的時候,出來過幾次。其他時間不知道躲在哪里睡覺。

  我就去其他沒人住的房間內,捉了好幾只暖妖放在姚嘲媚的房間里面。

  說起來六扇門的四大妖捕,我就見過馮笑癡一次,剩下的畢譏妄、沙恨良還沒見過。后來再也沒見過,也沒再聽過他們的消息。

  就好像消失了一樣,姚嘲媚也從來沒有跟我提過剩下三個人的事情。

  按理說,他們四個人的名字都真奇怪,應該是有聯系的才對。要是剩下的三個人也是妖怪的話,不知道是什么妖怪。

  我本來是想去江清影的房間看看她情況如何了,不過聞見了蛇的氣息,想來那群蛇還沒有離開,便沒有去打擾她。

  晚上睡覺的時候,感覺周圍特別安靜,什么都沒有聽到,靜兒的有些不正常。

  這讓我隱隱約約有些擔心,不知道為什么總是有種暴風雨來臨前的平靜的感覺。

  第二天一大早,南衙就來找我了,他說也接到了爺爺的信,讓去虛極道場。

  南衙今天穿了飛魚服,看起來英姿颯爽。

  我問南衙,是不是武林大會?

  南衙搖了搖頭,說肯定不是什么武林大會,不過確實也是各路高手齊聚一堂。

  我也沒多問,簡單收拾了一番,帶著牛猛。

  我們三個人,一人騎了一匹馬,往虛極道場趕去。

  積雪很厚,馬跑的也不快,原本一個時辰的路程,跑了一個半時辰。好在我們出門早,到這邊以后也沒有耽誤時辰。

  虛極道場建在一座山上,山不是很高,看起來卻很奇特。四周高,中間低。南衙說虛極道場就建在中間的凹陷內。

  上虛極道場只有一條路,而且還是土路,沒有修筑臺階。山勢又比較陡峭,平時想要上到修羅道場都要費一番功夫。

  現在又下了雪,道路易滑,便更不容易上去,一不小心就容易摔下來。

  山路的入口處,此時已經有人在把守了,總共八個人。

  這八個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高手。

  山口處也已經有不少馬匹拴在附近的樹上,看起來已經來了不少人。

  南衙帶著我們將馬匹拴在附近,便朝山口走了過去。

  來到山口,站在最前面那兩個人伸手攔住了我們。

  “來者何人?”其中一人問道。

  南衙微微皺眉,回道:“錦衣衛探靈司指揮使,南衙?!?/p>

  這人眉頭忽然皺起來,“哦?可是一劍斷天涯那個南衙,南正之孫?”

  南衙點了點頭。

  “進去吧?!贝巳顺涎眯辛斯笆侄Y,然后剩下的七個人都跟著朝南衙行拱手禮。

  雖然我看不出來這八個人是哪門哪派的,不過我能感覺出來這八個人基本上全都是道家高手。

  從山口進去,一路都是上坡路,路還比較窄,厚厚的積雪也被清理。

  積雪上面已經有了不少腳印。

  爬這種山路對我和南衙來說倒是沒什么,就是擔心牛猛腳一滑,爬到一半滾下去可就不好了。要知道,在這種情況下,一滾可是能直接滾到山底的。

  于是我就用繩索,把我和牛猛綁在一塊,防止他出什么意外。

  就在我們爬山的過程中,旁邊一會兒一個人竄了上去。這些人的輕功不是一般的好。他們沒有走山路,而是從山體上直接往上爬。

  雖然山體上也都是積雪,不過有些凸起的石頭還是能夠看清的,這些人便在半空中踩著石頭,依靠自己極為高強的輕功來上山。

  我跟牛猛肯定是做不到這樣的,南衙應該可以。

  不過南衙平時比較低調,還是選擇跟我和牛猛一塊從順著山路爬。

  “乖乖,這都是什么人,咋還有騎著老鷹來的?!蔽衣犚娕C驼f完,抬頭看了看。

  見一個白胡子老道騎著一只巨大的雕,朝山上飛去。

  還有一個人騎著一只……額,木鳶?也在空中飛。

  看來確實有人把《魯班書》給學會了啊。

  還有一個人更夸張,身上背著風箏,風箏后面還在冒火,看起來像是利用火器火箭來進行飛行的。我覺得這多半又是什么道術。

  利用火箭飛行這事,朱元璋那個時候就有了。這人還特別有名,叫陶成道。陶成道以前是個道士,整天鉆研煉丹。

  后來煉丹爐炸了,就把心思用到了鉆研火器上面。當時陶成道研制出不少火器,幫助朱元璋在戰爭中屢建奇功,被朱元璋封賞萬戶,此后人們便稱陶成道萬戶。

  到了萬戶晚年的時候,他突發奇想,在椅子上面綁了四十七個火箭,身上背著風箏,打算靠火箭飛上天。

  遺憾的是,火箭被點燃之后,炸了,把萬戶炸的支離破碎,最終沒能飛上天。

  朱棣時期,有個叫李廣的,也想制作飛鳥,不過依然沒有成功。

  再后來,就沒人研究怎么在天上飛了。我其實也蠻想在天上飛,而且我也能做到嘛。

  秦月桐化身以后是一只大蝴蝶嘛,到時候讓她帶著我在天上飛不就好了。嗯,雖然這個想法挺不近人情的,不過現在不是不認識其他會飛的妖怪嘛。

  快接近山頂時,終于看見了臺階,而且臺階上的積雪已經被打掃干凈。

  等上了臺階,我才將牛猛身上的繩索取下來。

  剛好被跑上來的幾個姑娘看見,有三個姑娘還特別鄙夷的看了我們倆一眼。我感覺她們心里面肯定是這么想的,這里怎么會有這么菜的人?還得互相綁著爬山?就是這書生長的慢俊俏的。

  咳咳……最后一句是我瞎編的。

  不過我跟牛猛從來不在乎別人的眼光。

  我倒是無所謂,牛猛是個暴脾氣,對那姑娘吼道:“瞪什么瞪!”

  姑娘本想發作,本前面的姑娘拉走了。

  這幾名姑娘穿的是經過修改的道士服,也不知道是哪個門派的。

  沿著臺階上到山頂,視野豁然開朗。

  山頂是一個巨大的圓形平臺,全部由青石砌筑而成,場面十分平整。

  平臺周圍豎了十二尊巨大的雕像,這十二尊雕像剛好對應十二生肖。

  周圍已經站了很多人了,看起來基本上都是道家門派。我認識的有葬魂教、趕尸教、蠱術派、抬棺派、滅煞師、搬山派……這幾個屬于道家分支。

  比較正統的也有茅山教、武當山、全真教、混元派。

  人群中也有佛教之人,不過除了少林寺之外,其他的我似乎都沒見過。還有一群穿黑色袈裟的和尚,不知道是不是所謂的佛煞。

  也有一些人是單獨的,穿著奇特的衣服,看起來就屬于獨行俠那種。

  異域人士也有幾個,甚至還有三名西洋人。自鄭和下西洋以后,我大明朝的西洋人也越來越多,這也算不得什么稀奇事。

  我比較好奇的是,西洋姑娘長什么樣,我至今也只是聽說過西洋姑娘,并沒有見過西洋姑娘。見過的西洋人,都是些五大三粗的漢子。

  我在人群中掃視了一圈,沒看見爺爺和師叔,便問南衙,“南衙,爺爺跟師叔沒來嗎?”

  南衙點點頭,回道:“這種江湖事爺爺已經不過問很多年了,況且對爺爺來說,他們都是一群后輩,爺爺來也沒什么跟他們說的。

  我現在算是知道來這么多人是干什么的了?!?/p>

  “干什么的?”我連忙問道。

  “八成是為了諸葛亮墓的事情。而且各門各派之間也有不少的江湖恩怨,今天大家難得碰到一起,翻翻舊賬也是難免的?!蹦涎没剡@句話的時候,特意用手捏了捏鼻子。

  我忽然覺得,南衙這種性格,應該會得罪挺多人的吧?

  而且南衙是穿著飛魚服的,這群人中也沒有人過來向南衙行禮什么的。說明在這群人眼里,根本就沒有把錦衣衛當回事。

  我們三個也沒往里面去,就站在附近。

  漸漸地,來的人越來越多,原本還有位置的平臺,慢慢就被擠滿了。

  來的人也越來越奇怪,有騎著牛上來的,有騎著駱駝上來的。我還納悶呢,駱駝生活在漠北,是怎么不遠萬里一路狂奔到金陵的?

  有身上纏著蛇的,手里拿著蜘蛛的,帶著狗的。

  還有幾個人扛著棺材上來的,有木棺、青銅棺、玉棺。

  站在我們左邊的那個人,也是個獨行俠。臉上戴著一副娃娃臉的面具,體型特別胖,看上去感覺能有個三百斤?

  是在場所有人當中最胖的了。

  你說,特征這么明顯的一個人,戴個面具有什么用的呢?

  這時候我身后忽然傳來一聲喊叫,“南施主,好久不見了?!?/p>

  我轉過身一看,正是之前那個渡無緣。他還是老樣子,黑袈裟,脖子上掛著一串骷髏。

10542 3679093 MjAxOS8xMS8zMC8jIyMxMDU0Mg== http://m.clewx.com/book/201911/30/10542_3679093.html
淘宝快3预测 体彩31选7开奖公告 排列五走势图 东方6+1开奖官网 捕鱼规律怎么一打就死 北京股指期货配资 浙江11选五遗漏查询 捕鱼达人3官方正式版 吉林麻将吧 生肖牛是哪几个号码 熊猫麻将有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