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五十七章

書名:嬌嗔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時星草 更新時間:2020-05-23 12:57:36

  季清影被她逗笑, 壓了壓那涌現出來的情緒,輕聲道:“他不會?!?br>葉青松了口氣:“誰知道他會不會?!彼_玩笑說:“有了媳婦忘了娘很正常?!?/p>

  季清影無言,接不了話。
葉青淺笑盈盈, 雖然是長輩, 但卻沒有任何架子。
她看著季清影,認真道:“阿姨雖然不知道具體的事情到底是怎么樣的。但阿姨相信傅言致的眼光, 也相信自己的直覺?!?/p>

  對著季清影那雙明亮的瞳仁, 她寬慰著:“所以不用害怕,你的背后有我們,想做什么就去做。以前的事,只要他們做了, 就不可能不留下痕跡?!?br>不說別的,葉青好歹是個領導, 她看人的眼光很準。
更何況,她也從很多人口中聽過季清影這個名字。

  她不是盲目的相信,而是她知道, 自己接觸的是個什么樣子的人。
這樣的小姑娘, 不是一個有壞心思的。
更何況還是自己兒子喜歡的。葉青就算是不相信自己,也相信傅言致。
她親手培養出來的兒子, 眼光不會差。

  季清影不知道該怎么表達自己內心的感動,她緊緊盯著手里的這份資料,緩了緩才說:“謝謝阿姨?!?br>葉青倏然一笑:“別這么客氣, 以后都是一家人?!?/p>

  季清影忍俊不禁。
葉青彎了下唇:“先吃飯吧,邊吃邊聊?!?br>“嗯?!?/p>

  恰好侍應生把餐送了上來, 是相對普通的家常菜, 但色澤鮮美,味道香醇, 光是聞著就非常不錯。
季清影邊吃邊回答葉青時不時拋出的問話。

  “國際賽過兩天就開始報名,到時候會需要去國外培訓一段時間,你這邊的工作能排開嗎?”
季清影點頭:“嗯,可以的?!?/p>

  葉青頷首:“那就好,提前做準備。有什么新想法嗎?”
季清影沉吟幾秒,搖了搖頭:“暫時還不確定?!?/p>

  葉青了然:“國際賽是不是還打算做旗袍?”
季清影抬眼看她,想了想點頭:“是?!?br>她不是不會設計其他作品和款式,只是相比較而言,季清影更想要堅持初心,繼續做她最愛的旗袍。

  葉青頷首:“不錯?!?br>她說:“只有做自己最喜歡的,才能做到最好?!闭f著,她忍不住道:“我最開始知道你的時候,讓傅言致找你幫忙給我做件旗袍,他也不愿意?!?/p>

  季清影:“???”
葉青佯裝生氣道:“這臭小子說你太忙,不接單?!?br>季清影眨眼:“……他沒跟我說過?!?br>葉青點頭:“估計是看你太忙,沒舍得說?!?/p>

  吃完飯之后,葉青提議送她回家。
季清影沒拒絕。
但一上車,她就改了主意。

  “阿姨?!?br>葉青側目看她:“怎么了?”
季清影看了眼時間,淺聲問:“可以把我送去醫院嗎?”

  聞言,葉青也跟著看了眼時間:“行,這會估計是午間休息時間?!?br>季清影不好意思地笑了下。

  下車時候,葉青把她叫住。
“知道你的個性不是會主動攻擊人的?!彼⑽⑿Γ骸暗⒁淌??!?br>季清影直勾勾望著她。

  葉青笑了笑,柔聲說:“如果他們再找你,你不方便做什么的話,可以隨時跟我說?!?br>她笑:“這個壞人,阿姨能做?!?/p>

  季清影眼眶濕潤,認真地點了點頭:“好,謝謝阿姨?!?br>葉青笑著摸了摸她腦袋:“去吧,等你們空了回家吃飯?!?br>“好?!?/p>

  看著季清影走進醫院的背影,前排司機問了聲:“葉總,現在去哪?”
葉青收起臉上的笑,略顯嚴肅道:“去近程酒店?!?br>“是?!?br>……

  季清影到醫院時候,差不多快兩點。
她一段時間沒來,這會還覺得有點兒陌生了。

  她沒給傅言致電話,擔心打擾到他工作休息。
季清影手里拿著葉青給的那份資料,到一樓大廳時候,還去了個洗手間。

  從洗手間出來,她不經意地瞥了眼鏡子里的自己。
口紅不知道什么時候花了。
季清影沒遲疑,拿出口紅補了補妝,讓臉頰氣色看著好了不少。

  剛從洗手間出來,她便碰到了一位漂亮的女醫生。
兩人對視一眼,江秋靈望著她笑了笑:“來找傅醫生的?”

  季清影一愣,看著面前有點眼熟但又不太記得的面孔:“嗯?!?br>江秋靈撲哧一笑:“別意外,主要是傅醫生女朋友在醫院太有名了,我們就都認識了?!?/p>

  季清影彎唇笑:“謝謝?!?br>江秋靈看她,含笑說:“我昨天看了你的比賽?!?br>季清影怔?。骸鞍??”

  江秋靈揚眉:“很意外嗎?”
“有一點點?!奔厩逵袄蠈嵒卮穑骸爸饕菦]想到?!?/p>

  江秋靈頷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江秋靈?!?br>“你好?!?br>江秋靈看她:“不知道方不方便問你一個問題?!?br>季清影點頭:“你說?!?/p>

  “我聽趙以冬說,你是有一個工作室,專門接客定的是嗎?”
季清影頷首:“差不多?!?br>她看著江秋靈,主動問:“是有什么需要嗎?”

  江秋靈點頭:“有?!?br>她摸了摸鼻尖說:“想找你定一套婚禮上穿的旗袍,不知道方不方便?!?/p>

  季清影看著她眉眼間的笑,毫不猶豫道:“當然?!?br>她問:“有什么要求之類的嗎?我們先加個聯系方式吧,可以抽個時間討論商量商量?!?/p>

  聞言,江秋靈眼睛亮了亮,淺笑盈盈說:“好啊。確定能忙的過來嗎?”
“大概什么時候要?”
“國慶時候?!?br>季清影算了算時間:“應該沒問題?!?/p>

  交換了聯系方式,季清影這才進了電梯上樓。
她到科室門口時候,科室門是緊閉的。
她沒去敲門,安安靜靜地坐在冰冰涼涼的椅子上等著。

  休息時間,醫院變得冷清了不少。
即便是夏天,也涼颼颼的。

  季清影低頭玩手機,緩和著自己的情緒。
她盯著手機看了會,在和陳新語遲綠的群里發了個消息。

  季清影:【有人在嗎?】
遲綠:【在,收拾東西打算回國?!?br>季清影:【???真的打算回來了?】
遲綠:【對,怎么樣想不想我?!?br>季清影:【想的?!?br>陳新語:【先歡迎我們的名?;貧w祖國,以及清影有事要說?】

  季清影看著手機笑,彎了彎唇打字:【有,我今天跟傅言致媽媽一起吃飯了,聊了點事?!?br>陳新語:【?】
遲綠:【?】

  她把葉青給自己的資料言簡意賅提了下,發出去不久后,收到了兩個回復。
陳新語:【葉總牛逼!】
遲綠:【我這邊也有點資料,原本打算回國后給你的,現在看可以提前發你看看了?!?br>……

  季清影怔住。
她捧著手機走神,連旁邊的科室門開了也沒所察覺。

  傅言致中午瞇了半小時,醒來后就看到了葉青發來的消息,說季清影來醫院找他了。
他拿著手機往外邊走,剛打算給她打電話,便先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人。

  科室外面有好幾排分布在不同位置的椅子,方便病人或者家屬休息。
季清影坐著的地方,是門一打開便能看見的。

  她今天穿的低調,坐在幾個人中間,也不引人關注。
傅言致緊盯著她看,按下了電話。

  “喂?”季清影低頭看著腳尖:“你沒在忙?”
傅言致垂眼望著她,低聲道:“抬頭?!?/p>

  季清影一愣,下意識抬頭。
一抬頭,她便看到了門口站著的男人。
兩人無聲對視了眼,傅言致壓著聲音說了句:“來我這?!?br>季清影一笑,掛了電話起身。

  也是這會,在另一邊嘰嘰喳喳聊天的護士才注意到她。
“清影?”
趙以冬喊了聲:“什么時候來的?”

  季清影不好意思笑笑:“剛剛,我看你們在忙,就沒打擾?!?br>趙以冬瞥了眼傅言致,“噢噢”兩聲:“現在是休息時間呢,不忙?!?/p>

  季清影莞爾一笑。
趙以冬指了指:“不打擾你們了,我去那邊再休息會?!?br>“好?!?/p>

  跟傅言致進了辦公室,季清影看了眼:“只有你一個人嗎?”
“嗯?!?br>傅言致拉著她到自己身上坐下,低垂著眼看她:“怎么來了也不跟我說?!?/p>

  季清影瞅著他英雋的面孔笑,勾著他脖頸道:“怕你再忙?!?br>她伸手,主動勾著他脖頸問:“這樣會不會不太好?”

  傅言致挑眉:“哪樣?”
季清影:“……”
她埋頭,在他脖頸處聞著他身上的消毒水味,深呼吸了一下:“傅醫生?!?/p>

  “嗯?”
傅言致伸手拍著她后背,唇瓣拂過她耳畔,提醒說:“現在是休息時間,也沒突發狀況,沒什么事?!?br>“……哦?!?br>季清影盯著他看,忽然想到了葉青和她說的那些話。

  吃飯時候,兩人的話題從設計方面的聊到了傅言致。
葉青說,以前傅言致基本上不會找他們幫忙。無論做什么,傅言致都是靠自己的能力走到今天的。
就連當初實習選醫院,傅言致也沒找他們幫忙。

  其實那會實習,在公立醫院會相對委屈點。
傅正是私立醫院院長,他也不開口。問他時候,他只說避嫌,他想去公立醫院。

  但他卻因為季清影的事,找過葉青好幾次。
葉青告訴她這次,不是想讓她覺得愧疚或是感動。她只是單純地想讓季清影知道,她這個兒子,真的很喜歡她。
作為長輩,她自然也希望兩個人能更好。
……

  “想什么?”
傅言致屈著手指,彈了下她額頭。
季清影垂眼,盯著他的唇看著,小聲問:“我有個問題?!?/p>

  傅言致瞥了她眼,聲線低沉:“你說?!?br>季清影勾著他脖頸,趴在他耳邊問:“休息時間,能不能和我接個吻啊?!?/p>

  猝不及防,傅言致沒反應過來,季清影的吻先落在了他耳后。
她在學他。
季清影其實沒這樣親過傅言致,一般情況下,他們兩人之間都是傅言致主動。

  她回憶著之前他親自己時候的動作,心跳砰砰砰。有說不出的緊張感,可能是在醫院的緣故,也可能是第一次做這種事。
察覺到傅言致放在自己腰間的手漸漸收緊,季清影伸出舌尖,舔了下他耳垂。

  傅言致喉結滾了下,沒阻止她動作。
在那一處親了一會后,季清影停了下來。
傅言致箍著她的手頓了下,低低問:“怎么不繼續了?!?/p>

  季清影面紅耳赤,貼在他耳邊說:“我不會了?!?br>傅言致笑了下,聲音麻麻的。
“是嗎?!?/p>

  他伸手,扣著她的臉到自己面前。
兩人目光交匯,季清影望著他灼灼的目光,下意識抿了下唇。

  傅言致彎唇,剛想湊過去親一親她,門外便傳來了咳嗽聲音。
趙以冬的聲音從外面傳進來:“……傅醫生,我不是要故意打斷你們的,小萌找你?!?/p>

  瞬間,季清影從傅言致腿上離開,一臉驚慌失措模樣。
傅言致看著她害羞閃躲的表情,哭笑不得。
他低低應了聲:“好。馬上來?!?/p>

  說著,他捏了捏季清影的臉,低聲道:“在這等我?”
季清影搖頭:“……還是不了吧?!?br>她望著天花板說:“我回家等你?!?br>她就不該沖動。

  傅言致了然:“那我待會送你?!?br>“別?!?br>季清影催促著他出去,一臉著急:“你快去看小萌吧?!?br>傅言致啞然失笑:“好?!?/p>

  他開門出去,一打開門便對上了好幾雙好奇的眼神。
傅言致面無表情地睇了她們眼,低聲問:“在病房?”
趙以冬點頭:“嗯?!?/p>

  傅言致了然,剛往前走了兩步,趙以冬便喊了聲:“……傅醫生?!?br>“嗯?”
傅言致停下腳步。

  趙以冬清了清嗓:“我覺得你需要回去整理一下儀容?!?br>傅言致:“……”

  幾分鐘后,等傅言致消失在她們面前后,趙以冬拍了拍胸膛嘆氣。
“媽呀,嚇死我了?!?br>一側的護士笑:“怎么了?你剛剛去推門看到什么了?”

  趙以冬睇她眼:“沒什么?!?br>她想著剛剛看到的咬耳朵畫面,蹭著同事肩膀道:“嗚嗚嗚我也想談戀愛了?!?br>同事:“……”

  -
季清影沒在醫院待多久,等傅言致出去十分鐘后,也悄悄離開了。
不合適不合適。
她下次再也不在傅言致辦公室做‘違法亂紀’的事了。

  離開醫院,季清影剛想打車回家。還沒來得及打,先接到了陌生號碼來電。
她盯著屏幕上顯示的號碼一會,才慢吞吞接通。

  “喂?!?br>“先別著急掛電話,我有點事跟你商量,和比賽有關的,還有你大學時候那件事?!蹦沁厒鱽硎煜さ穆曇?。

  季清影頓了下,沒吭聲。
周芷蘭道:“連半小時也不愿意給我?”
季清影抿了下唇,淡淡問:“在哪見面?”
“你來酒店吧,我住在近程?!?br>“嗯?!?/p>

  季清影抵達近程時候,門口已經有人在等著她了。
是周芷蘭助理,兩人之前也見過面。

  “季小姐,這邊請?!?br>季清影點了點頭。

  她跟著周芷蘭助理往里走,經過大廳抵達電梯口時候,門正好開了。
一抬眼,季清影便看到了里面的男人。

  電梯正中間站了個戴著金絲眼鏡的男人,他雙手插兜站在那,身形頎長挺拔,引人注目。
一側,還站著好些穿著正裝的人,像是酒店工作人員。

  季清影隱約地覺得,這人有點眼熟。
她還沒想起來,里面的人先注意到了她這邊。

  程湛從里面走出,看了季清影一眼,突然道:“傅言致女朋友?”
季清影:“……???”
程湛淡淡問:“沒認錯吧?”
季清影點頭,總算想起來他是誰了。傅言致的那幾個好友,上次聚會沒去的程湛。
她喊了聲:“程總?!?/p>

  程湛點了點頭,看了她眼,越過她看向一側的助理:“找人?”
季清影笑了笑,大概知道他在想什么。
她頷首:“是?!?br>程湛了然,吩咐了句:“找不到可以找前臺幫忙?!?/p>

  話音一落,旁邊的經理答應著:“明白?!?br>程湛應該是很忙,只說了兩句,便領著旁邊圍著的工作人員離開了。

  進了電梯。
助理看向季清影,有些詫異:“季小姐,你認識程總?”
季清影瞥了她眼:“見過一次?!?/p>

  助理看她臉色不太好,沒敢再問。
兩人安安靜靜地到了頂層。

  周芷蘭住的酒店,是主辦方那邊安排的,都是最高待遇。
她一進去,便能感受到酒店內的豪華和奢侈。
近程百年來的好口碑,是被所有人都認可的。

  聽到聲音,周芷蘭抬頭往她這邊看了眼:“來了?!?br>“嗯?!?br>季清影神色淡淡的,直奔主題:“找我什么事?”

  周芷蘭丟了份資料給她,淺聲道:“國際賽審核嚴格?!?br>她頓了下:“當年大學那些壓下的事,不意外會被查出來?!?/p>

  季清影怔住。
當年大學那件事出來后,同學們落井下石,季清影的那些草稿消失不見,加上賀遠的指證,以及他背后的勢力,在當下那個時候直接把罪名按在了季清影身上。
即便是她并不承認,大家也對她大失所望。好像只要是有了點差池,之前做出的所有成績和努力,都會被質疑。

  回到江城后,季清影想過未來的事。
如果不證明自己沒有抄襲,那之后抄襲的罪名會一直跟隨著她,甚至于未來也沒辦法參加任何比賽。

  在那個關頭。
周芷蘭回國了,因為外婆病重緣故,季清影給她打了個電話。
她是因為外婆回國。
再后來,她不知道從哪得到了季清影遇到的事,也沒跟季清影打招呼,直接讓人把發酵的事情壓了下去。

  至少在檔案上,沒留下任何痕跡。
連帶著知曉內情的一些內部人員,也紛紛閉口不提,純粹把這件事爛在了骨子里。

  季清影不知道周芷蘭在業內的能力有多強,有多厲害。
但在那個時候,她不得不承認,人權力大到某個地步的時候,確實是可以一手遮天。

  只不過,周芷蘭能做的只是幫忙把消息壓下去,不在圈內流傳開,不讓她留下這個污點。
至于入選的名額,她無法給季清影爭取。更何況就算是爭取到了,在不清不楚的情況下,季清影也不會要。

  周芷蘭做的時候,季清影并不知情。
是她又出國后,季清影才從老師口中得知。
老師對她失望歸失望,可還是有相信她的。只是在周芷蘭還沒出現之前,賀遠那邊的背景他們得罪不起,更何況季清影也沒有證據。

  現實就是如此。
誰也無能為力,有時候現實的當頭一棒,是絕對能讓人清醒的。

  知道周芷蘭做的事后,季清影也沒太大情緒波動。
她其實知道,周芷蘭想彌補她做點什么。但同樣的,童年的創傷不是偶爾的一點施舍就可以彌補回來的。

  季清影是個性格很倔強的人。
周芷蘭做了,她會感激。但其他的,沒有。
她永遠都無法原諒她曾經拋棄過自己的事實,也正是因為這樣,母女倆關系一直就這么僵持著。
至于大學時候那件事,兩人都心照不宣,過去就過去了,沒再提起。
……

  “季清影?!?br>周芷蘭看她沉默不語的態度,提高了音量喊了聲。

  季清影回神,抬眸看向她:“已經查出來了?”
周芷蘭搖頭:“還在調查中,但那是遲早的事?!?br>她說:“國際賽不比國內,國內走關系能疏通,但國際方面涉及的人多,就算是我也不能保證不暴露一丁點?!?/p>

  她看著季清影:“你怎么想,還打算參加嗎?”
季清影沉默了會,點頭:“當然?!?br>她抬眼看向周芷蘭:“我沒有抄襲,為什么不參加?”

  周芷蘭擰眉:“但你沒有證據?!?br>她看著季清影問:“你當時隨手畫的手稿一夜之間全消失了,你難道不清楚嗎?”

  “清楚?!?br>季清影面無表情道:“但就是清楚,我才更要證明自己?!?br>以前是她懦弱無力,也笨,找不到解決辦法?,F在雖然依舊還沒想到辦法,但她已然有底氣了。
雖然這個底氣來的很盲目。

  她看向周芷蘭,抿了抿唇:“你什么時候回去?!?br>“什么意思?”
季清影深呼吸了一下,低聲道:“你剛剛也提了,國際賽主辦方會著手調查所有報名選手的資料。那我和你的關系,可能也會曝光?!?/p>

  周芷蘭沒吭聲。
季清影看她:“國內的輿論壓力很大,我建議你在還沒曝光之前,提前回去?!?/p>

  周芷蘭定定地望著她,“你就這么想我走?”
聞言,季清影倏然一笑:“不是我想,是你會走?!?br>她說:“小時候我不想你走,你不也是走了嗎?!?/p>

  周芷蘭啞然,有口難辯。
她別開眼,沒再看她:“遲早的事?!彼f:“如果你能順利參加國際比賽,我會避嫌退出評委席?!?/p>

  季清影沒搭腔。
周芷蘭一針見血道:“你那個大學同學不是省油的燈,我猜想不久后,她會先把你之前的事曝光出來?!?br>她說:“這次能參加國際賽的中國設計師不多。她想出名,應該不會讓你順利參加比賽?!?/p>

  周芷蘭其實看不上這些小把戲。要換作是其他人,她不會去想任何辦法,甚至連解釋都不會聽,覺得浪費時間。
可季清影,畢竟是她掉下來的一塊肉。

  說她不配做母親也好,其他的也罷。當年她確確實實只想自己的事業,但人到了某個年齡,就會有后知后覺的感悟。
她也習慣了坐高位,用領導的言論和人對話。

  想著,她刻意放緩了語調,低聲問:“你有什么想法?”
季清影抬眼看她,能察覺到她的柔和。

  兩人無聲對視了眼,她說:“沒什么想法,這件事不麻煩周老師幫忙?!?br>周芷蘭蹙眉,第一時間被她的言語激怒:“你說什么?”

  季清影看她:“我知道你想做什么?!?br>她深呼吸了一下:“我感謝你之前幫我做的事,可感謝歸感謝,我并沒有想要和你上演母女情深?!?br>她直勾勾看著周芷蘭,一字一句說:“你現在這樣,無非是年齡到了后悔了,覺得對我虧欠太多?!?/p>

  季清影說著,自己先笑了。
“但虧欠就是虧欠,小時候想要的一條裙子,長大后再買給我,我已經穿不下了你難道不懂嗎?”
她望著周芷蘭:“并且,就我們兩個人的個性,我不覺得我們能友好且和諧的相處。你在看事情上,習慣性用你總監的想法指責,就拿上次的設計來說,其實你覺得我很不錯,但你就是夸不出來,甚至要在第一時間指出我的缺點?!?br>季清影微笑:“但你不了解的是,你在我這里有兩個身份,我要的并不是你設計師眼光的觀點?!?br>說完,季清影也沒打算多留。
她站了起來,看向坐在原地沒動的人:“以前的事,我無法做到和你一筆勾銷,甚至不再記恨。我只能說,你過好你的生活,我過好我的生活。你如果生病了老了回國了,我會盡到我作為女兒的義務,但其他的,沒有了?!?/p>

  季清影不是個特別心狠的人,但也不是特別心軟的人。
她感謝周芷蘭曾幫過她,但她也真的沒辦法從童年的記憶里抽身出來。
她親人不多,在爺爺奶奶去世后,她和爸爸那邊的親戚斷了來往。

  現在的她,只有外婆。至于周芷蘭,就如她剛剛所說的那樣。
血緣關系擺在那兒,在她年老走不動的時候,她會負責養她,盡到贍養義務。但其他的,她做不到。
她們只適合做沒有感情的母女。

  -
從酒店房間出來后,季清影沒再讓周芷蘭的助理送,她進了電梯。
電梯往下后,停在了十二樓。

  季清影也沒去看進來的人是誰,她低頭看著腳尖,整個人情緒是亂的。
忽然,耳邊傳來一個笑聲。

  季清影一怔,下意識抬頭。
孫宜嘉揚了揚眉,看著她:“霜打的茄子?”
季清影:“……”
她拉回思緒,看了她眼:“你怎么在這?”

  孫宜嘉扯了扯唇:“我還想問,你怎么在這呢?!?br>季清影不吭聲。

  孫宜嘉看她,主動湊了過來問:“我聽說,你和林曉霜還有賀遠都見面了?”
季清影面無表情看她。
孫宜嘉被她逗笑,彎了彎唇問:“感覺怎么樣?”

  季清影看了她眼:“你到底想說什么?”
孫宜嘉轉了轉手里的手機,想了想說:“我這邊得到個內幕消息?!?br>季清影眼皮都沒動。
孫宜嘉微微一笑:“林曉霜那邊,不想讓你參加國際賽?!?/p>

  “哦?!?br>季清影冷冷淡淡道:“猜到了?!?br>孫宜嘉被她這個態度噎?。骸澳憔筒簧鷼??”
“生氣啊?!?br>季清影靠在墻上:“那我也沒辦法?!?/p>

  孫宜嘉盯著她看了幾眼,頓了下道:“你求我?!?br>季清影:“……你說什么?”
孫宜嘉笑,彎唇道:“你難道不想證明大學時候的清白嗎?你求我,我可以給你一份藏了多年的資料?!?/p>

  季清影正眼看她:“什么意思?!?br>孫宜嘉笑:“我呢,以前超級不喜歡你,所以也沒想要給你說話什么的,你也知道?!?br>她道:“但人嘛,總會長大的?!?/p>

  孫宜嘉笑盈盈說:“我現在呢,對比你和林曉霜而言,我更不喜歡林曉霜。你個性雖然依舊討人厭,但我還是想和你光明正大的比一場?!?br>話落,她揚了揚下巴道:“只要你求我,我就把大學時候大家都忽略掉的一份資料給你?!?/p>

  兩人無聲對視。
電梯抵達一樓也沒動。

  到門口有人催促,季清影才眨了眨眼回神,率先走了出去。
孫宜嘉跟在了后面,看向她:“怎么樣,這個交易還行吧?”

  季清影低頭往前走,走出大廳后,她才轉頭看向孫宜嘉:“你是不是有當時宿舍樓的監控?”
孫宜嘉神色一頓。

  季清影看她:“我猜中了?!?br>這個語氣,無比肯定。
敵人永遠最了解敵人。

  孫宜嘉莞爾一笑,得意地望著她:“是又如何?!?br>季清影微微一笑,搖頭說:“沒如何,就是覺得還挺好的,天無絕人之路?!?br>孫宜嘉臉上的笑一僵:“你以為我會輕易給你?”
“你也說了不會輕易,那就是會給?!奔厩逵皞饶靠此骸拔腋铱隙?,你會拿給我?!?/p>

  “……”
兩人僵持著,氛圍有種詭異的安靜。
孫宜嘉看她:“你就不問問,我那時候為什么不拿出來?”
“不用問也知道?!奔厩逵暗f:“你那會討厭我,恨不得把我千刀萬剮,不落進下石已經很了不起了,怎么可能會幫我?!?br>在這種事情上,季清影從不埋怨任何人。

  孫宜嘉無言。
她所有的想法都被季清影猜中,根本就無法反駁。
“你就那么自信我會給你?”
季清影頷首,側目看她:“你雖然也很討人厭,但你有最基本的職業底線?!?/p>

  孫宜嘉翻了個白眼:“別給我戴高帽子?!?br>她從包里丟了個東西給她:“要不是林曉霜的嘴臉實在是太讓人討厭了,我絕對不會給你?!?br>季清影伸手接過,晃了晃手里的U盤:“謝謝?!?br>她認真道:“真的很感謝?!?/p>

  孫宜嘉扯了下唇,傲嬌道:“希望你盡早處理好,我們國際賽見,我要的是公平競爭?!?br>“好?!?/p>

  孫宜嘉走后,季清影盯著手里的U盤看了會,剛想離開,手機鈴聲便響了起來。
她瞥了眼,稍顯意外:“你忙完了?”

  傅言致“嗯”了聲:“有點休息時間?!?br>他低聲道:“程湛跟我說在酒店看見你了,是有什么事?”
他剛結束完手術,便看到了程湛給他發的消息。想著季清影神色,傅言致并不放心。

  季清影笑,淺聲道:“沒什么事?!?br>她說:“那個人約我?!?br>傅言致頓了下,反應了過來:“聊完了?”
“嗯?!?br>季清影彎唇笑笑:“我現在打算回家了,你安心工作吧,在家等你?!?br>“好?!?/p>

  掛了電話,季清影打車回家。
到家后,季清影回了自己那邊。
她開了電腦,把孫宜嘉給她的那份U盤插|上,還沒來得及點開。

  葉蓁蓁的電話先來了。
季清影一愣,詫異看了眼:“蓁蓁?”
“季學姐!”那邊傳來葉蓁蓁著急的聲音:“季學姐,你上熱搜了?!?/p>

  季清影愣?。骸笆裁匆馑??!?br>葉蓁蓁快速道:“你點開微博看,網上和學校的論壇爆料,剛拿下全國設計師大賽的設計師……曾是抄襲者?!?/p>

  季清影握著手機的手緊了緊,一股冷氣襲來,把她凍的連出聲都是困難的。
她喉嚨干了下,聲音啞了幾分:“現在嗎?”
“對,不知道為什么,直接空降熱搜?!?br>葉蓁蓁一邊刷著微博,一邊告知她:“現在大家都在深扒你,還有很多人……在罵你?!?/p>

  季清影“嗯”了聲:“好,我知道了?!?br>她深呼吸了一下:“我上網看看?!?br>葉蓁蓁嗯嗯兩聲,低聲道:“季學姐,我相信你,你肯定沒有的?!?br>季清影勉強一笑:“謝謝蓁蓁,我先掛電話了?!?br>“好?!?/p>

  季清影有一個不太常用的微博,偶爾會發點作品和日常,粉絲沒多少,也就幾千個。
可這會,粉絲沒暴漲,但前段時間發的一條微博下面,評論暴漲。

  她一點開,上面全是辱罵,說她不配做一個設計師的言論。
她閉了閉眼,點開熱搜。
第一名,就是她。
#設計師大賽冠軍抄襲#這樣的字眼,第一時間奪得了網友們的眼球。他們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開始對她進行言語攻擊和辱罵。

  說她不配。
說她惡心。
還有人說,她能參加全國賽,是不是買通了評審,睡在了評審床上。上面的每一個字都骯臟的不堪入目。

10746 3674655 MjAyMC8wNC8wOC8jIyMxMDc0Ng== http://m.clewx.com/book/202004/08/10746_3674655.html
淘宝快3预测 手机网游赚钱排行榜 每日推荐股票 浙江体彩6十1预测专家 赚钱的网游排行榜前 证券炒股行情 国际棋牌下载app 上赛季德甲积分榜 欢乐斗牛棋牌游戏 理想股票论坛首页 东北填大坑手机游戏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