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三十七章 居心何在?

書名:戰神魔妃冥河決戰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敏懿 更新時間:2020-01-25 00:09:30

  烈焰谷,一處臨時搭建的暗室內。

  魔笛面色蒼白,額角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神情極其痛苦,他的全身上下,正被一陣陣的,暗黑色的火焰焚燒。

  而他的身邊,不同的方位處。

  盤膝坐著,狐族的三大長老。

  他們的額角,同樣滲出密密麻麻的汗珠。

  而身上的衣物,更是已經被汗水濕透。

  他們咬著牙,正將暗室鏤空的地磚下。

  烈焰谷中,暗黑色的熔巖毒火,源源不斷地引入到魔笛身上。

  烈焰開始將魔笛全身,包裹其中。

  炙烤他的皮膚,經絡,骨骼,甚至連他的魂體,都受到沖擊,痛苦不堪。

  可這樣的痛苦,并沒有讓魔笛做絲毫的抵抗。

  相反,他卸下自己所有的靈力,任由毒火肆虐。

  在長老會的外圍,正站著神色凝重的狐族族長靈軒,和九頭蛇族族長青洛。

  青洛尤為緊張,他目不轉睛地盯著魔笛。

  暗暗戒備,防止出現任何意外。

  這也是他對魔笛的承諾,自從魔笛上次到芝蘭殿見過他后。

  兩人就定下計策,無論狐族要求魔笛做什么。

  青洛都會在旁掠陣,以策萬全。

  他需時時留心,處處在意,盡最大的努力,保障魔笛的安全。

  青洛知道,他和魔笛的命運早就聯系在一起。

  一損俱損,一榮俱榮,只有魔帝活著,成為魔君。

  他才能保障,九頭蛇族的權勢,長盛不衰。

  靈軒面色凝重,心中卻暗暗冷笑。

  青洛和魔笛哪里知道,在青島和魔笛以為的最危險的時刻。

  其實是他們最安全的時候。靈軒不傻。

  靈軒生為狐族,帶兵打架不行。

  可狐族向來狡詐,說到運籌帷幄,揣測人心。

  沒有人會比他們更擅長,更何況,靈軒做了魔弦幾千年的軍師。

  從不打無把握之仗,早就猜到魔笛會在什么時候警惕。

  他了解魔笛,正如魔笛了解他一樣。

  魔帝知道靈軒居心不良,遲早會發難。

  可他終究棋差一招,他不可能會猜到,靈軒會選擇在什么時候發難。

  這個時間點,是勝敗的關鍵。

  從一開始,魔笛就輸了。

  算計這種事情,需要的是知己知彼的籌謀,扼腕斷臂的勇氣。

  可惜的是,這兩樣,他一樣都沒有。

  為了梵月,他已經將自己所有的情感,全部暴露出來。

  他有了牽絆,他沒法兒做到放棄梵月。

  他就像千年前的魔弦一樣,因為愛上梵月,有了自己的弱點。

  強大,腹黑的魔弦,也因為顧忌梵月,處處受到掣肘。

  被天音算計,在毫無下限的天音面前,一敗涂地。

  從這個角度來說,靈軒沒有說錯,梵月果然是魔族的劫數。

  靈軒這法子果然夠歹毒,他讓魔笛為了梵月,付出極大的成代價。

  烈焰谷的毒火,幾乎消耗完魔笛所有的戰力。

  現在的他,虛弱得就像一個凡人。

  三天三夜,在常人根本無法忍受的痛苦中。

  魔笛已經堅持了三天三夜。當然這樣做的結果,也讓他取得了令人滿意的效果。

  在青洛驚訝的眼光中,魔笛的身體開始慢慢變化。

  從皮膚到骨骼,再到身形,他漸漸變成了魔弦的樣子。

  最后一步,就是將他的臉,徹底變成魔弦的臉。

  而這關鍵的一步,昭示著極度痛苦的來臨。

  強悍如魔笛,也痛苦得仰天怒吼。

  肉眼可見之下,長老們將都毒火引至魔笛的面頰。

  與此同時,他們注入了,比之前強大數倍的靈力。

  給已經沒有任何抵抗力的魔笛,帶來難以忍受的痛苦和傷害。

  青洛大驚失色,他親眼目睹了,炙熱的毒火一寸寸融化著。

  他的皮膚,骨骼,眉眼,薄唇……

  他眼看著魔笛生不如死,痛苦不堪。

  他的心中矛盾萬分,他緊咬銀牙。

  數次希望出手,停止帶給他巨大痛苦的儀式。

  終于,到了最痛苦的時候。已經將魔笛面部骨骼融化的毒火。

  伴隨著再次增強的靈力,開始在她的面頰流竄。

  開始重新塑造他的面部骨骼,皮膚……

  這樣的痛苦,魔笛似乎已經不能再承受。

  他滾倒在地,渾身抽搐,緊緊地抱著自己的身體。

  其實這是十分虛弱,仿佛已經熬不下去。

  青洛見狀大驚,他偷眼看了一下冷眼旁觀,面無表情的靈軒。

  心中憤怒到了極點,他眼神一寒。

  將右手背在身后,衣袖微抖。

  幾條碧綠的小蛇,順著他的衣袖滑入他的手掌中。

  出租車腥紅的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蠢蠢欲動。

  青洛用手指扣著這幾條碧綠的小蛇,蓄勢待發。

  他盯著魔笛,搖搖頭,眼神微動。

  卻被魔笛,狠狠用眼神制止。

  他咬著牙,盯著青洛說道:“青洛,我扛得住……

  你不用阻止我,再給我一點時間。

  我會向月兒證明,在這個世界上。

  我是唯一一個,配得上她的男人……”

  靈軒似乎對眼前的一切,視而不見。

  他眼觀鼻,鼻觀心,袖手旁觀,靜靜地等待他倆的決定。

  青洛焦急萬分,他看著在旁邊默不做聲的靈軒。

  焦急地說道:“靈軒,你到底居心何在?

  你沒有看到嗎?魔君已然油盡燈枯,命懸一線。

  你這邊最好想想辦法,減輕一下魔君的痛苦。

  否則,一旦魔君出任何意外。

  我定然不會放過你和狐族。

  你最好考慮清楚,不要耍任何花樣,危極魔君安全?!?/p>

  靈軒冷冷地看著他,對他說道:“青洛,你我同朝為臣。

  自然都是食君之祿,忠君之事。

  你大可不必,在魔君面前挑撥離間。

  我的忠心,日月可鑒。

  這換臉之法的兇險之處,親,靈軒之前早已對魔君言明。

  怎奈魔君心系月姑娘,斷然要求,冒險一試。

  靈軒倒是想代替魔君完成心愿。

  可無奈,就算靈軒肯,魔君也未必愿意。

  靈軒總不可能將魔弦的臉,換到我自己臉上吧!

  青洛,現在到了魔君最關鍵的時刻,成敗在此一舉。

  在這節骨眼兒上你跑來,橫生枝節,構陷我和狐族,居心不良的只怕是你吧?”

  青洛勃然大怒,想不到靈軒如此滑溜,倒打一耙,反過來質疑他的用心。

  他臉色一變,暗暗轉動丹田中的靈力,身上威亞立現。

  他一步步朝靈軒逼過去,看著靈軒說道:“靈軒,這么說。

  你是不愿出手,幫助魔君了。

  既然如此,你就別怪我翻臉無情,對你痛下殺手了?!?/p>

10568 3638403 MjAxOS8xMi8yNC8jIyMxMDU2OA== http://m.clewx.com/book/201912/24/10568_3638403.html
淘宝快3预测 gpk捕鱼漏洞 中国股市现状分析 黑龙江36选7走势图 hlyfgo.tw 福建星悦麻将官方网站 幸运飞艇如何刷水对打赚钱 大连控股股票最新消 欢乐棋牌城下载 快乐十分20选8技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奖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