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乖一點

書名:女扮男裝后被校草看上了 上傳會員:絕密style 作者:春風榴火 更新時間:2020-05-23 11:37:33

  晚自習結束之后, 溫暖背著書包,亦步亦趨地跟在江焯身后。

  江焯沒有如過往一般,騎著車徑直離開, 而是推著車走在前面。

  溫暖跟在他身后不過三四米距離, 不確定是不是真的和好了, 所以沒有貿貿然上前去。

  江焯推著車走到了校門口,回頭望了溫暖一眼, 停下來,似乎在等她。

  溫暖頓了幾秒,慢悠悠走到他身邊:“你...”

  話音未落, 江焯卻拉著她的手, 帶她來到了路邊小花園一處無人的樹后面。

  因為動作有些慌亂,兩個人呼吸都有些急促。

  “做什么呀?”

  江焯沒有回答,按著她的肩膀, 低頭吻上了她的唇。

  溫暖腦子一空, 睜大了眼睛。

  他放大的五官僅在眼前, 長長的睫毛覆著眼瞼,眉宇間的神色, 溫柔得宛如融化的春水。

  兩個人的唇瓣稚嫩地貼著。

  溫暖能感覺到他的柔軟,還帶有一點溫熱。

  剛剛停電的剎那只是輕輕碰了一下,那觸感卻已經蔓延了好久好久, 這一次,便會永遠記在心里了吧。

  她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手軟軟地搭在他的胸前。

  女孩靠在他的懷中,香香的, 軟軟的,可是他卻不敢抱住她, 害怕會一發不可收拾,只是低頭吻著他。
唇畔有了一點點潤,江焯便立刻停了下來。

  他的觸感太過于強烈,輕微的刺激便能在他的腦子里炸開幾千幾萬道火花。

  他克制地停了下來,呼吸越發急促,在她耳畔輕聲道:“你是不是傻子?!?/p>

  “干嘛罵人?!?/p>

  “以后都聽我的,我不喜歡,你就不做,說這樣的話,像個傻子?!?/p>

  “傻就傻唄?!睖嘏拖骂^,悶悶地說:“我也沒哄過別人,你是我很喜歡的人,我只哄你一個,又不吃虧?!?/p>

  江焯久久沒有講話,倏爾,他低下頭,輕笑了笑:“你說這樣的話,老子真的會信?!?/p>

  溫暖望著他,朦朧的夜色里,路邊車燈偶爾投來一道暗沉的光影,打在他英俊的面狼上。

  她忽然踮起腳,輕輕地吻了吻他的下頜,轉身紅著臉跑開了。

  “我先回去了!拜拜!”

  一陣微風吹過,下頜被她吻過的觸感,涼絲絲的。

  江焯在樹蔭下站了好久好久,嘴角綻開一抹淺淡的笑意。

  ......

  六月底,江焯的生日,葉青訂了一個主題包間的私人影院,大家一起開party熱鬧熱鬧。

  不過因為診所有點急事,江焯臨時被葉瀾叫去跑腿了。

  結果幾個大男人,坐在滿是hello ketty的粉色調私人影院里,面面相覷。

  私人影院房間不大,類似于一個小臥室的布局,對面一整面墻都是白屏幕。而正對面,是一張類hello ketty的榻榻米,可供三四人躺在上面看電影。

  而榻榻米上方還有一個鋪了粉紅軟墊的小飄窗,飄窗上也擺放著各式各樣的小貓主題抱枕。

  滿滿都是少女心。

  陸宇嘴角抽抽,問葉青:“讓你訂個包間給焯哥慶生,你訂這種女生才喜歡的主題的房間,是想在焯哥變彎的道路上再送他一程?”

  葉青沒好氣地說:“讓你早點訂,你給忘了,我打電話過來說就剩一間,他又沒跟我說這私人影院還分男女?!?/p>

  陸宇說:“那讓我們一幫爺們,就在這種房間里看電影???誰受得了?!?/p>

  幾個男孩同時望向溫暖,她已經坐到了飄窗上,抱起一只可愛的小貓抱枕,開始瘋狂自拍。

  這房間太可愛了吧。

  眾人:......

  事已至此,大家伙只好勉為其難接受了這款主題房間。

  葉青關了燈,打開投影機選電影,當然幾個大男孩也是眾口難調,有人要看動作片,有人要看球賽,甚至還有夏輝這幫家伙提議要不就看島國動作片,差點讓溫暖給踹出去。

  最后,終于選定了一部懸疑恐怖片《孤兒怨》,眾人津津有味地看了起來。

  電影播放了四十分鐘之后,江焯總算姍姍來遲。

  “焯哥,快進來,就等你呢?!?br>“遲到了,呆會兒要罰酒??!”

  “罰什么酒,今天大家伙兒喝飲料?!睖嘏遄斓?。
“哇,溫寒你太沒勁了吧?!?/p>

  “是啊,管這么多,你是焯哥女朋友嗎?!?/p>

  溫暖伸腿踹了踹陸宇:“男朋友更要管!”

  黑暗的房間里,只有投影屏幕上散發著微藍的光,不過他在昏暗環境下視力卻極好,一眼便望見了溫暖的位置,索性脫了鞋,坐到了飄窗上。

  溫暖湊近他,低聲問道:“怎么現在才來呀?”

  “出門的時候,正好碰上葉叔叔診所來了幾個急癥病患,被臨時抓了過去,幫忙煎藥?!?/p>

  溫暖湊過去,果然嗅到他身上有一陣隱隱的中藥香味,中藥味和他身體的氣息混合著,給人一種沉靜的感覺。

  她吸吸鼻子,莫名覺得還挺好聞,于是湊到江焯頸項邊,宛如小狗一樣,嗅來嗅去。

  她的頭發絲在他頸邊掃來掃去,弄得他癢癢的。

  江焯握住她的手,沉聲說:“不要...再聞了?!?/p>

  溫暖淺淺一笑:“為什么?!?/p>

  他嗓子有些干癢,啞聲說:“受不了?!?/p>

  只這三個字,隱忍又克制。

  溫暖立刻就反應過來,乖乖地抱著靠枕坐在另一端,不再胡亂動作了。

  電影劇情進入到高潮環節,幾個大男孩開始激烈地討論了起來,也有直腸子的直接對女主破口大罵,說她辜負了別人的一番好心。

  男孩的思路仿佛永遠這樣簡單,心疼好人,痛罵大壞蛋。

  之所以不去電影院看電影,選在了私人影院,也是因為這幫咋咋呼呼的小子們,必定忍不住要對劇情指手畫腳,索性就在這里讓他們說個痛快,省得打擾別人。

  跟他們對比起來,江焯顯然要安靜很多,他認真的看著投影屏幕,明明昧昧的光影投射在他的眼睛里,滲出一點微弱的光亮。

  劇情進入到恐怖環節,前排躺在hello ketty榻榻米上的男孩們縮成團抱在一起,仿佛整個代入了劇情中。

  “哎呀媽呀!”
“這小孩是個中年女人阿!”
“日,老子后背發麻!”

  跟他們比起來,溫暖和江焯似乎顯得過分淡定了。

  江焯懶懶地倚著墻,面無表情地睨著屏幕,膝蓋微彎,手臂隨意地擱在膝蓋上。
溫暖索性朝著他坐近了些,低聲問:“你怕了吧?”

  江焯垂眸瞥了她一眼,小丫頭一雙明亮的眸子盯著他,眨巴眨巴,細嫩的皮膚泛著幽光,他似乎能感覺到她細細的呼吸。

  江焯喉結滾了滾,還是給出了直男的標準回答:“老子怕個屁?!?/p>

  “哦?!?/p>

  溫暖重新坐回到自己的窩里,本來想著如果他說怕的話,她就可以順理成章地和他坐在一起了呢。

  江焯被她這一打擾,注意力也從電影劇情里被抽離了出來,時不時地瞥她一眼。

  小姑娘似乎開始認認真真看起了電影,不再搭理他。

  江焯后知后覺地伸腿過去,輕輕碰了碰她的膝蓋。

  溫暖沒理他。

  江焯摸出手機,給她發了一條短信。

  溫暖手機在兜里“嗚嗚”地震動了一下,她摸出手機看了眼。

  江焯:“坐到我身邊?!?/p>

  溫暖回道:“不?!?/p>

  江焯:“你不害怕?”

  溫暖:“不怕!”

  這時候,葉青很不滿地回過頭,望了后排倆人一眼:“能不能有點公德心,看電影手機靜音好嗎?”

  溫暖:“......”
你們幾位大爺在前面高談闊論罵女主,我說什么了我?!

  溫暖收了手機,沒搭理江焯。

  幾分鐘后,江焯挪動了一下位置,坐到了她的身邊,手臂從后面伸過來,輕輕地...落在了她的肩上。

  溫暖的身體敏感地顫了顫,耳朵立刻燒了紅。

  “干嘛坐過來?!彼吐暪緡?。

  江焯笑了笑,在她耳邊柔聲道:“焯哥保護你?!?/p>

  ......

  幸好房間光線昏暗,看不到她臉頰火燒火燎地發燙。

  不過,江焯還是能感受到小丫頭身體的僵硬,從他攬著她開始,她就一動也沒動過了,很緊張。

  很快,溫暖變感覺到擱在她肩膀上的沉甸甸的手臂,松開了,他和她坐在一起,卻沒有再碰她。

  她終于稍稍動了一下身子骨,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覺得有點小小的意猶未盡。

  “焯哥,差點忘了,這是給你買的可樂?!比~青轉身,將一罐可樂遞給江焯。

  “謝了?!苯探舆^可樂,拉開易拉罐,仰頭喝了一口。

  在動作的間隙,不知道是不是溫暖的錯覺,她能感覺到他又朝她靠近了幾分。

  溫暖能感覺到少年的膝蓋和她的小腿靠在了一起,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

  緊接著,他的手撓了撓眉頭,然后順勢搭在了自己的膝蓋邊,指尖正好觸到她的小腿肚子。

  溫暖全身的感覺器官似乎都凝聚在和他接觸的那一小塊皮膚上了,心潮起伏,連呼吸都滯重了許多。

  她偷偷瞥了江焯一眼――

  江焯盯著投影屏幕,依舊沒什么表情。

  可能是她內心戲太豐富了吧,男孩子也許覺得碰著、挨著,似乎也沒什么大不了的。

  溫暖調整了呼吸,正要專心看電影,卻感覺到江焯的大拇指掃了過來,粗礪的指腹輕輕地撫過了她柔嫩的肌膚。

  溫暖后背漫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她猛地望向他,江焯江焯嘴角彎了起來,似笑非笑地和她對視了一眼。

  溫暖索性換了個姿勢,將雙腿交疊著側向另外一邊,用自己的菠蘿花襪子對著江焯的膝蓋。

  伴著電影角色的對話聲,他握住她的腳踝,喃了聲:“臭腳丫子?!?/p>

  “才不臭呢,我又不像你們這些...”

  臭男人還沒說出來,恍然想起自己和他們現在是同一陣營。

  她用力抽回腳,江焯沒放開,結果她直接一腳踹進他懷里,正好踹在他硬邦邦的腹肌上。

  葉青有所感應,捧著爆米花回頭,正好看到溫暖一只腳踹在江焯的懷里,他不滿地喃了聲:“打什么架,好好看電影不行嗎?!?/p>

  溫暖無語地抽回腳丫子,心說也就你們前排這幫家伙全程嘰嘰喳喳,別雙標得太厲害啊。

  江焯還是靠了過去,側著身子,倚著她的肩膀,低聲說:“別鬧了?!?/p>

  “我沒鬧?!?/p>

  “嗯,乖一點?!?/p>

  聽到他這三個字,溫暖你感覺心都要化了。

  她本來就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只要江焯對她稍稍溫柔些,她十倍百倍奉還都不止啊。

  溫暖乖乖地和他靠在一起,專心看電影。

  ......

  “啊啊??!氣死了!”陸宇大喊了起來:“居然還讓這個賤人放火燒了家!氣死了!”

  葉青揉了揉耳朵:“能不能別一驚一乍的?!?/p>

  “好氣??!怎么會有這么惡心的女人!扮成兒童,還扮得這么像。不行了,看了這電影,我要恐女了,漂亮妹妹心機都這么深嗎?!?/p>

  “漂亮妹妹招你惹你啦?!睖嘏环獾卣f:“別地圖炮啊?!?/p>

  “我再怎么地圖炮,也炮不到您寒爺身上來啊?!?/p>

  江焯抬腿踹了他肩膀一下:“你嘴里說什么呢?!?/p>

  陸宇不服氣地哼哼:“我不能說她了嗎!”

  “不能?!?/p>

  “憑什么?”

  “憑她是我的人?!?/p>

  

10752 3674636 MjAyMC8wNC8xMC8jIyMxMDc1Mg== http://m.clewx.com/book/202004/10/10752_3674636.html
淘宝快3预测 中国股市千股千评 加拿大快乐8开奖结果 欣悦吉林麻将 四肖期准四肖期期准 快乐8稳赚大小玩法 四川省金7乐 股票基础知识入门新 手机麻将的原理与技 网络赚钱 熊猫麻将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