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強取豪奪文里的男配

書名:深情男配今天崩了嗎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即墨遙 更新時間:2020-05-23 11:34:34

  林子然一夜好夢, 他躺在柔軟的大床上,舒服的翻了一個身,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

  轉頭一看, 發現韓深不在身邊, 頓時松了一口氣!

  畢竟剛睡醒的時候演戲挺有難度的,一不小心就會露餡。

  韓深不在身邊最好不過。

  林子然從床上爬起來, 昨晚縱欲過度今天雙腿還有點不得力。

  他小心翼翼的走出房間, 每個屋子都看了眼, 確保韓深完全不在家, 然后開始放飛自我了!

  昨晚深夜來的, 又光忙著干事去了,所以都沒有好好看過這個屋子。

  今日打開燈一看, 發現這里真的很不錯。

  房屋四室兩廳,南北通透,房間寬敞明亮,看起來面積應該不小,簡約輕奢的裝修風格, 家具擺設全都很有品味, 和他那個只有一個房間一個洗手間的,又小又舊的出租屋不可同日而語!大概就是豪宅和貧民窟的區別吧……

  不過這應該不是韓深的家,看起來沒有長期居住的痕跡, 大約只是韓深的房產之一吧……

  看起來就特別適合拿來養小情-人兒,有錢人就是會享受!

  林子然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有點餓了,于是去廚房看了看, 意外發現廚房竟然有食物,于是給自己弄了一個早餐。

  這才拿出手機準備看看時間, 結果一眼看到了一條短信信息,目光呆滯……

  「您尾號2668卡5月23日9:00網上銀行收入500000元,余額505088.71元。XX銀行」

  林子然拿著手機的手,微微顫-抖,第一次感受到錢來的這么簡單……

  睡一覺,五十萬?!

  他深呼吸一口氣,告訴自己這是游戲幣游戲幣游戲幣,才好不容易慢慢平復下激動的心情。

  但是……

  我靠游戲幣也很多好嗎?足以他在這個世界揮霍,好好的爽一爽了!

  【林子然幽幽道:我終于明白,為什么總有人因金錢而墮落了……】

  【系統:……】

  【林子然:想要在這樣的沖擊下保持理智,真是很難的一件事啊?!?/p>

  不行,這個世界幸福的過頭了。

  昨晚才睡了這樣極品的帥哥,今天一覺醒來銀行卡上多了五十萬……

  這游戲真是太可怕了!

  連他這樣正直有意志力的人,都差點要堅持不住了!

  這時候就更敬佩舒嘉言了!

  這要是擱到革命年代,絕對是位可靠的同志??!

  林子然看了看時間,已經上午11點了!不過自己不上班也沒人管,他索性回去睡了個回籠覺,慢悠悠的拖到了下午,這才換上衣服去上班打卡……

  結果出門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的外套上放著一把鑰匙。

  哇,韓深連房子的鑰匙都給他了!明顯是準備把這房子給他住的意思了……

  林子然又心動起來,天哪,這金-主也太體貼慷慨了吧。

  但他猶豫了片刻,最后還是沒有拿。

  舒嘉言出差幾天就回來了,自己肯定還是要回去住的,而且自己是‘被迫’被包-養的啊,哪能給了鑰匙就拿呢?那樣豈不是顯得太不矜持了?

  林子然戀戀不舍放下鑰匙,出門了。

  ………………

  他下午姍姍來遲,果然沒人過問他。

  這段時間大家也看出來了,林子然就是來公司打醬油的,但是有韓總罩著寵著,也沒人敢多事管他的事兒……

  林子然來到公司,一路上都在思索,自己應該怎么面對韓深才正?!?/p>

  他來到韓深的辦公室,推門而入,韓深果然在辦公室工作。

  這會兒恰好沒有其他人。

  男人坐在辦公室后,陽光從側面落進來,在他俊挺的面容仿佛鍍上一層光,他眉梢一挑,對林子然淡淡一笑:“起來了?”

  林子然凝神聚氣,蹭蹭走到韓深跟前,怒道:“那筆錢是什么意思!”

  韓深笑了笑,唇角揚起,語氣意味深長:“什么意思,你心里不清楚嗎?”

  林子然一噎,他瞪著韓深,道:“我,我不要你的錢!”

  韓深定定看著他,緩緩笑道:“我不喜歡我的情-人太寒磣,這樣出去會丟我的臉,而且我昨晚很滿意,這是你應得的?!?/p>

  林子然臉色驀地漲紅,仿佛韓深是在拿錢羞-辱他。

  韓深手指輕輕敲了敲桌子,側眸道:“你還有什么事情嗎?!”

  林子然氣呼呼,一副咬牙切齒的樣子。

  韓深:“沒事的話我要工作了?!?/p>

  林子然:“……”

  他惡狠狠的瞪了韓深一眼,摔門而出!

  背對韓深,林子然做了一個鬼臉,哼哼,他原本也沒準備退錢,只是擺個姿態而已,這種金錢羞-辱再來點他也不介意的!

  不愧是霸總,出手就是五十萬,闊氣。

  唯一的遺憾是,這錢他現在不太方便用,只能放在卡里進行瞻仰,可惜啊可惜……

  好在他暫時也沒啥需要用錢的地方,一日三餐韓深都包了,吃住都不需要他操心,錢再多也就是個數字!

  ………………

  林子然就這樣跟著韓深,過上了豪奢又‘幸’福的生活。

  白天摸魚睡覺打游戲,晚上吃飯睡覺啪啪啪。

  無憂無慮,性福充實。

  難怪那么多人擠破頭,都要當有錢人的小情-人兒了……

  尤其是,韓深長得帥還體力好,這可是那些大叔和老頭比不得的……

  幾天下來,林子然覺得自己都快要墮落了。

  這天他又窩在沙發上玩,小江這些天時不時都找些話題和他聊,作為一個打發時間的娛樂,林子然也就聊了下去,這游戲的NPC還附帶智能聊天功能,真是很不錯啊……

  畢竟他和韓深什么都好,就是沒話說,自己總得在他面前端著,有點放不開,怪不自在的……

  這可真是憋壞了林子然了,沒處聊天沒處吐槽,算是幸福生活里唯一的瑕疵。

  演戲不容易??!

  但是在小江面前就自在的多了。

  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NPC,而且又不需要見面,彼此又不認識不了解,自然無需有什么顧忌。

  小江:我公司最近要舉辦一個展銷會,推介一些新產品,你有時間來參加嗎?就在周五晚上。

  林子然猶豫了,沒有回復,雖然聊天還算開心,但是卻不太想參加這種活動……

  不過這家伙不愧是推銷員,套近乎之后就暴露真面目了!

  小江:只要來參加,就有禮品拿,購買金額滿3000還可以抽獎,一等大獎是海爾電冰箱!

  林子然:……
我像是缺錢缺冰箱喜歡占小便宜的人嗎?

  小江見林子然沒反應,變得可憐巴巴起來:實話和你說吧,老板給我下達了任務,至少要邀請二十名客戶,如果完不成就要扣我這個月的獎金,我還差一名就湊夠二十名了,實在找不到其他人了,我也是沒有辦法了……你來了不買東西也可以的,小禮品免費贈送,就當幫我一個忙好嗎?拜托拜托感謝感謝?!缚蓱z.jpg」

  林子然見他這樣說,就有點不好意思了。

  做推銷員真是不容易??!都是為了生活奔波的可憐人……

  自己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去幫個忙湊個數也行,正好最近宅的有點膩了,出去轉轉也好……

  林子然:好,如果到時有時間,我就去。

  小江:謝謝!到時候我把地址發你。

  小江那邊聊完。

  林子然想了想,又給舒嘉言發了一道消息:在忙嗎?大概什么時候回來?

  這幾天他偶爾也和舒嘉言發消息,但舒嘉言一般都不能及時回復,偶爾回消息也是到了深夜或者第二天早上,看得出來是真的挺忙的,這讓林子然有點心疼他,出差真是太辛苦了……

  不過倒是沒想到,舒嘉言還是個事業掛,他是真的熱愛工作啊……

  林子然有點坐累了,起身出去溜達了一圈,回來的時候,剛好被秘書室的小妹看到了。

  小妹端了一杯咖啡過來,見到林子然眼睛一亮,道:“凌哥,這是韓總的咖啡,你幫我送進去好嗎,我這邊還有事要忙?!?/p>

  林子然笑道:“好啊?!?/p>

  人家確實都比自己忙,這點小事能做就幫忙做了。

  小妹十分感激,雙手比心:“謝謝凌哥?!?/p>

  林子然端著咖啡進去了。

  這些天他算是看出來了,韓深是真的忙,虧得他這么忙還有心情和自己玩包-養游戲,當狗血文的霸總真是太辛苦了……

  對比韓深,想起自己做總裁的那個世界,林子然深感愧疚。

  他覺得自己不夠敬業。

  林子然把咖啡放在了韓深的桌上,道:“給你的?!?/p>

  然后打著哈欠去了沙發。

  韓深食指按了按額頭,抬頭看向沙發上的青年,他斜斜的靠坐在那里,一只腿盤起來,一只腿在下面晃,垂眸在那玩手機,像是只慵懶的貓兒……

  不知為何,只要看著這個人在身邊,就會令人心情變好,仿佛壓力和疲倦都會消失……

  韓深又看了一會兒,忽的放下手中的文件。

  他見林子然玩的入神,不由得唇角勾了勾,手指在桌上敲了敲,道:“你過來一下?!?/p>

  林子然一愣,然后反應過來韓深是在叫他,疑惑的走了過去:“怎么了?”

  韓深深深望著他,緩緩道:“你每天,就這樣無所事事嗎?”

  林子然:“……”不是你說不需要我做什么的嗎?

  你又不缺我一個員工。

  韓深淡淡道:“我認為你在工作時間,從沒盡過自己的職責?!?/p>

  林子然:???

  我的職責不是陪你吃飯上-床嗎?

  你總不能白天也干這事吧?

  他心中十分的后悔,看來韓深也有老板的通病,見不得員工在他面前摸魚,這是故意找茬來了。早知道自己就不在這里玩,去下面休閑室玩好了!這樣就不會撞在老板的槍口上了,說什么不要我做事都是騙人了,萬惡的吸血資本家……
要不是韓深辦公室的沙發最舒服,他也不會賴在韓深的跟前啊……失策了!

  就在這時,他聽韓深低啞開口:“過來點?!?/p>

  林子然往前走了一步。

  韓深抬眸定定看著他,唇角微微上揚:“吻我?!?/p>

  林子然:???

  他一臉呆滯木然,隨即臉色一冷,一副你喝酒沒吃花生米的表情……

  韓深見他如此,不知為何,唇角卻忍不住的上揚,低低一笑,意味深長道:“你看,你從來沒有想過怎么取悅我,真是個不盡職的情-人啊……”

  林子然:……

  然后他終于反應過來,韓深說的盡職是什么意思……

  你,你夠了啊,我不是每天晚上都盡職責了嗎?

  你還要怎么樣?!

  過分,沒事就喜歡調戲我!

  林子然懶得理會他,轉身就要走,結果被韓深一把摟住腰,一下子就被抱到了辦公桌上!

  林子然一驚,掙扎著就要下來,卻被韓深緊緊禁錮住,隨即灼熱的吻堵住了他的嘴巴。

  男人的吻炙熱強勢,大約是剛喝了咖啡,帶著一絲苦澀的味道,輕輕刺-激著他的味蕾。

  林子然睜大眼睛,然后臉上一片通紅!

  拜托,這里是辦公室啊,你有病??!萬一有人過來了怎么辦!

  但韓深卻半點沒有收斂的意思,他的手甚至伸進了林子然的衣服。

  林子然雙手推拒著,發出嗚咽的聲音,眼眶微微泛紅……

  韓深感受著懷中人的顫栗,看著他泛紅的雙眼,那雙眼中淚光盈盈,滿是對自己的不滿和控訴,可憐又可愛,讓韓深反而更想要欺負他了……

  恰好這時,門口真的傳來了敲門聲!

  林子然身軀頓時僵硬,不行啊,這里真的不合適??!他惡狠狠的瞪著韓深,趁他不被咬了他一口!

  韓深舌尖一痛,但卻并未生氣,反而戲謔一笑,驀地松開了手。

  林子然立刻推開他跳了下來!

  他匆忙的整理了一下自己被弄亂的衣服。

  韓深這才開口:“進來?!?/p>

  秘書小妹剛剛整理資料去了,這會兒給韓深送過來,一進來卻看到林子然站在一旁,臉色通紅,唇色潤澤,衣服下擺似乎還有點亂……

  秘書小妹心跳加快,連忙收回視線不敢多看。

  林子然被氣暈了,他深吸一口氣,蹭蹭蹭的跑了出去!

  以后不在辦公室玩了,太危險了!他真沒想到韓深是這樣的總裁,居然在辦公室白日宣淫,太荒唐了!明明之前還挺正常的……

  林子然在公司開始避著韓深。

  他不介意啪啪啪,但是他要臉,分場合。

  但誰知道韓深卻似乎玩上-癮了,自己不過來的話,他就會讓人叫他過去,理由五花八門的,比如倒水、送資料等等……

  林子然身為小員工,怎么能總裁叫都不去呢?

  于是就慘遭被擼。

  韓深有事沒事就喜歡逗弄一下他,大部分都只是親親摸摸抱抱,但偶爾時間充足、或者午休閑暇的時候,也會逮著他在沙發、床上直接做上一遍,清洗的時候還能在洗手間再來一遍……

  林子然不得不想方設法躲著韓深,時刻提防著韓深對他伸出毒手……

  他漸漸有了一種錯覺。

  好像自己是韓深的貓,就放在手邊好好養著,有事沒事擼兩下-身心愉悅。

  當然,身心愉悅的是韓深,不是他。

  他是那只被擼的貓:)

  這下子上班不算摸魚了,因為一直在取悅老板啊……

  摔!

  這天林子然躲在食堂的角落,又被秘書小妹找到了,她氣喘吁吁的說:“凌哥,我找你半天了,韓總讓你過去呢?!?/p>

  林子然臉一黑:“知道了,我等會再去?!?/p>

  秘書小妹就不走了,可憐巴巴的看著他:“你去吧,你不去我不好交差啊……”

  林子然:“……”

  林子然不想去,他給自己倒了一杯西瓜汁,叼著吸管坐在那里玩手機。

  秘書小妹蹲在他腳邊,仰頭看著他,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凌哥嗚嗚嗚……”

  林子然:“……”

  兩人四目相對,幾分鐘后,林子然癟癟嘴,無奈道:“我去還不行嘛?!?/p>

  說著就上樓了。

  韓深正在聽工作匯報,面容沉沉,冷冷呵斥面前的經理:“你們怎么做事的?下個季度的業績如果再不能提上來,這個位置就讓給別的有能力的人吧!”

  部門經理連連點頭,擦了擦額頭的冷汗,根本不敢吭聲……

  這時林子然吸著果汁晃悠悠的走了進來……

  部門經理、秘書小妹:“……”

  林子然沉思片刻,看來韓深有事啊,啊太好了自己可以溜了……

  韓深開口:“你留下?!?/p>

  然后示意其他人:“你們可以走了?!?/p>

  林子然:“……”

  韓深起身來到林子然跟前,視線落在他咬著吸管的唇上,淡淡道:“我讓你過來的,你要去哪里?”

  林子然小聲嗶嗶:“你不是有事嗎……”

  韓深垂眸望著他,唇角揚了揚,喉嚨里溢出一絲低笑……

  然后手中的果汁被奪走,林子然就在休息室里面的大床上,被-干哭了。

  韓深吻上青年的唇,他并不嗜甜,但是青年口中的甜美,卻怎么都吃不夠。

  ………………

  林子然抱著枕頭趴在那里,眼前視線模糊,也沒力氣瞪韓深了……

  韓深咬了咬他的耳朵,又吻去他的眼淚,這才露出滿足的神色,低聲一笑:“這是對你最近躲著我的懲罰……”

  林子然不敢吭聲了,他怕韓深直接再來一遍……

  那樣他的腰就會斷了!

  【林子然委屈巴巴: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韓深越來越不正經了……】

  【系統:……】

  之前明明還是個兢兢業業的事業型總裁,上班時間心無旁騖的,現在只要逮著功夫,忙里偷閑都要和他玩一玩……

  韓總你怎么也開始上班摸魚了呢?!

  林子然渾渾噩噩恍恍惚惚,總覺得好像有哪里不對勁,然后他悚然一驚……臥-槽還真被他想到一件事了!

  林子然連忙打開光幕看劇本,這一看露出牙疼的表情,他知道韓深為什么會這樣了……

  因為原劇情里面,韓深大概差不多就是這樣的!

  只不過如今舒嘉言換成了自己……

  原劇情里面:韓深為了強-迫舒嘉言跟著他,指使小混混把凌南打了一頓,舒嘉言唯恐韓深再傷害凌南,就答應了做韓深的情-人,開始了沒羞沒臊日日夜夜的偷-情生活。

  韓深身為霸總精力充沛,時時刻刻把舒嘉言帶在身邊,不分場合的啪啪啪,比如辦公室、家里、車里、會議室里、洗手間里等等……

  當時林子然看劇本的時候,都差點把自己看了個面紅耳赤,這世界特么就是個無腦小-黃-文??!

  韓深身為高冷霸總,一遇到主角受舒嘉言,就化身為日天日地的泰迪,整一個發-情期的總裁!
當然了,舒嘉言身為主角受也不能輸了!他雖然被迫委身于韓深,不得不和韓深啪啪啪,但他的內心愛的是凌南??!不論韓深怎么干他,每次啪啪啪時都一副我不愛你,我只愛凌南的冷淡態度,韓深每次都嫉妒的干的更狠更兇……工具人凌南最大的作用就是梗在韓深心里的一根刺,給韓深和舒嘉言的虐-戀添磚加瓦……

  但就是這樣一個深愛凌南,口口聲聲把凌南掛在嘴邊的舒嘉言,最后卻還是被霸總韓深睡服了。

  到了故事的尾聲,韓深終于深深愛上舒嘉言,準備為愛放手不再強-迫的時候,舒嘉言卻忽然意識到自己對韓深也不是全無感情,此時知道真相的凌南憤怒的刺傷了韓深,舒嘉言心疼受傷的韓深,終于明白自己已經不知不覺愛上了韓深,兩人HE,凌南完成自己最后的使命,失去一切,光榮退場。

  說實話,這結局林子然覺得有點點牽強,你之前和韓深和-諧那么多次都沒愛上,說好的最愛凌南的,結果韓深一受傷就心疼愛上了,這小-黃-文為了結尾連邏輯都不要了……強行HE,差評!

  原劇情確實有很多說不通的地方,難怪光腦一修復就修復出問題來了。

  而且,原劇情里面韓深威脅舒嘉言的手段,也不過是找小混混打了凌南一頓而已,舒嘉言完全可以不屈從甚至報警的,因為是韓深不對在先,就算最后抗拒不了韓深,也至少可以再堅持一段時間,掙扎一下,也就舒嘉言這樣的單純小白花,才會這么輕而易舉就被唬住了吧……

  林子然想起來就淚流滿面,現在的韓深比原劇情里面可要絕的多!一言不合就要送自己鐵窗淚,不動聲色心狠手黑,而且自己還拿他毫無辦法……

  但話說回來,他對舒嘉言卻比原劇情更溫和,就算這次看上自己了,也是直接拿把柄威脅自己,并沒有像原劇情里面一樣,找人打舒嘉言來威脅自己,反而用好工作供著舒嘉言,還用出差為借口調開舒嘉言……

  這么一看,不論原劇情還是現劇情,凌南都是最倒霉的那個?

  好在自己實際上,不介意霸總強制愛……

  總而言之,因為劇情崩的亂七八糟,林子然玩的比較隨意,也就把這段劇情給忘了!

  現在想起來,韓深還真是一如既往喜歡啪啪啪……看來光腦沒有修正他發-情這一點:)

  林子然摸了摸下巴,思緒飄遠。

  而且看劇本的時候,只覺得刺-激刺-激刺-激的不得了,床戲多的嗷嗷叫,但轉念一想凌南真是蠻慘的,什么都沒做就被打了一頓,不但要承擔霸總的怒火,老婆還天天給他戴綠帽……

  舒嘉言到底是怎么做到和韓深上-床的時候,還能那么堅定說愛凌南呢?明顯是為了故意刺-激韓深,讓韓深不痛快,雖然看韓深嫉妒吃醋挺有趣的,但也幸好韓深是個商業霸總,他萬一是個黑-道霸總啥的……凌南的下場只會更慘,這樣一想簡直細思極恐??!

  反正林子然是做不到的……

  他得承認自己和韓深啪啪的挺和-諧的,雖然稍微假裝反抗了一下,但其實自己很享受的,就算是扮演著深愛舒嘉言的角色,也做不到啪啪啪的時候總都把舒嘉言掛在嘴邊,多膈應多難為情啊,也不怕性-生活不和-諧,而且還可能給對方帶來麻煩危險……

  總之,舒嘉言面對霸總的金錢美色攻勢不為所動!哪怕和韓深花樣一百式都玩了,內心依然堅定不移的只愛凌南!不論如何,這份堅定執著的愛情值得欽佩,如果最后他沒有愛上韓深和韓深HE,林子然還要更敬佩他一些……

  話說回來,如今劇情早就崩了,自己也不過是等著系統的調查結果,順便玩玩游戲而已……雖然不想崩人設自找麻煩,卻也不必真的去走舒嘉言的老路,那樣純粹是折磨自己也折磨別人……

  還是找個機會早點分手比較好……

  好歹也做了一段時間好室友,吃了那么多頓的愛心宵夜,既然自己不能繼續做他男朋友……那不如好聚好散,總不能讓舒嘉言也落到凌南那個下場吧。

  想到這里,林子然不得不問問系統查的怎么樣了。

  【林子然不滿道:話說,你們到底查出什么來沒有?你看看這世界都是些什么鬼!】

  【系統:還在查,請玩家稍安勿躁,我們一定會給你一個結果的!】

  【林子然幽幽道:最好有結果,否則怎么彌補我的精神損失呢?】

  【系統:……】你真的有精神損失嗎?你不是玩的挺開心的?

  林子然當然沒有精神損失啦,相反他覺得放飛自我的感覺真好!不用揪心任務劇情還能享受……但好不容易抓住了游戲的漏洞,怎么可能輕易放過呢?

  要知道之前幾個世界,他那么努力認真的做任務,結果卻總是崩的亂七八糟,萬一不是他的問題,而是游戲的問題,自己豈不是虧大了?!

  林子然揉揉腰,起身穿好衣服。

  韓深不在辦公室,估計是又開會去了。

  真是繁忙啊。

  林子然悄悄溜出辦公室,準備去食堂覓食,忽的又遇上秘書小妹,她眼睛閃亮亮的看著他,滿臉的好奇,似乎猶豫片刻,終于走過來悄聲道:“凌哥,我有個問題……”

  林子然疑惑:“什么問題?”

  秘書小妹湊過去,用手攏著嘴巴,低聲道:“你,你是不是和韓總在談戀愛???大家都想知道……”

  林子然震驚了!

  你們哪知眼睛看出我們在談戀愛???這分明只是一場無情的PY交易??!

  林子然當即否認三連:“怎么可能,不是戀愛,沒有的事!”

  秘書小妹聞言臉色煞白,戰戰兢兢,一副十分惶恐的模樣……

  林子然:?

  不是吧,我不就是否認戀情么,你用得著這么害怕嗎?

  就在這時,他見秘書小妹看向他身后,嘴唇動了動,發出微弱的聲音:“韓,韓總……”

  林子然:……

10671 3674634 MjAyMC8wMy8wMS8jIyMxMDY3MQ== http://m.clewx.com/book/202003/01/10671_3674634.html
淘宝快3预测 福建22选5开奖走势大星 北京赛车预测 遇乐棋牌大厅官网下载 五分彩怎么玩不会输 人力资源配置怎么写 7位数怎么才算中奖 25选5开奖结果 安徽 辉煌棋牌游戏? 股票怎么开户 手机大庆麻将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