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187章 中秋節(1)

書名:皇子妃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青梔未白 更新時間:2020-05-23 13:11:39

  長玦冷然道:“易斌這個雜種!不論表姐是不是因他而死,作為表姐的夫君,不僅沒有好好地護著她,還令她走上了這條路,著實可惡!”

  “這也就罷了?!睄挂馕嬷劬τ行┻煅实氐溃骸澳阒绬衢L玦,表姐在信里寫的芫荽,咱們都知道她特別不愛吃,可易斌不知道,這么多年了,他竟然一點沒記住表姐吃食上的喜好?!?/p>

  長玦畢竟是個男人,沒有嵐意那么細膩,只能想著法安慰,“夫妻之間,本就是新婚那日才會見面,如我們這樣的先前說過幾句話的,已經十分幸運,更何況許多男人,都覺得吃穿這樣的小事,歸屬后宅,妻子做好了便是,還真不會太在意細枝末節。我瞧易斌對表姐,很有幾分真心,只是在他眼里,恐怕還有比‘真心’更要緊的?!?/p>

  嵐意緩了緩,低頭思索,“所以表姐所知道的事,一定很重要,她指明了讓宛玉過來同我和好,卻沒有直接給我留遺書,說明這事兒與我有關,卻不能直說……”

  她慢慢抬起頭,終于說起心底的隱憂,“莫不是易家想對我們不利?”

  長玦的目光十分深沉,他的手覆在嵐意的手上,傳遞著讓人心安的溫暖,“不怕?!?/p>

  夫妻倆在屋中說了好久的話,并無第二個人聽到,只有不斷往下淌著淚的蠟燭知曉。

  嵐意今天哭得厲害,太陽穴那里突突地疼,并不大能吃下,過了好一會兒凝芙被喊進去收拾,看到一桌的飯菜幾乎沒動,也不好勸,只讓乳娘抱著珣康進來,希望孩子能引得嵐意稍稍開懷。

  長玦陪著,一起逗著玩了會兒,就收拾安置。

  外人看來,恭王夫婦很平靜,雖然為方家嫡長女的死傷心了一陣,但跟在后面幫忙她的身后事,辦得細致又體面,也算是仁至義盡。

  因人的死亡而帶來的痛苦,終究會因著時光往前推移而慢慢,如此忙了一陣子,嵐意已經把宛茵深深地放在了心底。

  她每每上香的時候,都在心底默默地對表姐說會弄清楚真相,會不負她的苦心,更凄涼地想,生死是如此無常,除卻自己放棄,還可能受病痛侵蝕,也許不多時,也許十幾年后,她們就會在九泉下見面。

  不過也因為這樁事,本身要請云歸舞來家中赴宴,不免又推遲了些許,轉眼到了八月間,秋風開始劃過平靜的湖面,帶起永不停歇的清涼的漣漪,嵐意著人去和云歸舞說定,八月十六那天,請她到恭王府小聚。

  被派過去下帖子的人是凝芙,如今也養出了氣派,恭恭敬敬地福了福身,言道:“這俗話說得好,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十六那晚賞月,再好不過了,且十五那日宮中或有小聚,時間錯開來便不必慌亂,自然,云姑娘若本來就有安排,也請直言無妨,王妃說了,別請人不成,倒給您添了亂?!?/p>

  云歸舞笑了笑說:“你家王妃惦記著我京中無親友,特特地把時間安排在八月十六,算是讓我也有親人能相聚,如此盡心,我謝她還來不及?!?/p>

  凝芙微微抬起頭來,看到云歸舞臉上的神情,雖然口中說的是感謝,但隱隱有幾分傲氣,大約終究是被邀請的那個,也不會放低身份。

  好在凝芙來之前,嵐意特地囑咐了,說云姑娘的品性就是如此,因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又有驚為天人的容顏,不比哪家的大戶小姐差,所以一定要好生尊重著,此刻凝芙沒有絲毫不快,只帶著標準的笑容,客氣道:“云姑娘與咱們殿下王妃是朋友,若是讓王妃聽了,一定會說‘不必言謝’?!?/p>

  你來我往幾句,云歸舞就派了人好好地送凝芙出去,回去后一說,這件事就算定了下來。

  轉眼間到了八月十五中秋節,一直在外面奔忙的衛長淵終于也回來了,宮中擺了宴席,要齊全地吃頓飯,嵐意和長玦帶著小珣康一同前往,除了凝芙跟著服侍嵐意,更安排了蕊花帶著乳娘緊緊盯著孩子,絕不容許再出現上次那種事。

  不過如今的珣康還小,不會跑不會跳,只要抱在懷里好好照顧著,就足夠安全。

  臨出門前,嵐意喊了舒側妃過來,吩咐她好好看家。

  在外人看來,舒側妃和衛長玦已經圓房,且一個月總有那么兩三天,長玦會去她那里,相比較陳庶妃,有面子多了,然而她自己知道這所謂的“圓房”是怎么回事,按說心中多少有些怨懟,沒曾想這姑娘心性一直未變,自覺既然家里人不擔心,嘴碎的人也不來聒噪,這大把的閑暇時間,便可用來沉迷于各色各樣的話本子。

  她四處搜羅清奇本子,搜得恭王府上下都知道她這樣的喜好,還有人也去搜羅了拿來討好她。講男女之情的她愛看,講行軍打仗的也愛看,可謂是來者不拒讀得津津有味,有時候讀到心癢難耐之處,還挑燈夜戰。

  嵐意聽說后,哭笑不得之余把自己從前愛看的都讓凝芙翻撿出來,全分享給了這個家中的姐妹,還特地多囑咐了句“別總是熬著,熬壞了眼睛身子不是玩的”。

  而舒側妃拿到這些“寶藏”后,就愛不釋手,越發覺得自己的時間不夠用,恨不得飯也免了不吃,覺也免了不睡,這會兒聽到宮宴不需要她去,還很是美滋滋,應承著,“好,殿下和王妃千萬不用擔心,妾身在家里等您二位回來?!?/p>

  嵐意笑著看向她,“是等我們回來,還是巴不得我們不要回來煩你?我聽說你每每讀話本時,眼睛挨得太近,看得多了久了,瞧遠處都有些模糊,這樣可不行,晚上既要看,就多點幾只蠟燭,照得亮些,別湊那么近,再一個,讀久了就休息一會兒……”

  舒側妃和嵐意已經熟悉了,聽著她念叨,直接就說:“王妃您怎么和我娘似的,我心里可有著數呢,您卻總把我當小孩子看?!?/p>

  嵐意失笑,“你可不就是個小孩子,難不成念了些話本子,就覺得自己既成熟又穩重了?”

  舒側妃自己也沒想到,嫁進來后,會真的像親人一樣同恭王妃好好相處,倒是把衛長玦都拋在了一邊,這會兒只湊上去攙住嵐意,引著她往外走,“妾身這就送您上馬車吧,不然之后您再絮叨起來,妾身招架不住了?!?/p>

  嵐意就嗔她“不知好歹”,當然這些都是玩笑話,走到馬車邊上,長玦已經在那里等待,為了讓妻兒坐馬車舒服些,他正盯著小彥子把上面的褥子換成新的。

  看到舒側妃扶著嵐意過來,他莫名就有些嚴肅,牽過嵐意的手,然后對舒側妃說:“該囑咐的,王妃都囑咐了,你要記得?!?/p>

  說來也怪,舒側妃溫柔小意,還帶著些天真活潑,在許多人面前都能展示自己的好處,偏偏在長玦面前,總是拘謹,聽了這話,立刻低下頭去,小聲說:“您放心,妾身都記得?!?/p>

  長玦又說:“今天到底是團圓之夜,家中只有你和陳庶妃,你若覺得無趣,可以把她喊來,一同用膳?!?/p>

  舒側妃想了想,說:“罷了,妾身同她還不算熟悉,不如躲在屋里自己看話本,等以后漸漸熟了,妾身再親了陳庶妃來,如此才能兩廂自在。多謝殿下掛記?!?/p>

  長玦無奈地笑了笑,家中有這么個人,他也不能說視而不見,偶爾主動說上兩句話吧,又覺得舒側妃果然只是長不大的孩子,就算被家里人教導得大方溫柔,也還處在孩童的世界。

  在去往宮里的馬車上,長玦忍不住感慨了兩句,“側妃這樣挺好,就是不知道還能維持這樣的心性多久?!?/p>

  嵐意久在內宅,看得透徹,“怕是也沒幾年了,舒家人尊皇令送她進府,不是為了給她找一方安靜的地方看話本子的,等再過上兩三年,她遲遲沒有身孕,舒家必然要著急,到時候舒夫人過來催一催,她再沒有心思也會被漸漸點燃。更何況話本子固然好看,當真沉溺其中,讀個千本萬本,也該膩了?!?/p>

  長玦不說話了,那是他和嵐意中間的女人,其實說關于她的任何事都不會對,不提,已經是對她們倆最大的尊重。

  好在夫妻倆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種相處之道,立刻就轉到了其他話題上,談笑之間,車輪悠悠地轉到了宮門左近,長玦扶著嵐意下車,嵐意則關心著兒子有沒有被抱好,一家子像從前那樣,緩步走到朱紅色的宮墻里。

  宮宴一如既往,菜色一應是穩重平常,沒什么新意,只不過聽說這一次不單單由瑛貴妃一個人操勞,和妃和恪嬪在里頭也出了不少力。

  果然皇帝來后,當著大伙兒的面,好好地稱贊了協理六宮的二位,說她們心思細膩,待人和善,替貴妃分了不少憂。

  瑛貴妃的臉上只彎著一抹大方妥帖的笑容,“皇上說的是,二位妹妹第一遭張羅這么大的場面,忙的是腳不沾地,連自個兒宮里的事兒恐怕都沒空管了,皇上給臣妾找了這兩個好幫手,臣妾感激不盡?!?/p>

10544 3674660 MjAxOS8xMi8wMi8jIyMxMDU0NA== http://m.clewx.com/book/201912/02/10544_3674660.html
淘宝快3预测 捕鱼无限钻石版不要网络 股票买卖交易软件 河南麻将下载免费 双码跟指什么数字 网站是如何赚钱的 北京pk拾在线人工预测 3分彩app首页 新疆快乐11选5 四川麻将血战到底技 2020年01一153期白姐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