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 48 章

書名:詐欺大師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銀發死魚眼 更新時間:2020-05-23 19:25:35

  陸清嘉猛地往他面前一湊, 身影頓時放大,那雙眼睛占據了紀曳的全部視線。

  陸清嘉的眼睛很好看,如果是正常的這么看, 即便是貼進, 也不會覺得什么。

  但紀曳卻仿佛看到什么可怕的東西一樣,猛的往后退了一步。

  露出意外被嚇到的表情。

  陸清嘉笑了:“老師為什么要后退?我自認為長相尚可, 不至于到嚇人的地步吧?連這么多活人爆炸都淡定從容的老師, 為什么現在做出這種姿態?”

  “還是你眼里看到的景色有什么異常嗎?”

  紀曳臉上的驚慌更甚, 但仍然沉下聲音開口道:“少裝神弄鬼?!?/p>

  有玩家也反應過來, 問陸清嘉道:“所以說你在禁閉室里有什么發現?”

  陸清嘉笑了笑, 將筆記本上的畫面直接切換成另一個文件中的。

  “好奇的話就大家一起看吧,反正這東西對我目前是沒什么作用?!闭f著看向紀曳:“所以我才說, 剛剛就放我畢業多好?!?/p>

  紀曳態度頓時逆轉, 直接揮手掩蓋了屏幕投影,立馬道:“我知道了?!?/p>

  “好的, 我同意你畢業,陸清嘉同學,恭喜你完成所有學業, 今日起正式畢業?!?br>“晚了!”陸清嘉道:“我給出的選擇,可也是有時效性的?!?/p>

  “雖然幫人白干活兒有點不爽, 可看出爾反爾的人露出像紀老師現在的表情我很爽?!?/p>

  說著點開了某個文件包里的視頻, 紀曳便是有心破壞, 但也因為規則的原因無可奈何。

  在座所有玩家都不是需要大屏幕投影才能看清畫面的,筆記本電腦的頁面足以。

  然后他們就看到了震驚的一幕。

  畫面先是漆黑的,像是靜置在沒有一絲光亮的黑暗中。

  接著出現一點點腥紅, 腥紅消失后,鏡頭來到上方, 眾人看見那片腥紅色正是大漢當時隔開自己手臂流出來的血。

  那鏡頭小心翼翼,但很快它發現其實不必如此,因為進入緊閉室后,大漢的注意力就被某件可怖的東西吸引,絲毫沒空注意它了。

  因為大漢用工具照明禁閉室后,赫然發現自己腳下是透明的,而那層透明之外,是一雙巨大的眼睛。

  大到什么程度?緊閉室的面積不算小,再怎么一間臥室的大小是有的,但那雙眼睛幾乎是鋪滿了整個畫面。

  每一只直徑都在一米以上,仿佛深深的注視著壯漢,如同深淵中凝視的怪物顯出原形,那體積是讓人絕望般的龐大。

  大漢嚇了一條,便是NPC和玩家在眼前炸成肉糜,給他的視覺沖擊都沒有現在強。

  他下意識的繃緊身體,做出防御的姿勢,并不敢輕舉妄動。

  這時候那對眼睛眨了眨,大漢甚至可以看見上面的血絲,對方也沒有輕舉妄動,就這么盯著他。

  僵持很長一段時間,這期間禁閉室的空氣仿佛都是凝固的。

  幾分鐘過后,那畫面才切走,禁閉室地下恢復正常的黑暗,大漢猛地松了口氣。

  癱倒在禁閉室的地板上,接著沒過多久整個人失去意識,但身體卻時而發出痛苦的表情,時而揮舞掙扎。

  而早已趁機溜到不起眼角落的攝像機,記錄下了這一切。

  整個畫面只有短暫的幾分鐘而已,畫面播完,紀曳臉色的驚慌徹底凝成實質,就算不擅長察言觀色的人也看出了問題。

  但令人最關心的仍然是剛才的畫面:“那個是什么?是什么東西的眼睛,可以這么大?”

  “從輪廓形狀以及眼周皮膚和骨骼位置看,就是人的眼睛?!?/p>

  “不對吧?人的眼睛怎么會出現在那里?難不成這所學校低下還埋著個巨人,到時候我們得跟哥斯拉打架才能通關不成?”

  有人崩潰道:“這局的難度太大了,能不能別一趟一趟的又翻出新boss?就算人數多了點,也不帶這么玩的吧?更何況這么多人游戲打的什么自相殘殺的主意沒點數嗎?”

  但有人卻猜到了真相的邊緣:“不一定是那對眼睛太大,也有可能是我們太小了?!?/p>

  “bingo!”陸清嘉指了指對方:“不是對方太大了,是我們太小了?!?/p>

  “這所學校到底是個什么樣的存在,那些規則到底因何運行?外界仿佛是真實存在的,我們可以輕松取得聯系,也能挖掘新聞信息,沒有任何違和感,但為什么一個學校整個高三年級的學生兩天沒有回家,家長們都沒有反應?”

  “我猜在座也有人猜過這個副本本身可能就不屬于現實中的異度空間,只不過和現實又多少存在著聯系?!?/p>

  “或者這又是常見的輪回陷阱,或者是被人操縱的游戲?!?/p>

  有玩家道:“那么按照你之前的說法,這里就是被人操縱的游戲無疑了?”

  對方指的是他在之前挑釁紀曳,說過他背后的操縱之人蠢的事。

  陸清嘉點點頭:“沒錯,嚴格來說在這里,我們不是玩家,紀老師才是玩家?!?/p>

  “我們和所有學生一樣,都是NPC,只不過是特殊的NPC罷了?!?/p>

  “你怎么確認的,光是一雙眼睛的話,不足以支撐這個論調吧?”

  陸清嘉道:“這當然,并且有句話我忘了說,剛才給你們看的禁閉室的監控錄像雖然只有幾分鐘,但我卻沒有做過任何剪輯,這是迷你攝像頭在里面拍攝到的全部時長?!?/p>

  “什么?”眾人大驚。

  “也就是說,禁閉室內的時間流速和外面是不一樣的?!标懬寮握f著,手里出現了一片蘋果。

  那片蘋果非常新鮮,像是剛剛切下來的一樣,還沒有任何氧化的痕跡,要知道蘋果這東西,切開了可是放一會兒表面就會氧化泛黃的。

  陸清嘉道:“我在察覺到這點后,特意到審訊室那邊,從門縫塞了一片蘋果進去,你們知道我在外面等了多久嗎?”

  “一個小時?!标懬寮蔚溃骸耙粋€小時后我取出蘋果片,放入背包中,現在拿出來依舊是新鮮的?!?/p>

  游戲背包里不存在時間流逝,你放什么東西進去,拿出來依舊是放進去前的姿態。

  你放一碗剛煮好熱氣騰騰的螺螄粉,過十年再拿出來,上面熱氣依舊還在。

  背包忠實的記錄了蘋果出禁閉室后的狀態,整整一個小時,一片薄薄的蘋果上面不可能沒有一點泛黃的痕跡。

  如果壯漢的視頻還可能因為各種神秘的因素造成假象,或者那段黑屏的時間是直接被規則認為不必要而剪

  就像解謎結束后屏幕里只播放必要剪輯過的信息一樣。

  那么陸清嘉親自站在門外的試驗結果,便否定了這一可能。

  禁閉室的時間流速就是遠遠比他們所渡過的時間快。

  這像什么?這就像現實與虛擬之間的差別。

  陸清嘉接著又道:“還有一點,我很好奇紀老師離開過后去哪里安置?!?/p>

  “畢竟他只有一個人,雖然我們玩家能夠理解規則的強大,自知恐怕偷襲他是做無用功,但別的學生可不這么想?!?/p>

  “即便是NPC,也是有血有肉,有著自己私欲和想法的人,這么多人,總不可能沒一個沒考慮過晚上趁對方不備,偷襲紀老師,好解除目前的困境?!?/p>

  說著陸清嘉看向紀曳:“紀老師你晚上是在哪兒休息的?據我說知有幾個學生去教師宿舍找你,可沒有發現人?!?/p>

  紀曳笑得扭曲:“我自然有自己的自隱匿手段,你都能猜出的事,我會想不到嗎?”

  陸清嘉就笑了:“但紀老師壓根沒有所謂的自保啊,大喇喇的站在操場中間一動不動,直到這節課快要開始之前,才結束了在操場做石雕呢?!?/p>

  紀曳見鬼一樣看著他:“你――”

  陸清嘉眼睛一亮:“咦?是真的?我只是隨便一猜,沒想到又猜對了?!?/p>

  媽的信你個鬼!不但是紀曳,其他玩家也這么想,但這一點陸清嘉卻并沒有多解釋。

  只是看了眼歐陽白。

  歐陽白立馬懂了,昨天下課的時候經過操場時,還有坐在靠窗位置吃晚餐的時候,他都數次看向過紀曳站的方位。

  雖然他限制了自己的能力,但到底是管理員級別玩家,且經歷過這個游戲,對這個游戲的本質一清二楚。

  任何真相都清晰擺在他面前。
陸清嘉對他的反應起疑,之后通過各種線索梳理,還原了這個副本本質,那么他當時看的是什么就容易猜了,就那幾個可能而已。

  陸清嘉只選擇了最大概率的那個猜測,然而紀曳的反應告訴他是猜對了的。

  眾玩家豈會聽不明白?

  沒跑了,這就是個套娃游戲,紀曳那傻樣不就是游戲中玩家登出后,角色一動不動的情景?

  陸清嘉轉向紀曳,臉上的表情突然變得刻薄。

  全沒了看老師那種面上的尊敬,反倒是想透過他,看著背后的操縱者,對對方智力和本事的輕蔑。

  他做這幅模樣,也這么說了:“紀老師,你還好意思待在這里嗎?”

  “按照現在的狀況看,你不光是這關游戲一塌糊涂,甚至還被NPC拆穿了身份,并且看透了游戲的本質?!?/p>

  “那些本該在你手里操縱的主線和副線任務也在開始前被拽了出來,毫無神秘感,整個游戲因為你的愚蠢被玩得一塌糊涂?!?/p>

  “這還是建立在你有劇本,有上帝視角,包括我們在內所有NPC的過往對你毫無秘密可言,甚至能夠一定程度的左右劇情的前提上?!?/p>

  “就這樣還把游戲玩成了一坨屎,你說的智商到底是幾位數的?我以為這么高級,甚至與現實毫無違和感的高端游戲,對于玩家的資格也有所篩選才是,原來還是一樣只要是個人就行的嗎?”

  “說實話被這樣一個蠢貨帶著玩,我覺得我的人格受到了侮辱?!?/p>

  紀曳明顯氣壞了,這會兒已經變得毫無姿態,胸膛猛烈起伏著,受到侮辱般瞪視著陸清嘉。

  陸清嘉道連忙道:“紀老師您別生氣,我對您是無意冒犯的,記得我說過嗎?我本身是很欣賞你這個角色的?!?/p>

  “如果這是一款游戲,你作為主角的基礎設定是很不錯的,極端殘酷又萬事盡在把握,外形的捏臉數據審美也在線,根據杜老師形容的之前您面試前的長相,就太過普通了?!?/p>

  “我猜整個游戲的開始時間是面試成功后,來學校入職那天吧?哦話題扯遠了,總之紀老師您相信我,我對您本身是欣賞的,我僅針對您身后那個傻逼?!?/p>

  “畢竟我說過,如果由我操縱,絕對不會玩成這幅熊樣?!?/p>

  紀曳:“……”

  這他媽對著他的臉罵,罵玩家跟罵角色有什么區別?

  “那為什么杜老師一個游戲人物會記得這些事?”有玩家發現了華點。

  陸清嘉道:“因為在這個副本的游戲之外的,還是我們的恐怖游戲,套娃一層接著一層,既然讓玩家通關,自然不可能不留線索?!?/p>

  “學校教職工全部死亡,唯獨杜老師活了下來,是紀老師真的需要一個人協助嗎?明顯不是,即便沒有杜老師,學校也能正常運轉?!?/p>

  “那么杜老師算是教室團體里唯一的良心所以逃過一劫嗎?”陸清嘉看了對方一眼:“明顯也不是?!?/p>

  “相信你們都了解過學校之前的狀況,還有老師在這里扮演的角色,杜老師雖然算不上同流合污,但也絕對沒有高老師那樣的謹守師德?!?/p>

  “她即夠不上做壞事,但也不會為了不平事出頭,因為她只把這里當做一份工作而已,遵守學校的規則,不惹事,不多管閑事就好?!?/p>

  “有學生被欺負,甚至致死的時候,她雖然沒有加諸更多傷害,但也冷眼旁觀,而師長的冷漠,在需要幫助的學生眼里,也是讓人絕望的?!?/p>

  “根據紀老師――不,游戲的設定來看,杜老師明顯是沒有任何理由格外被開恩留下性命的,但對方卻活了下來,那么必定有她不得不活著的理由?!?/p>

  “所以我問杜老師,她是否知道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可能是我人緣好,杜老師很爽快的就告訴我了?!?/p>

  媽的神尼馬人緣好,玩家這會兒是聽到他這三個字就牙酸。

  “這些線索加起來,足以摸出這一場的本質真相?!?/p>

  眾玩家聽完,也不得不服,即便其中有對自己智計頗為自信的,也不得不承認比陸清嘉慢半拍。

  如果沒有對方,自己或許通關沒問題,但絕對做不到這種痛快又迅速的節奏。

  明明這個副本是危險重重,殺機無數,二十幾個玩家任何一個都很有可能喪生在此,但被對方霸道的攪和,卻玩兒一樣輕松的通關。

  讓他們這些嚴陣以待的人,輕松得像腳步踏空一樣不適應。

  對方視線卻又落到了紀曳身上:“你還不走嗎?”

  “我沒想到你的臉皮這么厚,難道還想接著玩下去?沒用的,你全網最低評價應該跑不了了?!?/p>

  “但凡有點自尊,也該id自殺了?!?/p>

  “哦對了,能請你不要頂著紀老師的角色皮囊跟我對話嗎?我覺得惡心?!?/p>

  “因為根據禁閉室里看到的眼睛,那應該是你帶著游戲眼鏡或者全息頭盔的眼睛吧?”

  “眼角下吊,眼皮慫拉,眼內干涸無神多血絲,眼周可以看出皮膚狀況,皮膚黑黃暗沉,眉心長痘毛孔粗糙,可見全臉是什么樣,太陽穴凹陷,顴骨凸出。就算不知道你別的五官長什么樣,單這幾點就可以判斷出是個長期作息不規律,生活粗糙,激素紊亂,天生條件差,后天邋遢的diao絲?!?/p>

  “你在游戲里屠殺NPC很有快.感嗎?真正有罪的人暫且不論,單說這個教室里,沒有一個人的素質是你個智商障礙的廢物丑逼能比的,說到這里你真的不該向紀老師謝罪嗎?”

  “你配操作這種高智商精英人士的角色嗎?一屋子的人站在這里你為什么不感到自慚形穢?”

  紀曳越聽臉色越崩潰,終于大叫了一聲,讓后整個人失去色彩,變得成了灰白,就像是游戲里玩家登出下線一樣。

  眾玩家看著陸清嘉,忍不住默默的豎起一根大拇指:“兄弟,牛逼!”

  雖說是個蠢貨,但好嗲也是這場副本的‘上帝視角’,結果人直接給他罵跑了。

  那種羞辱,簡直是殺人誅心吶。

  陸清嘉卻將手放在了變成黑白木頭人的紀老師身上,笑道:“這樣看著就順眼多了,我實在無法忍受精明的皮囊被蠢貨操縱?!?/p>

  此時所有玩家腦海里傳來通關成功的提示,大部分玩家雖然自覺這場收獲不大,但能活過原本該危險重重的一場,多少還是欣慰的。

  知道陸清嘉這種人,絕不會止步于此,早晚會成為高級場的大佬,這時候不管怎么看他的,倒也面色誠懇的向他道了謝。

  寒暄一番后,眾人正要登出游戲,陸清嘉卻道:“其實這個游戲還有個隱形福利,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興趣?!?/p>

  準備登出的人停了下來,詫異的看著他。

  陸清嘉笑道:“既然這一局副本是盒子里的游戲,那么你們就不好奇,游戲外面是什么嗎?”

  眾人一驚,只顧著接收通關信息,滿以為副本結束,卻沒想這些。

  陸清嘉又道:“到現在為止,游戲還沒有給出任務吧?任務還沒出呢,游戲就已經通關了,當然或許咱們效率高是一回事?!?/p>

  “但一般情況下,即便是那種副本名和任務發布就代表著重要線索,所以滯后發布任務,等玩家觸發一定情況后再給任務的,我們這任務都結束了,不可能什么都不觸發吧?”

  腦子活絡的已經反映過來了,他們眼前一亮:“你是說――”

  陸清嘉點了點頭:“說明這個副本任務不任務的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任務之后的探索?!?/p>

  “我看咱們此次二十三個玩家,其中大部分都是中級場后期玩家,已經擁有了沖擊高級場的實力,只是缺少契機?!?/p>

  “這次的任務難度這么高,且不公布副本主題和任務,就連通關結束都沒帶出來,足以說明問題了?!?/p>

  剩下的玩家聽完無一不躍躍欲試,升入高級場對于玩家的誘惑太大了。

  這不僅意味著實力和地位的飛升,而且因為高級玩家的數量相對少和重要性,每一個都不再是中級場及以下的玩家一樣,損失再多也不可惜。

  高級玩家基本已經脫離了恐怖游戲中,時刻面臨的死亡威脅,雖然任務也難,但死亡率卻是大大降低的,甚至有大佬算過。

  高級場的死亡率也就和現實中每一個普通人面臨的死亡率差不多,進入高級場就等于得到財富力量成為人上人的同時,也與時刻會隕落的命運隔離。

  是每一個玩家的終極目標。

  但好歹還有人能勉強保持理智,他們看著陸清嘉:“這種事你為什么要提醒我們?”

  “你大可等我們離開后,自己一個人探索進入高級場,按照游戲的尿性,同時十幾人升入,肯定不符合一貫標準,越多人競爭,就說明你的機會越小?!?/p>

  陸清嘉攤了攤手:“我不可能在這一局成為高級玩家的?!?/p>

  “為什么?”

  “因著這只是我升入中級場的第一個副本,即便給我機會去高級場,我的實力暫時也不匹配?!?/p>

  眾玩家倒吸一口涼氣,看怪物一樣看著陸清嘉。

  陸清嘉笑道:“怎么了?我第一節課就說過的話,你們該不會以為是騙人的吧?”

  當然是騙人的,即便這個時候,大部分人都不會相信。

  如果僅僅是一個才從初級場升上來的新人,卻能在中級后期場游刃有余,掌控全局,那么這已經不是高級玩家預備役了,根本就是管理員預備役。

  這樣的天才太過恐怖,以至于出現在面前,下意識是拒絕相信的。

  但觀察這個人是否撒謊是沒有意義的。

  陸清嘉道:“當然,我肯定不是白白幫忙,我也要好處的?!?/p>

  “明碼標價,你們覺得,去高級場的機會,值你們拿多少代價跟我換?”

  眾人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玩家率先開口道:“怎么保證你真正能幫到我們,而不是設局騙好處?”

  “游戲里應該有契約平臺吧?你們把可以給的報酬拿出來預存雙方簽訂契約,你成為了高級玩家,報酬是我的,如果失敗,盡可收回?!?/p>

  “可以!”有個玩家飛快道:“五萬金幣,一個能力,兩個中級后期的副本爆出來的道具怎么樣?”

  對方道:“放心,雖然能力和道具都不是我賴以為底牌,絕對不會換的存在,但絕對在我的家當里,價值算是上游,老實說拿出來我也在割肉?!?/p>

  陸清嘉點點頭:“可以!”

  其他玩家見狀,也連忙開出了自己的籌碼。

  歐陽白見狀都懵了,他輕輕懟了懟陸清嘉的手臂,附在他耳邊低聲道:“我以前通關得到的獎勵已經夠讓人眼紅了。沒想到你這更嚇人?!?/p>

  “果然打劫比打工賺得多?!?/p>

  畢竟還剩十五個玩家,即便到時候真正成為高級玩家的不到一半,那陸清嘉得到的好處也是駭人聽聞的多。

  這還不提他以中級場新人的身份參與后期副本,并貢獻最高的通關獎勵。

  這次的收獲足以讓陸清嘉一躍成為中級后期玩家了,這在游戲史上都是前所未有的案例。

  恐怖游戲發出嘶嘶的牙疼聲:“我也不是沒見過打劫的,你這――算了,不是我的東西就好?!?/p>

  簽訂好契約后,陸清嘉便道:“我現在的思路很簡單?!?/p>

  “既然禁閉室的時間流速跟副本內不同,代表著盒子外面的流速,并且還能看到那個玩家的眼睛,很大可能,緊閉是就是這個副本留下的bug?!?/p>

  “是玩家破解真相的線索,也是玩家通向高級場的希望?!?/p>

  眾人來到禁閉室外,就連那個變成灰白色的紀曳也跟了過來,似乎得跟著人群移動。

  但處于下線狀態的他,并沒有多少人在意,大家的期待全在通往高級場的可能上。

  來到門口,打開禁閉室門,因為游戲玩家的下線,禁閉室地板是普通黑色的。

  有玩家道:“你說的方法不會是直接打穿地板吧?”

  陸清嘉道:“當然不會這么簡單?!?/p>

  “這個游戲開發得如此精致,雖然限定在一個學校內,但真從體驗上說,仿佛創造了一個小世界?!?/p>

  有玩家眼睛越來越亮,接過陸清嘉的話:“科技如此發達的現實世界,是否有可能是進入星際時代或者宇宙時代的未來? ”

  “這樣的世界,很有可能是高級副本,我們只要進入了那個現實世界,就打破了中級場高級場的屏障,成為高級玩家對不對?”

  “基本邏輯是這樣的,不過具體操作,還得慢慢來?!?/p>

  所有人微不可查的咽了咽口水,便見陸清嘉突然露出一個微笑――

  “首先想要進入高級副本,必須得經過我的篩選?!?/p>

  說著電光火石,手上一揮,銀色的鋒芒閃電一般掠過。

  下一秒,被關過禁閉室,本質是撈金玩家的壯漢喉管破開,血液噴射而出,猝不及防。

  他的注意力被即將成為高級玩家的興奮所占據,之前還跟陸清嘉簽訂了協議,給的報酬不菲。

  壯漢是怎么也想不到陸清嘉會突然對他出手。

  強大的體能讓他一時半刻還沒有死,下意識就發動了反擊,但陸清嘉早有準備,力量不及絕不硬碰,速度奇快的移動,用手里的刀在對方身上帶來創口,但對方有準備的情況下,自然不能跟第一刀一樣造成巨大效果。

  接著陸清嘉退開,露出一個詭異的笑:“為什么你還要專注于對抗我后面的攻擊?”

  “是不是已經忘了,實際上我的攻擊只要給你造成傷口,就決定勝負了?”

  壯漢臉色猙獰,又驚又懼又怒,可為時已晚,他的心臟部分鼓起一坨小包,然后突然塌陷,像是整個心臟消失了一樣。

  “為什――”

  話沒說完,轟然倒地。

  陸清嘉走上前,居高臨下的看著他的尸體,冷漠道:“為什么?我是獵人玩家啊,雖然還沒有經過游戲認證?!?/p>

  此時走廊靜悄悄的,如果之前陸清嘉坑死那些人,玩家們依舊不確定他善惡陣營的話,此時的場景,便驚得人頭皮發麻了。

  舍棄好處也不肯讓撈金玩家爬到高級場,這也只有獵人玩家的責任感和對現實世界的維護才能做到了。

  說到底到了現在,死了九個撈金玩家,按照雙方陣營還有散碎的普通玩家在內,這次差不多撈金玩家都被他端了。

  有人心里忍不住感嘆,或許這個騙子真的是個好人?

  這時候就看到對方抬頭,臉上還沾著壯漢的血跡,看起來俊美妖異。

  他笑了笑:“不好意思,我的立場就是這樣,所以進入高級場之前,我得確定你們所有人的陣營?!?/p>

  “如果是撈金玩家的話,現在自己登出游戲還能撿回一條命?!?/p>

  說得輕巧,可高級場近在咫尺,怎么可能有人動?

  并且剩下的玩家,不管從人數還是氣質以及行為模式,看著還真不像有漏網之魚了。

  陸清嘉見眾人沒反應,便道:“好吧,你們所有人站成一排,同時面對我?!?/p>

  “我要親口聽你們說自己不是撈金玩家或者惡行玩家,如果此話有假,便被拖入地獄深淵,日夜受折磨以慰藉手上的冤魂?!?/p>

  “我是個騙子,所有特別擅長識別謊言,你們身份是真是假,由我自己判斷?!?/p>

  見有些人對他的龜毛臉色不好看,陸清嘉道:“如果你們自信能夠自己找到方法,大可無視我的要求?!?/p>

  “但我是有精神潔癖的人,唯獨有撈金玩家在我面前活著高升是我無法容忍的?!?/p>

  “擅自妄動的人?!彼掷锏牡读亮顺鰜恚骸拔乙膊坏貌挥帽┝ψ柚顾??!?/p>

  這家伙雖然自稱初級場上來的,但殺傷力和陰謀詭計卻是讓所有人怕了。

  想想那六朵血花,想想廚房里兩具凄慘尸體,想想尸體還沒涼的壯漢?

  一個已經夠變態,再加上歐陽白,不值得為一點小事撕破臉。

  眾人相互看了看,只得站成一排,面對陸清嘉,按照他的要求,說出那樣的承諾。

  然而他們并沒有發現,當他們站成一排,面對陸清嘉的時候,站在外圍一直沒動的黑白紀曳突然恢復了色彩,仿佛玩家上線一般。

  只是他的眼神,如果仔細看的話,和陸清嘉如出一轍。

  眾人發完誓,便道:“這樣總可以了吧?你看出誰在說謊沒?”

  陸清嘉搖搖頭:“當然沒有,我又不是測謊儀,怎么可能一眼就看得出所有人撒沒撒謊?這世界上不是沒有善于偽裝的人,我總不至于傲慢到以為我一個人才有這個技能?!?/p>

  “再說了,即便不善偽裝,也不一定沒有類似的能力可以催眠自己,讓自己在某一刻都相信自己說的話?!?/p>

  眾人一聽,徹底怒了:“你不說你能分辨?到底有完沒完?分不出來你讓我們傻子一樣站一排保證干嘛?”

  “因為我沒法分辨,但是規則能分辨啊~~”

  陸清嘉露出一個詭異的笑,其中一個玩家臉色大變,手里突然就多了個武器想要拉陸清嘉同歸于盡。
可為時已晚,來不及挪動腳步,整個人就炸成了肉泥。

  眾人一驚,腦子快的已經反映過來了,看向恢復了顏色的紀曳,驚呼道:“你什么時候控制第一節課的規則的?”

  陸清嘉道:“何止第一堂課?”

  話音一落,又有兩個玩家腳底突然出現黑洞,無數上森白的手伸出來,將他們往地下拉。

  

10747 3674720 MjAyMC8wNC8wOC8jIyMxMDc0Nw== http://m.clewx.com/book/202004/08/10747_3674720.html
淘宝快3预测 浙江游戏麻将怎么算分 弈乐贵州麻将 大亨捕鱼中心 天津麻将游戏下载手机版 中航资本股票股吧 江苏e球彩半全场 幸运飞艇全国统一开奖结果 黄大仙精准资料正版大全 打长沙麻将的技巧 红宇新材股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