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113章 各人有各人的路要走

書名:小王妃的成長日常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一故事一個坑 更新時間:2020-05-23 13:25:40

  今兒又有媒婆上門來說親了,駱卿這時候正巧和駱如蘭在花廳外的廊廡下玩耍,自也聽了個遍。

  是莊嚴家托上門的媒婆。

  莊家在潭州有個客棧,算不上富甲一方,卻也溫飽不愁,可愁就愁在商為末。

  莊嚴當初未能一舉中第,算下來還得等兩年,宋玉靜自是看不上他們家的,一口就給回絕了。

  駱卿是記得莊嚴的,也是知曉一些他對駱如蘭的心思的,在她看來這莊嚴倒也算個明白人,是個值得托付的,但也不是她自己要嫁,她再怎么看也是無用的。

  何況,歷了萬大哥和以歌的事兒,她是不想再做什么紅娘了。

  她悄悄打量著駱如蘭的神色,卻見她在聽得媒婆說了莊嚴之后眉眼間騰升起了絲絲羞澀,可當宋玉靜幫她斷然拒了這本親事后她臉上鮮活的情緒陡然間消弭殆盡。

  她微微垂首,一言不發。

  駱卿在心頭嘆了口氣,試探著問道:“四姐姐,你是如何想的?”

  她總也是望著駱如蘭好的。

  “我瞧著那莊家公子算是好的,倒是個分辨是非的,對你也真心?!?/p>

  駱如蘭噘著嘴,沒吭聲。

  駱卿也不再多言,外人說一千道一萬,不若她自己下的決心。

  兩人相攜著往回走的路上,駱如蘭可算是開口了。

  “五妹妹,我曉得你的意思,我昨兒回去想了一夜,可是我是嫡女啊,我不愿,憑什么???我就要嫁得比駱如煙好。至于莊嚴,他……他不思進取,我不愿……”

  駱如蘭難得說這番話,更是難得這般剖白自己,顯也是真的想過,有了自己的取舍了。

  駱卿不愿駱如蘭往后后悔,免不得就多說了幾句。

  “四姐姐,我瞧著莊公子也不是不思進取,只是性子豁達罷了。你……”

  “我才不要嫁給他呢,莊家,莊稼???孩子以后叫什么?裝正經?還是裝善良?”

  說著,駱如蘭又埋著頭搖了搖頭。

  “不嫁不嫁?!?/p>

  這一幕落在駱卿眼里倒像駱如蘭的自欺欺人了,俗話說,一個人若是想裝睡,你是無論如何也叫不醒的,她也只能做到這一步了。

  她只愿,駱如蘭以后不會后悔。

  莊嚴當真是分外喜歡駱如蘭的,這不,媒婆頭一回沒能來說成,又來了第二回,第二回沒說成,又換了個媒婆來,前前后后是來了四五回,攪得宋玉靜一個頭兩個大。

  她私底下還探究地問過駱如蘭,駱如蘭難得地同她扯了謊,說是不認識的。

  宋玉靜更是氣惱了,只覺這莊嚴不懷好意,就是想攀上他們家的高枝兒。

  她是在駱文身上栽了跟頭的,是無論如何也不愿駱如蘭再低嫁的。

  駱如蘭瞧得她娘為此事如此煩惱,心中生出了幾許心思,竟是親自手書了封信打算給莊嚴。

  她怕身邊的丫鬟將此事同她娘說了,只好悄悄摸摸地來尋了駱卿。

  駱卿看著她給自己的這封信,大抵能猜出里面寫了些什么,遲疑片刻,還是開口問道:“你可想好了?”

  駱如蘭咬著唇,半晌才點了點頭:“想好了,像我娘說的一般,最怕的就是自己看走眼,低嫁了,那人最后飛黃騰達了還嫌棄自己的。我和他終究不是一路人?!?/p>

  駱卿瞬時明白了駱如蘭話里頭的意思,這是在說主母嫁給父親之事了。

  她拗不過她,將此事應了下來,讓青杏去清音觀送信了。

  莊嚴得了這封信后是心潮澎湃,當下就拆開來看了,可等瞧清里面所書內容后他是大失所望。

  駱如蘭這封信寫得簡單,只說自己是家中嫡女,她是決計不會嫁給比自家家世要低的人,再多的便沒有了。

  “每一字每一句都不曾提及自己的心意?!鼻嘈踊貋砗笸性谒排螠I的駱卿說道,“莊公子看完信后只說了這一句話,連平日里的笑模樣都沒了?!?/p>

  駱卿停下了為血滴淚修建根莖的手,將剪刀放到了一邊兒,一言不發地坐到了凳子上,呆愣愣地瞧著桌上的血滴淚。

  紅梅瞧得她這般,心頭直發慌。

  “姑娘莫要多想,各人有各人的命數,四姑娘既是這般想的,您再多想也是徒勞?!?/p>

  駱卿雙眼愈發迷茫,話語中也是沉甸甸的。

  “我只是覺著,本不該如此的,以歌和萬大哥,四姐姐和莊公子,話本子上都是騙人的,不是兩情相悅就能走到一起的。你們說,我與哥哥是不是也會有那許多被逼無奈,無可奈何?”

  她垂下頭來,看著自己嫩白的小手。

  “我是真的怕啊?!?/p>

  紅梅忙低聲勸慰道:“不會的,王爺睿智過人,行事果斷,是誰也不敢惹的,只要有王爺在一日,他定然不會讓姑娘陷于如此不利之境的?!?/p>

  可是我怕因著我他會陷入不利的境地啊。

  這話駱卿沒有說出口,她只是仰頭對紅梅笑了笑,說自己沒事。

  駱如蘭的親事還沒有著落,慶和老家那邊就來信了,說是駱卿素未謀面的曾祖母快要不行了,寫信讓他們回去瞧瞧。

  駱卿是聽說過的,駱老太太頭上的婆婆,也就是她的曾祖母,其實是她曾祖父娶的續弦,他們是大房,而二房才是那位曾祖母生的,后來駱文升為京官,曾祖母并未跟著來,而是同二房一起在老家過日子。

  駱老太太沒怎么在人跟前盡孝,就算同她沒甚感情,但如今這位曾祖母要去了,駱老太太這個兒媳合該回去瞧瞧的。

  此行很有可能是回老家奔喪的,駱老太太自不可能獨自上路,想著這小輩們自從到了京城也再沒回過慶和老家,就說此行將他們也都帶上。

  駱文忙著朝堂中事自是不能跟著他們一起去的,駱陽明又忙著看書準備科舉也沒有跟隨,這后宅中也不能久久沒有女主人,宋玉靜自也沒法子跟著一道前往。

  駱老太太就說將駱如蘭、駱卿、駱如月,還有駱陽舒及其妻苗氏帶上。

  宋玉靜卻有些不愿意,且不說他們一去慶和老家少說也要兩個月,這外頭兵荒馬亂的,不大太平,一下帶著她兩個孩子,她哪里放心?

  駱老太太卻是不樂意了:“慶和離容州還遠得很?那些個暴民哪里就能跑到那般遠了?何況怡親王已經去鎮壓了?!?/p>

  駱文見自己老娘發怒了,也在一邊幫腔道:“無礙的,多派些人手跟著便是了,怡親王手段雷厲,到了那邊也要大半個月了,已經整治了些人了?!?/p>

  “兒也想跟著母親一同前往的,奈何朝中事務繁雜,內憂外患還未完全拔除,今又有朝中大臣請求皇上選秀納妃、延綿子嗣,今兒上早朝皇上才發了好一通火,說是不愿選妃?!?/p>

  駱老太太誰的面子不給,駱文的面兒在大庭廣眾之下卻是不會下他的。

  “無礙,這廂朝中事務繁多,正是你立功的好時候,相信你祖母也不會怪罪你的?!?/p>

  話到這份兒上宋玉靜也不好再多說什么,只好自己給自己找補。

  “哎呀,母親,兒媳就是擔心您。我這廂就去多多挑選身手好的家丁,丫鬟也要多帶些,要機靈點的?!?/p>

  事情就這般定下了。

  這一去少說也得兩個月,駱卿放心不下自己費心奪來的這盆血滴淚,也想同舒以歌道別,就尋了日空閑時候去同宋玉靜說了說,討了馬車去了舒宅。

  她先去將血滴淚交給了劉霄,同他說了說自己近日照顧血滴淚的心得,得了劉霄的保證,可算是放下心來。

  “你回來了就趕緊將它給我抱走啊,我這回在京城待得夠久了,待你歸來我就得去云游了?!?/p>

  駱卿是知曉劉霄的,來無影去無蹤,這回能在京城待這般久也屬實難得了。

  “打算接下來去哪里呢?”

  劉霄吊兒郎當地坐到了自己身后的椅子上。

  “云游嘛,走到哪里算哪里咯。本來之前我也沒打算回京的,你哥哥放心不下你,將我給叫回來了,后來你哥哥又回京,我這才耽擱了?!?/p>

  他斜撇了駱卿一眼。

  “我可是為你們付出良多啊?!?/p>

  駱卿聽得劉霄提及言淮,心頭微暖,面上笑意更濃,也樂意同他打趣。

  “劉大哥想要什么回報?”

  劉霄拿下巴指了指一邊兒桌上的血滴淚。

  “待它開了花,同我來封信,若是可以,也給我留個一瓣?!?/p>

  這還真不算是什么回報。

  駱卿輕笑,故意道:“那劉大哥加把勁兒,說不得我走之后你就能讓血滴淚開花了,到時候私吞了這花我都沒法子管,豈不快哉?”

  劉霄直起身來將血滴淚抱起來細細打量著,抿抿嘴,道:“我才不,你跟你哥哥都想著算計我,我耗盡心血地把這花伺候好了,它開了,還不是給你哥哥用了!”

  駱卿和劉霄好一番插科打諢,最后道了謝可算是去尋舒以歌了。

  舒以歌也許久沒見過駱卿了,這會子拉著她免不得又是說了好一番話。

  可駱卿看得出來,舒以歌不似以往,再怎么笑著眼中也裹著層陰霾,那是旁人不可及的地方。

  她不知該如何安慰她,只是緊緊拉著她的手,聽她說著這些日子來她聽得的趣事。

  末了,她輕輕地說了句:“我爹娘在為我相看人家了?!?/p>

  駱卿詫然抬頭,就見舒以歌嘴畔還是帶著抹笑,可那笑虛無縹緲,一碰即散。

  她回去的路上,心情是愈發沉重了。

  她想,長大了真不好啊,各人都有各人的憂愁,各人都有各人的路要走了,誰也沒法再陪著誰了。

10724 3674663 MjAyMC8wMy8yNS8jIyMxMDcyNA== http://m.clewx.com/book/202003/25/10724_3674663.html
淘宝快3预测 三中三三中二六组平码 星力捕鱼游戏大全 股票走势图分析图解 江西微乐南昌麻将 五分彩是怎么开出来的 千炮捕鱼官网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彩吧助手 多乐彩开奖数据 股票大盘 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