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八十七章:驚險

書名:春日遲 上傳會員:天女下凡 作者:飛鳥與魚 更新時間:2020-05-23 11:41:34

  箭矢破風而出,精準地從盧春生耳側三分處飛過,落在他身后二十步遠的草地上。

  盧春生呆住,眼睛發直,身子立住一動不敢動。二十多雙眼睛望向盧春生,又如受驚的鳥群一般目瞪口呆地回望周劭。

  涼亭里,錦秋耳旁沒了爺們兒的說話聲,不由納罕地望向周劭,只見他身子舒展,拉著把半人高的角弓,紫衫木的弓身被魚膠打磨得锃亮,而空弓所對的方向竟是——盧春生!

  “王爺,您……您射偏了?”錦秋顫聲喊道。

  “春生,春生!”涼亭里的盧夫人已從震驚中回過神。她騰地站起來,踉蹌著疾步走下涼亭,逆風向盧春生跑去,而盧知水也大喊著“哥哥”,提著裙擺跑下石階……

  盧春生雖未入仕,卻是盧尚書獨子,周劭如此,無異于當著皇帝的面射殺朝廷命官!

  錦秋雙腿打擺子,自己也不知自己怎么下的涼亭,她故意提高聲調道:“王爺,您這一下怎的射偏了呢?差些兒就傷著盧公子了?!?/p>

  “盧大公子離得靶子那樣近,本王一時失了準頭,”周劭神色鎮定,伸出雙手扶住雙腿打顫,幾要跌倒的錦秋,兩只手穩穩托住她的手肘,壓聲在她耳邊肅道:“你莫怕,回涼亭里去!”

  “牧之!”御坐上傳來渾厚的一聲。

  皇帝橫眉倒豎,指著周劭怒道:“瞧瞧你,多年不拿弓,射術也荒廢了,現下差些傷著了春生,還不快去向他賠罪!”

  御前射箭差些傷了人,輕則是失了手射偏了,賠個罪就完事兒了,重則是驚擾圣駕,蓄意傷人,如此干系就大了??苫噬习l了話,就給這事兒定了性,話雖說得惱怒,卻給了周劭臺階下。

  周劭不是魯莽之人,他深知自己與皇帝情誼深厚,他必定會護犢子,如此他才敢射下那一箭。臺階遞到腳下了,哪有不下的道理?周劭朝遠處的盧春生一拱手道:“春生,是本王技藝不精,失了準頭,方才得罪了,”說罷推了推錦秋的手,示意她回涼亭,他則快步走向盧春生。

  錦秋腿是軟的,心也是亂的,立在原處沒挪步,呆呆望著周劭的背影,他后背上繡的東海銀龍張著大口,幾要吞噬日月。她納了悶,王爺與盧春生有什么過節,好好的為何要傷人?

  局勢已然明朗,眾人腦子里緊繃著的弦這才松了。貴妃便也走下涼亭,咯咯笑道:“皇弟今兒這箭射得可真不漂亮,得重重的罰,盧夫人您說,該怎么罰他?”朱奧和其他王爺世子們也都出來打岔:“王爺這些年是光顧著治水修堤,連箭也不會拿了,我天朝男兒不拿箭怎么成?瞧瞧,今兒就掉鏈子了罷!”

  盧夫人聽著這幫人避重就輕,面露忿忿之色,可她不能發作,只能拉著自家兒子的手,上下打量著道:“兒啊,可傷著哪兒了?”說著眼眶就紅了。

  盧知水也拉著她哥的手肘,抽噎著道:“娘,王爺這箭也射得太偏了罷?他怕不是故意……”

  “住口!”盧夫人壓聲吐出兩個字,瞪了她一眼道:“這都是你惹出來的禍事,口沒遮攔的,教人當刀子使了也不曉得,虧得你哥哥還說你聰慧!”盧夫人還要再說,卻被盧春生攔住了:“這與小妹有何干系,娘您這是氣糊涂了,況且我這不是好好的么,你便莫要斥責小妹了!”

  盧夫人重重嘆了口氣,望著這一雙兒女,不住搖頭。然則盧夫人也算半個幫兇,方才盧知水說起那謠言時,盧夫人雖知是鳴夏教唆的,卻沒攔自家女兒,畢竟她也想看錦秋下不來臺,只是她萬萬沒想到王爺居然會出手,還是對著她的兒子。

  此時周劭已走過來了,他朝盧春生一拱手,道:“春生,本王一時失手,險些傷了你,雖說并非有意,可到底讓你與盧夫人受了驚,你想要如何責罰本王,本王絕無怨言!”

  “無礙,橫豎我也沒傷著,”盧春生說得輕松。

  盧夫人卻恨得嘴角抽抽,她背對著周劭,切齒道:“王爺既是無心之失,妾身又怎敢責罰,只望您今后射靶子時看準些,莫要再嚇著人了!”盧夫人心里清楚,此事鬧大了便得罪了皇上和太后,今后盧家的日子好過不了,反倒是忍下這口氣,讓王爺欠著盧家一個人情,緊要關頭興許能用得上。

  周劭原本已做好了被盧春生射一箭的準備,如此才算公平,現下這情形若強逼著他們責罰自己反倒不好。

  可這是個大人情,今日不還清,他日連帶著皇兄也得給他還,周劭于是從腰間取下一金香玉龍紋玉佩,雙手呈給盧春生,道:“此玉乃本王心愛之物,今日便贈予你!”

  盧春生本不愿收,但見盧夫人朝自己使眼色,他到底還是收下了,拱手道:“謝王爺?!?/p>

  一襲緋紅長裙拂過青青草地,也往這兒過來了。

  “盧夫人不罰本宮可要替皇上罰了,”朱貴妃走上前,笑盈盈地望著盧夫人道:“盧夫人,這大日頭曬著多難受,您跟本宮回亭子里去,您監督著,看王爺還敢不敢射偏嘍!”

  盧夫人心里舒坦了些,又叮囑了盧春生幾句,而后拉著盧知水的手,道:“這日頭是曬得慌,咱們隨貴妃回亭子里坐著去罷,”盧知水扭扭捏捏地跟著去了。

  波濤洶涌過后,水面復歸平靜。

  錦秋回了亭子,里頭竟鴉雀無聲,一眾官家小姐嚇得連瞧也不敢瞧錦秋,她們毫不懷疑若非王爺是男子,不好跟她們這些女子計較,方才這一箭要射的,便是這亭子里拿宋家大小姐的風流韻事做文章的她們。

  貴妃也看明白了,她望著錦秋,抿唇笑道:“看來本宮方才是多此一舉了,那些個傳言,哪需你自己料理,只王爺這么一鬧,今后呀,這京城里再無人敢說你的閑話咯!”

  那陣心驚肉跳在錦秋這兒還沒過去,她絞著帕子,望向周劭,見他現下又拿起方才那角弓,搭上箭,肩背張開,弓拉滿,一放……

  “咻”的一聲,正中靶心,好似方才那驚險的一箭不是他射出去的。

  錦秋后怕,周劭射術雖精,可射向盧春生的那一箭若出了一分一厘的錯,便萬劫不復了!

  不過周劭卻覺著值,方才那一箭他有十分把握。這盧知水、這京城里的婦人實在太聒噪,舌頭底下壓死人,錦秋是個女子,臉皮薄,受不住,他就得拿出點兒動作來給眾人提個醒。

  接下來的比賽照樣沒耽誤,三輪過后,勝負就見分曉了,雖有一箭脫了靶,周劭卻仍拔得頭籌,彩頭是串鄂爾多進貢的紫鮫珠,皇帝親手賞給了他。按著規矩,贏家該給皇上敬一杯。

  方才與錦秋相撞的那宮人手上托的便是用來敬皇帝的酒,他走到涼亭下的一處石案旁,放下條盤。

  若是尋常錦秋才懶怠看,可方才這公公撞上自己時的模樣實在反常,就像一個人要去做虧心事兒,心里虛,手上不穩。她目不錯珠地盯著那公公,眼見他提起八仙過海鎏金酒壺,一條水柱注入銅酒爵,酒水漫上來,水柱收得干脆利落,然而給金酒爵倒酒時,那水柱竟微微抖動,最后那一收也沒收得漂亮,灑出來幾滴。

  錦秋不由腹誹,這公公倒酒的功夫還能忽高忽低?怎的倒給皇上的那杯就拿捏不好力道了?

  公公呵著腰托著條盤走到周劭身旁,將酒獻上去,周劭端過金酒爵,緩緩往御坐那兒去。而侍立一旁的公公,從袖子里掏出一方淺色帕子擦了擦汗,錦秋不知怎的,眼皮子突然跳起來。

  上一回她眼皮子跳是廚下給她送綠豆湯來的那一日,她險些失身于許放,這一回,想必也不是什么好事兒!

  “咔嚓”一聲響,錦秋循聲望向右手邊的貴妃,發覺她捏酒杯的手上,那只中指的指甲齊根斷了。

  錦秋這顆心砰砰亂跳,腦袋里風車似的呼啦啦轉。不過喝個酒么,貴妃怎把指甲絞斷了?還有那公公,練過千萬回的倒酒竟也能倒灑了?

  難道是酒水有問題?錦秋猛地站起身。

  場中,周劭已端著酒杯站在皇帝面前,二人碰了杯子,眼看就要喝下去了。

  “慢著!”錦秋聽見自己喊了一聲,那一聲仿佛不出自她的口,然而現下騎虎難下了,她立即提著裙擺回身從石階上跑了下去。場上眾人不明所以地望著錦秋,而朱貴妃捏著那杯子的手也隱隱用力,恨不得將杯子都捏碎了。

  錦秋逆著風,大步上前,現下她才看清楚御座上的人,皇帝濃眉大眼,面平且寬,是個敦厚慈悲的面相。

  “皇上,”錦秋走到周劭身旁,突然雙手交平,叩拜下來,“臣女宋漓與廣平王兩情相悅,斗膽請皇上賜婚!”

  一旁的周劭愣住了,此舉不可謂不莽撞,可女孩兒家都跪下來了,他還扭捏什么呢?于是周劭當即也叩拜下來,求道:“皇兄,是本王應允她會求皇兄賜婚,一時忘了,所以錦秋的意思也是本王的意思,請皇兄莫要怪她莽撞!”

10751 3674637 MjAyMC8wNC8wOS8jIyMxMDc1MQ== http://m.clewx.com/book/202004/09/10751_3674637.html
淘宝快3预测 河南481走势图200期 港股股票查询 安徽快3最近500期 2019宝宝浙江游戏下载 一肖三码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走势图 福建11选5 三分彩选预测工具 11选5中奖号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