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臥槽,怎么是禿的?

書名:坑過我的都跪著求我做個人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小貓不愛叫 更新時間:2020-05-23 19:27:38

  【懵逼值9999】

  季暑盯著容子隱, 似乎不明白他在想什么。直到過了很久才露出一點點委屈。然后把頭埋在容子隱的肩膀上不說話了。

  系統:臥槽臥槽!這是被你的直男打擊到身心崩潰了吧!
容子隱:別瞎說,他可能是燒暈了。

  容子隱到底是能單手摔倒體重三百斤公豬的人,直接背起季暑就往校醫室跑。

  季暑的呼吸軟軟的撲在容子隱的脖子上, 熱的要命。及便容子隱只是獸醫也能判斷出季暑現在的溫度起碼得有三十九度五以上。

  果不其然,到了醫務室,一量體溫,三十九度七。和容子隱之前燒的度數一模一樣。

  “你們小年輕??!一個兩個都不注意身體,等老了病痛都得找上來?!毙at一邊配藥,一邊忍不住嘮叨他們兩句。

  季暑明顯燒糊涂了,一個勁兒的看著容子隱,知道針打在手背上了, 才皺著眉頭要往容子隱懷里靠。

  “怎么了?”容子隱以為他難受的坐不住, 想和校醫商量要不要安排季暑去床上躺著。

  然而卻被季暑接下來的話嚇了一跳。

  季暑單手死死的抱住容子隱的腰, 低聲對他說道,“哥哥, 我疼?!?/p>

  容子隱:“???”

  系統:臥槽!你倆是親戚嗎?
容子隱:別瞎說,我和他村里才見面。

  可病迷糊的季暑明顯認不出人了, 纏住容子隱說什么都不撒開。

  最后容子隱沒辦法,只能換了個讓兩人都舒服的姿勢任由季暑抱著。

  和容子隱的快速痊愈不同, 季暑的體質明顯更差, 兩瓶子藥輸進去,也就體溫稍微降了點, 人還是昏昏沉沉的睜不開眼。

  偏他手機也沒電了,容子隱一時間也拿他沒辦法,最后只能把人又背回寢室了。

  季暑這一覺睡得很長, 直到凌晨一點才睜開眼。意外發現自己處在一片黑暗之中。

  季暑下意識打了個哆嗦,然后就被身邊的人抱在了懷里。

  季暑整個身體都僵硬了, 他小心翼翼的轉頭,然后就看見了容子隱熟睡的臉,接著他提到半空的心慢慢落了下來。

  多半是因為季暑之前動靜太大的緣故,容子隱也漸漸睜開了眼。

  “醒了?那先把藥吃了?!比葑与[緩了一會才坐起來。

  先點亮了床頭的夜燈,然后下床去給季暑拿藥。清醒的季暑明顯冷靜許多,也能順利溝通。

  老老實實的把藥吃了之后,他才和容子隱道歉,“抱歉,給你添麻煩了?!?/p>

  “沒事兒,我今天正好休息?!比葑与[之前買了粥,正好現在是夏天,雖然不熱了,但幸好也不算太涼。于是他等季暑吃完了藥,直接端給他。

  “謝謝?!奔臼罱舆^來,自己端著碗安安靜靜的喝粥。

  他到底是個病人,吃了點東西之后,藥勁兒上來,就又開始睜不開眼。容子隱把他手里空了的碗拿走,給了他杯白水讓他漱漱口,然后就又把人按在床上讓他睡覺。

  接著自己收拾利落了也上了床。

  “那個你……”季暑被容子隱的動作嚇了一跳。

  容子隱往里推了推他,“快點,我明天上午還有實驗?!?/p>

  季暑:……

  容子隱睡著的快,沒一會,就陷入好眠。

  季暑挨著他,卻逐漸沒有了睡意。

  離得太近了,近到他能夠感受到容子隱的呼吸,就撲在他的脖子上。

  可還不等他胡思亂想,容子隱的手就突然落在了他的腰上,接著季暑就被容子隱整個抱進了懷里。

  這下,季暑更睡不著了。心說話,多年沒見,容子隱歲數突然變得比他小還不記得他也就算了??善讼矚g抱著東西這一點卻一點都沒變。

  偏過頭,季暑盯著容子隱睡著的臉看了好半天。直到過了好長時間才慢慢吐出一口氣。

  他不想再糾結了,左右找到了就好。至于為什么和記憶里不同,早晚能夠找到答案。

  因此,放松了身體后,季暑就這么窩在容子隱的懷里漸漸睡著了。

  第二天一早,容子隱的生物鐘準時把他叫醒??戳艘谎鬯司团艿阶约罕蛔永锏募臼?,容子隱并沒有什么感覺,只當他睡相不好。然后出去一趟給季暑帶了飯,又放好藥之后就離開往實驗室去了。

  不過他剛走沒多久,季暑就醒了??粗策呑雷由系乃幒惋?,季暑拿起容子隱留的字條看了一會,然后就按照上面的吩咐一一照做。之后把被子疊好,屋子通風,才帶著垃圾離開。

  知道容子隱上午有實驗,所以季暑沒有給容子隱打電話,而是發了條信息,“感謝救命之恩,無以回報,要不以身相許吧!”

  容子隱看見這條信息的時候已經是中午,系統十分激動。

  “臥槽臥槽!英雄救美果然有用,容??!終于有勇士向你投懷送抱了?!?/p>

  然而容子隱卻直接回復季暑道,“還燒記得去醫院在打一針。校醫說你病的挺嚴重的?!?/p>

  “……”【來自季暑懵逼值4000】

  系統痛心疾首:容??!你又把你的桃花給作沒了。
容子隱義正言辭:別瞎說,我們是朋友。

  ……是的,同睡一張床還抱了一宿的朋友。容子隱真的活該單身,別說矜持且溫柔的小姐姐,就是愛撒嬌的漂亮小gay都他媽撩不動??!

  簡直有毒。

  系統再次自閉,不打算理他。容子隱倒是給季暑把昨天校醫的醫囑完完整整的發了一遍給他。之后確定他已經到家,就又回去實驗室做實驗了。

  接下來的幾天,容子隱比畢業前還要忙碌。原本導師的意思是以保送的名義讓容子隱做自己名下的研究生。

  可和胖大佬商量過后,就干脆以學校定向委培的名義把容子隱送了過去。

  這其中有些手續要容子隱自己去跑,同時實驗室這頭的工作也不能耽誤。這些繁瑣的事兒足足牽扯了容子隱一周。

  等到他終于緩了口氣,實驗終于再次有了突破口,所有的成分被分離清楚,只等下一步單獨培育了。

  不過這里,就不是農大的主場,準備移交到更加專業的大佬研究所,而容子隱在結束這一階段的實驗之后,也準備收拾東西跟著胖大佬回去他那頭的研究所了。

  之前別的同學走的時候,容子隱送了他們??涩F在容子隱走,送他的,就只有導師和系主任。

  “老師,您放心吧!”容子隱鄭重的像兩位老師鞠躬。

  “好好照顧自己。別怕,什么時候農大都在你后面扛著呢!”知道容子隱去的研究都是大神云集,系主任拍了拍容子隱的肩膀鼓勵他。

  “嗯。老師放心,絕不會給農大丟人的!”說完,容子隱后退一步,先把行李放進來接他的車的后備箱里,然后又把已經大了巨多的鵝子們放進籠子里,抬到車子的后座。之后自己坐進副駕駛。

  很快,車子發動,容子隱回頭看,農大的大門被漸漸拋在身后。

  系統:宿主大大,你會舍不得嗎?
容子隱:不會,他就在哪里,我隨時都能回來。

  系統聽不太懂容子隱話里的意思,容子隱這次也沒有解釋的想法。

  母校這個詞的重量,從來都無法用單薄的語言輕松描繪??烧且驗樗鼤r刻都沉甸甸的壓在心里,才能夠讓漂泊在外的學生們有類似于家的歸屬感。

  尤其是拿著畢業證站在人前的時候,母校是談資,更是銘刻進骨子里的驕傲。

  胖大佬的研究所在燕京遠郊,和農大隔了一整個燕京城。

  再加上路上堵車,容子隱出發的時候是上午,到的時候已經是下午兩點半。

  后座的鵝子們已經從一開始要和英俊的爸爸一起搬家的興奮中冷靜下來,過度到了“怎么還不到?鵝要狗帶”了的崩潰之中。

  終于能夠呼吸道車子外的新鮮空氣,鵝子們瞬間滿血復活,并且開始期待起未來的幸福生活。

  “肯定有許多漂亮小姐姐!”

  “還會有溫柔的阿姨?!?/p>

  “對對對,重要的是有英俊的爸爸!”
彈幕里七嘴八舌都是它們的期待。

  容子隱卻嘆了口氣。

  系統:怎么了?

  容子隱搖搖頭:我有點不忍心告訴它們真相。

  系統沒聽懂容子隱話里的潛臺詞,不過等待時間太過無聊,系統建議容子隱來個十連抽。

  系統:就算全是咸鴨蛋也能放得下,要不試試吧。

  容子隱:言之有理,抽!

  轉輪迅速旋轉,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換了地方的緣故,容子隱這次竟然歐得讓人心驚。

  連續十連都是泛著漂亮藍光的R級物品。重點是,這次抽出來的,不是鵝蛋也不是嗩吶,而是一個長方形的瓶裝液體。

  系統:臥槽!這是改了風水嗎?宿主大大你快看看抽到了什么?
容子隱剛想點開看物品詳情,偏在這時,迎接容子隱的隊伍終于來了。
容子隱停下動作打量來人。

  不愧是有名的“國家青年隊”,過來的這七八個雖然也年近三十,可卻腰背挺直,身穿實驗室專用的白大褂,各個器宇軒昂,看著就讓人心生好感。

  “哇!是英俊的小叔叔嗎?”鵝子們立刻興奮起來,紛紛伸長了脖子。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鵝子們全都屏住呼吸,比即將加入團隊的容子隱還要興奮。

  終于,他們走出大門,站在容子隱的面前。

  鵝子們紛紛瞪大眼打量面前的幾個青年,而他們也同樣打量容子隱。

  這一瞬間,兩方全都陷入了沉默。

  容子隱的諸位師兄:臥槽!為什么小師弟的頭發如此茂密!
鵝子們:長得挺好,就是發,發量有點稀疏。

  【心有不甘值10000】

  看著師兄們不斷攀升的情緒值,容子隱下意識把方才抽出來的R級物品放入幾位師兄的手里。

  這下,全場都安靜了。

  系統終于反應過來讀取了一下新物品的名字:小霸王防脫洗發液。

  和市面上熱銷的霸王防脫只多了一個小字,像極了火車上販售的山寨□□方便面康帥傅。

10755 3674721 MjAyMC8wNC8xMi8jIyMxMDc1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4/12/10755_3674721.html
淘宝快3预测 靠谱的打字团队 黑龙江22选5基本走势图表 网赚学院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2020年今晚开奖结果记录 2011033深圳风采 澳门小神仙2020彩图 北京快3一定牛 连码不断128猜一生肖 广东26选5和值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