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016章

書名:穿成男主和反派的妹妹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雪默 更新時間:2020-05-23 11:35:38

  傅小魚被條毛巾兜頭蓋臉地遮住, 毛巾微濕,帶著涼意,讓她忍不住倒吸口氣, 隨即想到, 這條毛巾剛剛被那個男人拿在手上, 還擦過頭發,除了擦頭發,很有可能還擦了其他地方!

  傅小魚想阻止自己的思想, 但男人赤、裸的上半身還是再次在她腦海里閃現, 寬肩窄腰,不僅有腹肌還有人魚線, 肌肉厚度剛剛好,不會太過發達, 又很有男人味,再加上沒擦干的水珠,簡直色,氣滿滿。

  停?。?!傅小魚你到底在想什么?關注點是不是有點歪?現在問題重點應該是:顧姐姐的房間里為什么有個男人!而且這個男人非常非常眼熟,如果她沒看錯, 這個男人就是昨晚在酒吧里奪走她初吻的帥哥!

  帥哥在酒吧里搭訕她, 還送她小吃, 最后當著她二哥的面, 堂而皇之地親了她,結果一轉眼,他就出現在顧姐姐房間里!

  這真的……真的……太渣了??!

  傅小魚一把扯下臉上的毛巾,用力往地上一砸, 抬腳踩上去,再狠狠碾了碾。

  她現在也顧不上憋尿, 將袖子一擼,兩步上前到顧清云房間門口,咚咚咚地敲門,“姐姐,姐姐,姐姐你在里面嗎?姐姐,有聽到我說話嗎?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說,你能出來嗎???!”

  敲完門,她就將耳朵貼在門板上,仔細聽里面的動靜。

  沒多久,里面便響起顧清云獨特的中性嗓音,有些慵懶地說道:“等一下,小魚?!?/p>

  傅小魚癟嘴,又催促道:“姐姐,你快點!”

  幾分鐘過去,顧清云還沒出來,傅小魚實在憋不住,先跑去上了趟廁所,想想又快速洗漱一番。

  等她從浴室出來,顧清云已經穿戴整齊地坐在客廳沙發上等她了。

  看著一身清爽,長發披肩的顧清云,傅小魚楞了下,看看她,又看看主臥,有些疑惑地問:“姐姐,人呢?”

  顧清云手肘撐在沙發背上,撩了一把長發,淡定問她:“什么男人?”

  傅小魚皺眉,幾大步穿過客廳,去到房門敞開的主臥室,往里面看了看,房間里除了床上被子亂一點外,壓根沒見到別的活物,她不死心,又往房間里的浴室看了看,里面也是空的。

  傅小魚匆匆走出浴室,回到客廳,對顧清云說:“姐姐,我剛才明明看到個男人!就幾分鐘前,我準備上廁所的時候,他剛洗完澡從你房間出來,跟我打了照面,還用濕毛巾扔我臉!”

  顧清云點頭道:“哦,他走了,就在你上廁所的時候?!?/p>

  傅小魚:……

  這么快嗎?她剛才在浴室里好像沒聽到客廳有動靜??!

  傅小魚走到沙發前,仔細打量顧清云,將他從頭到腳仔細看一遍,看得顧清云有些不自在,換了個坐姿,清清嗓子說:“只是一個陌生人,你不用太在意?!?/p>

  傅小魚走到她身邊坐下,吃驚地說:“姐姐,只是陌生人的話,怎么會出現在你房間里?”

  顧清云看她,微微一笑,說:“都是成年人,你不知道一個陌生男人為什么在我房間過夜嗎?”

  傅小魚瞪眼:……

  一,夜,情!

  顧清云昨晚半夜出門,難道就是為了找男人回來過夜?

  可這也太湊巧了吧,顧清云看上的男人,居然是昨晚在酒吧奪走她初吻的人!

  “姐姐,你知道嗎?我昨晚出來看見你不在,就去樓下酒吧找你,然后就遇到你房間里那個男人,他他……他他他……他搭訕我!還……”傅小魚突然有點說不出口,她昨晚遇到那帥哥,還有點被他的顏迷得暈頭轉向,親吻的時候,心里更是小鹿亂撞,有種觸電的感覺。

  誰能想到,帥哥一轉身,就被顧姐姐帶回房間過夜??!

  顧清云倒是對她的反應很感興趣,說:“他搭訕你,然后呢?”

  “他……他還當著我二哥的面,親我!那可是我的初吻!”傅小魚不爽地說。

  顧清云倒是有些意外,“你的初吻?”

  “對啊,長這么大,我還沒談過戀愛呢!”傅小魚說。

  “你不是去過國外嗎?”

  “我……”傅小魚楞了下,隨即解釋道:“我爸管得嚴,我出國還派個保姆跟著我,沒機會談朋友?!?/p>

  顧清云挑眉,笑道:“那挺好的?!?/p>

  “不對不對,我們現在是在說那野男人!”

  顧清云忍笑,點頭道:“對,在說野男,你繼續?!?/p>

  傅小魚想了想,說:“他在酒吧勾搭我,轉頭又找上你,說明這人是個情場老手,是個渣男,你可不要因為他長得帥,就被騙了!”

  顧清云忍了忍,還是沒忍住,垂下頭低低笑著,肩膀笑的一顫一顫地,好一會才抬頭,對傅小魚說:“放心,我跟他就只是一夜,以后就算再見面,也只是陌生人,我連他叫什么都不知道?!?/p>

  傅小魚:……

  一起睡了一夜,卻連對方名字都不知道,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太復雜太可怕了!

  顧清云側過臉看著傅小魚,發現她情緒有些低落,便抬起手臂搭上她的肩膀,將她往懷里摟了摟,說:“你初吻的感覺,是什么樣的?喜歡嗎?”

  傅小魚瞬間想起昨晚的畫面,說:“還……還行,就是被嚇一大跳?!?/p>

  “你覺得那男人帥嗎?”顧清云又問。

  傅小魚雙手握拳,咬牙切齒道:“再帥也掩蓋不了他是個渣男的事實,下次最好別讓我碰到他,不然我肯定用一套詠春拳招呼他??!”

  顧清云:……

  好像,有點出師不利啊。

  在皇苑吃過早餐,和顧清云道別后,傅小魚就被兩個哥哥押著回家,回去的路上,兩個哥哥臉色都不太好,大哥估計是從二哥那聽到昨晚的事,冷著臉說:“以后禁止去酒吧,不然就沒收零花錢?!?/p>

  傅小魚:……

  “我都22歲了!”

  傅明禮坐在副駕駛,冷笑道:“22歲就能在酒吧隨便跟陌生男人親嘴?”

  傅小魚不服氣,說:“那是他親我的,我也嚇一跳??!”

  傅明義強硬地總結:“所以就不應該去那種地方!”

  這也太武斷了吧。

  “親嘴又沒什么,我遲早要談戀愛,談戀愛遲早要親嘴!”傅小魚嘟囔。

  傅明義傅明禮異口同聲:“都不準!”

  傅小魚:……

  看來在看管她這方面,兩個哥哥倒是難得地意見統一。

  顧清云離開皇苑,原本準備回自己市中心的公寓,半路接到葉茹的電話,只能調轉方向回去顧宅。

  一進門,就覺得家里氣氛不太對,不過顧清云并沒太在意,這么多年過去,家里的氣氛就沒對過,他早就習慣了,只是有點佩服自己的爸媽,相愛相殺這么多年,婚姻居然還很牢固,就沒聽他們誰吵過要離婚。

  顧清云走進客廳,發現二老都在,兩人坐在客廳里,隔得老遠,一個沉著臉看文件,一個面無表情地玩手機。

  顧清云左右看了看,喊了聲“爸媽”,就走到葉茹身邊坐下,問她:“怎么回事,火急火燎把我叫回來?!?/p>

  葉茹放下手機,抬眼看他,說:“一大早有人來家里鬧,我氣不過,就打電話給你了?!?/p>

  顧清云瞥一眼一言不發的父親,說:“誰這么不長眼,敢到家里來鬧?”

  葉茹冷笑,“還能是誰,不就是你爸外面養的狐貍精和她兒子?!?/p>

  她這話說完,對面的顧鶴忽然用力將手里的文件砸向茶幾,怒道:“我沒在外面養狐貍精!”

  葉茹冷笑,說:“你敢說你沒睡過徐熠?你敢說顧應承不是你親生的?”

  顧鶴刷地站起身,咬了咬牙根,道:“我為什么會睡徐熠,顧應承是怎么來,你也很清楚,都這么多年了,你為什么就是過不去這個坎!”

  葉茹臉色刷白,咬了咬下嘴唇,說:“不可能過去的,一輩子都過不去!”

  顧鶴急切地喘了幾口起,隨后又跌坐回沙發上,沒再吭聲。

  顧清云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最后還是問的葉茹,“到底怎么回事?”

  葉茹嘆氣,整理好情緒,才對顧清云說:“這么多年,徐熠一直想要讓顧應承進總公司,這事你也知道,最近她聯合顧家其他老古董,想讓他們出面,力保顧應承進總部,但最后還是被你爸否決了,昨天開董事會否決的,徐熠今天一早就帶著顧應承過來鬧了,說同樣是顧家的血脈,顧應承為何不能得到應有的待遇?!?/p>

  說到最后,葉茹怒極反笑,“可惜你沒在場,錯過那么精彩的戲碼,那女人哭起來,就跟嚎喪似的,方圓十里都能聽得見?!?/p>

  顧清云輕笑,在沙發上擺出個舒適的葛優躺,說:“他想進就讓他進啊,這有什么,顧氏那么多蛀蟲,多一個不多,少一個不少?!?/p>

  葉茹立時變臉,瞪他一眼道:“那怎么行,誰都可以進顧氏,就他不行,要是他進去了,我立馬死給你們看!”

  顧清云:……

  顧鶴一拍沙發扶手,怒道:“你不用總拿死來威脅我,我早說過了,除非我斷氣,不然他肯定進不去,顧氏以后只會是你寶貝兒子的?!?/p>

  葉茹冷笑,沒再吭聲。

  顧清云揉了揉額頭,說:“你們一個兩個總想將顧氏塞給我,卻不問問我要不要?”

  顧鶴瞪他一眼,說:“你閉嘴,上去把你身上亂七八糟的裙子換掉,礙眼?!?/p>

  顧清云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裙子,無辜地說:“這可是gucci的最新款,哪里亂七八糟了,我覺得挺好的?!?/p>

  葉茹幫腔道:“他一頂天立地的男人,卻被迫整天扮女人,這到底是誰害的?!”

  顧鶴:……

  實在被這母子兩氣得不行,顧鶴干脆起身,拿著文件去樓上書房了。

  偌大的客廳只剩下母子兩,終于是安靜下來。

  顧清云無聊地坐起身去擺弄茶幾上的茶具,葉茹靠過來,說:“放心,你爸立場很堅定,一口就拒絕徐熠的提議,其實他從來沒給那對母子好臉色過,這些年,都是顧家那幫老古董在暗中供養這對母子?!?/p>

  顧清云無奈地問:“那你剛才還拿話堵我爸?!?/p>

  “我故意氣他的,我心情不好,他也別想好過?!比~茹說。

  顧清云好奇地問:“當年到底發生什么事,你跟我說說唄?!?/p>

  葉茹冷笑,“沒什么好說的,一堆臟事,你只管做好你現在的事,公司那邊,你也別總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多上點心,現在雖然是你爸管事,但畢竟是家族企業,利益關系盤根錯節,幕后還有一堆老古董虎視眈眈,想接手還是得做出成績來?!?/p>

  顧清云懨懨地應了聲:“知道?!?/p>

  葉茹又說:“你讓人查查顧應承,我聽說他最近跟夏家的小輩走得挺近,就那夏永……夏永什么來著?”

  “夏永賀?!?/p>

  “對,就是他?!?/p>

  顧清云問她:“你整天在家玩,都聽誰說的?”

  葉茹翻個白眼,說:“你甭管我聽誰說,查一查肯定沒錯,夏家的手段太下作,你爸從來都不屑跟他們合作,顧應承要真的搭上夏家,那就麻煩了?!?/p>

  “放心吧,我會去查?!?/p>

  葉茹滿意地點點頭,換個話題說:“聽說你昨晚跟傅家兩兄弟出去玩了?”

  顧清云抹了把臉,嘆氣道:“你是搞情報工作的嗎?到底派了多少人跟蹤我?”

  “瞧你說的,我一家庭主婦,能派誰跟你?暗中跟著你的人,都是你爸找的,你別岔開話題,你昨晚跟兩兄弟出去玩,有收獲沒?看中誰了?”

  顧清云想起昨晚在酒吧發生的事,忍不住笑,說:“我看中妹妹了?!?/p>

  葉茹一愣:“誰?”

  “傅明義傅明禮的妹妹,傅小魚?!鳖櫱逶普f,念到傅小魚三個字時,語氣不由自主地放軟,聽起來格外溫柔。

  這還是葉茹頭一次聽兒子提起別家姑娘,她其實一直不太敢問兒子這方面的事情,甚至有很長一段時間,她都在懷疑顧清云的性向,心想他一直以女裝示人,會不會是性向的原因。如今冷不防聽他說起看中某個女孩子,竟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甚至懷疑自己聽錯。

  “傅小魚?”

  “對,魚兒的魚,很可愛的名字?!闭f起傅小魚,顧清云眼角眉梢掛滿了溫柔的笑意。

  葉茹屁股挪了挪,緊挨著兒子,著急地說:“是嗎?有照片嗎?快給我看看!”

  顧清云掃了她一眼,才慢悠悠地拿出手機,點開相冊,然后點開其中一張。

  傅小魚其實沒給過他正面照片,有也只是那張美腿照,其他關于傅小魚的照片,都是他從傅明義朋友圈搜羅來的,傅明義雖然喜歡曬妹妹,可拍照技術實在不怎么樣,每一張幾乎都是死亡角度。

  葉茹接迫切地接過手機,仔細打量照片中的傅小魚,結果發現,這姑娘長得實在太合她眼緣了。

  忍不住夸道:“好漂亮,身材看起來也很不錯?!?/p>

  顧清云也在看照片中的傅小魚,點頭道:“有170高,性格很活潑,很愛笑,拳腳功夫也不錯?!?/p>

  葉茹連連點頭,在她看來,只要對方性別是女的,她就很滿意了,更別提長相性格都很優秀的女孩。

  “那你準備什么時候把她定下來?”葉茹問。
顧清云呆住,笑道:“八字還沒一撇呢,她對我的性別深信不疑?!?/p>

  “那你就告訴她啊?!比~茹說。

  顧清云搖搖頭:“不行,她接近我的動機并不單純,我想先搞清楚她的目的再說,而且我拿不準她知道我性別后,會不會和我翻臉,先用這個身份跟她聯絡感情吧?!?/p>

  葉茹嘆氣:“那你找個機會帶她來家里玩啊,我也可以和她聯絡聯絡感情?!?/p>

  顧清云有些意外,沒想到葉茹能如此爽快地接受傅小魚,“嗯,有機會再說,只不過這樣一來,我們之前的計劃,可能得重新調整了?!?/p>

  葉茹這會已經將所有計劃通通拋到腦后了,拿著顧清云的手機舍不得放下,越看著傅小魚,越覺得滿意。

  傅小魚被兩個哥哥帶回家,迎接她的是傅勇嚴厲的懲罰――扣分!

  也不知道是誰告訴傅勇她去酒吧的事,等她進門時,方叔已經拿著小本本在那等著她,并嚴肅宣布,由于傅小魚半夜進出酒吧,將自己置于危險之中,此次將扣掉她五分,以儆效尤。

  傅明義在一旁聽得直皺眉,傅明禮則是幸災樂禍,現在在小本上,就他分數最低,所以他是巴不得傅明義和傅小魚也被扣分。

  方叔拿著筆,刷刷刷在本子上扣掉傅小魚五分后,又說:“大少二少帶小姐出門玩,卻沒能看顧好她,就是失職,所以每人將扣掉10分?!?/p>

  傅明禮:“什么??這也要扣分?太過分了吧!”

  傅明義則朗聲道:“我沒意見?!?/p>

  傅明禮憤憤地瞪他,跳腳道:“你當然沒意見,因為分數墊底的人是我??!”

  傅小魚在心里加加減減,發現目前三人中,就她分數最多,心里別提多高興,眼看快中午了,就哼著歌進廚房,準備親手炒兩道菜討好討好傅勇。

  雖然她的廚藝很一般,但午飯的時候,傅勇在得知其中兩道菜是傅小魚親手做的,表面雖不動聲色,但筷子卻時不時往那兩道菜上夾。

  “女孩子就要端莊,大氣,多才多藝,酒吧夜店那些地方,不適合你?!备涤抡f著,又去夾那兩道菜,見傅明義也一直在夾,不禁皺眉,橫了他一眼,傅明義對妹妹做的菜也很捧場,在吃之前已經拍過照了,這會就算被父親瞪,也要硬著頭皮夾上一塊。

  傅小魚看著他們兩的小動作,心里偷笑,嘴上卻乖巧的點頭,“我以后不去了,爸爸?!?/p>

  傅勇點點頭,覺得孺子可教,說:“菜做得不錯,讓方叔給你加10分?!?/p>

  傅小魚眼前一亮,隨即響亮應道:“謝謝爸爸!”

  傅明禮忽然將筷子往桌上一拍,怒道:“這加分減分的,到底有沒有個準數?到底是按什么標準來?”

  傅勇抬眼看他,老神在在地說:“分是我評的,誰加誰減我說了算,你想要什么標準?與其沖我發脾氣,還不如想想該怎么討好我?!?/p>

  傅明禮:……

  教訓完二兒子,傅明禮順便又說起公司上的事,他這人久居上位,平時又很嚴肅不茍言笑,所以說起正事,兄妹三人也就不敢再嬉鬧,而是神情專注地聽他說話,一頓飯吃得跟開會似的。

  “老趙早上過來,匯報了Uec的事,說合約到期,對方續約的意向不大?!?/p>

  傅明義點頭說:“是的,這跨國公司跟我們合作很長時間了,都是兩年一續,這次期限快到,續約合同卻遲遲沒能談妥?!?/p>

  說到正事,傅明禮便收起那副吊兒郎當的模樣,正經道:“我聽說Uec的高層最近有變動,估計是新官上任三把火,想用這個拿捏我們,好獅子大開口,要更多好處?!?/p>

  傅勇放下筷子喝一口茶,說:“這很正常,商人的本質就是唯利是圖?!?/p>

  傅明義又夾一塊傅小魚做的菜,說:“不怕他們趁機要好處,就怕有新的競爭對手,許了他們更大的好處,那幫老外,從來不會念舊情的?!?/p>

  “這幫白眼狼?!备得鞫Y不爽地說。

  傅小魚聽得認真,沒有發表意見,公司上的事,她不熟悉,但她記得這個事件,小說里有提過,因為這個跨國合約,兄弟兩各自為營,集結了其他幫手,暗中較量,彼此算計,為的就是在傅勇面前爭取到更多的信任和青睞,也因為這事,兄弟兩算是正式分道揚鑣,往后的關系也越來越緊張,直致最后關系破裂,徹底淪為仇敵。

  傅小魚皺眉想,這事她得想辦法讓兩人合作完成才行。

  傅勇見公事說完,就總結道:“這事交給你們去辦,誰辦得好,誰加五分?!?/p>

  聽他這么一說,傅明禮又有意見了,“爸,你這就有點過分了,小魚炒兩個菜,你給她加10分,我們要是拿下Uec,你才給加5分,你明知道和Uec的合作一向都是十來個億起跳??!”

  一旁方叔見傅勇放下筷子,不準備再吃,就上前來問他喝不喝湯,見傅勇點頭,很快就端上一碗溫度適中的濃湯。

  傅勇嘗了一口,覺得味道不錯,吩咐方叔給三個小孩一人盛一碗,這才回答傅明禮的話,道:“小本子的評分標準,是按家庭日常生活來評的,工作上的事不算在內,現在我額外給你們準備5分,你應該偷著樂才對?!?/p>

  傅明禮:……

  方叔將湯送上來,見傅明禮臉色不太好,就習慣性地當起和事佬,說:“二少,其實你也可以表現一下廚藝,說不定也能加10分?!?/p>

  一單十來個億的生意,竟然比不上兩道家常菜,這到底是什么奇葩評分標準??!不過方叔的話,倒是一語點醒夢中人,讓傅明義看到了加分的希望!

  于是,下午在其他家人回房間午休的時候,傅家二少卻躍躍欲試地跑進廚房,準備大顯身手,勢必要做出一道讓眾人驚艷的美味珍珠來。

  晚餐時間的傅家餐桌上,傅爸爸傅大哥傅小妹三人,圍著傅二哥花一個下午時間做出來的菜肴,仔細研究半天,看不出個所以然。

  傅大哥一向直接,既然看不出是什么,就開口問:“你做的是什么?這一坨紅紅黃黃的,番茄炒蛋嗎??”

  傅小魚拿湯勺舀一坨起來,認真查看,說:“感覺不是番茄炒蛋?!?/p>

  傅明禮洋洋得意道:“這是我獨家研制的全新菜色,你們別猜,先品品,仔細品?!?/p>

  傅明義和傅小魚都沒動,他們實在沒勇氣品嘗這盤不明物體。

  傅勇抿抿嘴,咽了下口水,拿起勺子舀一點送進嘴里,然后臉色當即綠了,直接將東西吐出來,問:“這到底是什么玩意兒?”

  傅明禮錯愕道:“有這么難吃嗎?”

  傅小魚吃驚地問:“你自己沒先嘗嘗看嗎?”

  傅明禮搖搖頭:“我做完就直接端上來了?!?/p>

  傅小魚:……

  這人到底是勇氣可嘉還是缺心眼??!
傅明義問:“到底是什么?”

  傅明禮道:“西瓜炒雞蛋,我看西瓜挺甜的,就多放點鹽,好中和一下味道,為了提升香味,還撒了點孜然和辣椒面?!?/p>

  眾人:……

  傅明禮說完搓搓手,對傅勇說:“爸,怎么樣,看在我這么用心的份上,給我加5分?”

  傅勇放下勺子,冷笑道:“就你這亂七八糟的配料,還想加5分?”他轉頭對一旁方叔說:“老方,扣他5分!”

  傅明禮跳腳:“不加就不加,你憑什么又扣我分??”

  “扣五分是讓你死了這條心,免得以后總時不時拿著生化物品出來荼毒我們?!?/p>

  傅明禮:……

  這個家是沒法呆下去了??!

  晚飯后,傅小魚回房間抱著手機跟顧清云聊微信,把二哥干的蠢事和顧姐姐分享,順便繼續破壞二哥在顧姐姐心中的形象。

  顧姐姐:你確定傅明禮真的是你親二哥?

  傅小魚:當然親的,不然我爸怎么可能把他養這么大。

  顧姐姐:實在不行,帶他去看看腦子吧。

  傅小魚:哈哈哈哈哈哈哈

  顧姐姐:你今天準備做什么?

  傅小魚:準備去網上買衛生巾,多買點屯著。

  顧姐姐:……

  傅小魚:姐姐你平時都用什么牌子的?用什么款的?你用過內置的沒有?那個好不好用?

  顧姐姐:……

  顧姐姐:明天周日,要一起去逛街嗎?或者看電影?

  傅小魚:好啊好啊,去逛街看電影!但你還沒說你用什么款式的衛生巾呢?

  顧姐姐:……

  過了一會,傅小魚收到一張圖片,是某購物網的截圖,圖片里是一款衛生巾品牌的截圖。

  顧姐姐:我給你買了50盒,明天送到,這個話題可以跳過了。

  傅小魚:……

  顧姐姐:你腿上那個淤青好了沒?

  傅小魚:消得差不多了。

  顧姐姐:我看看。

  傅小魚不疑有他,打開攝像頭準備對著大腿拍照,結果顧清云就丟來一個視頻邀請,她便點開了。

  “姐姐?!备敌◆~笑著打招呼。

  鏡頭里,顧清云披著頭發趴在床上,神情懶散地透過鏡頭看她,顧清云T恤的領口有些大,滑到肩膀上,露出明顯的鎖骨。

  傅小魚偷偷咽口水,覺得顧姐姐這會有點妖,有點誘人。

  傅小魚沒多想,對著鏡頭,撩起短褲給他看大腿,“姐姐你看,印子很淺了?!?/p>

  她撩起褲子的動作有些隨意,沒太注意分寸,一下就撩到大腿根上,淺色內褲都露出一角。

  視頻畫面一下就靜止下來,傅小魚原本在看自己的腿,半天沒聽到動靜,才抬頭去看手機,發現那頭顧清云表情微妙,在和她對視后,顧清云忽然扭開頭,耳根有點發紅。

  “姐姐?”她疑惑地問,“看到嗎?”

  顧清云清清喉嚨,“看……看到了,你把褲子放下來吧?!?/p>

  “哦?!备敌◆~放下褲腳,隨即沒心沒肺地笑道:“都是女人,姐姐你害羞什么呢,第一次見面時,我不小心碰到你的胸,覺得挺大挺軟的,給我看看唄!”

  顧清云:……

  傅小魚一副流氓的樣子,說:“來嘛來嘛,你給我看,我也給你看!”

  話還沒說完,視頻突然就被顧清云中斷了。

  傅小魚對著黑掉的屏幕,忍不住趴床上哈哈笑起來,顧清云平時都敢跟男人一夜情,可好姐妹之間談起這些話題倒是害羞得不行,可真有意思。

  第二天中午,傅小魚應約去和顧清云逛街,在她看來,她現在跟顧清云的關系,已經離好姐妹不遠了,又是一起玩又是一起逛街的,沒事聊聊微信,還碰見過顧清云一夜情的對象。

  這樣一想,傅小魚心里挺美的,看來她很快就能視線下一步計劃了。

  顧清云今天是一身利落的褲裝,如果不是長發披肩,光看她那修長挺拔的身影,肯定會被誤認成男子的。

  見面的時候,傅小魚沒頭沒腦地問了一句:“姐姐有沒有嘗試過短發?”

  顧清云不解地看她:“為什么?”

  “感覺你短發應該很帥很颯?!?/p>

  顧清云笑:“好啊,下次試試?!?/p>

  傅小魚突然又擺擺手說:“還是算了,你頭發這么漂亮,剪了多可惜?!?/p>

  顧清云:……

  兩人這次約的不是品牌店集中的商業街,而是一個年輕人較為喜歡的商業娛樂結合的片區,街上來來往往都是青春陽光的年輕人。

  顧清云問她:“想先逛街,還是先看電影?”

  傅小魚想了想,說:“先吃東西吧,都快中午了,我看那邊有個美食街?!?/p>

  顧清云沒意見,點頭同意了,走過去的時候,顧清云還很主動和傅小魚牽手了,這倒是讓傅小魚很是意外。

  顧清云挑眉,說:“怎么,好姐妹逛街不都是手拉手嗎?”

  傅小魚燦爛一笑,點點頭道:“當然要牽手!”說著就毫不猶豫將手塞給顧清云。

  顧清云手指張開,很自然就跟她十指相扣,非常的親密。

  傅小魚楞了下,心想好姐妹牽手,要這樣十指緊扣嗎??

  “姐姐你的手挺大的?!备敌◆~實話實說。

  顧清云也不慌,說:“我個高啊,我身體這么高,再配個小手,能看嗎?”

  傅小魚想象一下那個情形,連忙搖搖頭,說:“手掌大點挺好的,握起來還挺暖?!?/p>

  顧清云笑,“那以后我們逛街,都牽手?”

  傅小魚愉快地答應,“好??!”

  因為是午飯時間,美食街人流很大,走起路來都有點摩肩接踵,傅小魚拉著顧清云,興奮地往人群里鉆,見到什么小吃都想嘗一嘗。顧清云也很慣著她,她說想吃,他就毫不猶豫地買,長長一條街,兩人走不到五十米,手上已經抱著一大堆東西了。

  “姐姐,這個肉串好好吃,你嘗嘗?!备敌◆~說著,就將手里咬了一半的肉串遞到顧清云嘴邊。

  顧清云舔了舔嘴唇,然后張嘴咬了一口,嗯,挺好吃的。

  “還有這果汁,你喝喝看?!备敌◆~又將自己喝過的果汁遞給他,顧清云也沒嫌棄,張嘴含住那根吸管。

  傅小魚等她喝完,笑道:“姐姐你是不是頭一次做這么接地氣的事?”

  顧清云笑:“確實,以前沒人陪我逛街?!?/p>

  “那姐姐以后想逛街,就來找我,我陪你逛?!?/p>

  顧清云低頭看她,目光清澈溫柔,“好?!?/p>

  在美食街逛了一圈,傅小魚吃得有點撐,就想找個地方坐下來休息,顧清云想了想,提議去看電影,傅小魚自然沒意見。

  電影院在某商場的頂樓,由于是周末,人特別多,站樓下等電梯的人都擠成一堆,傅小魚跟顧清云等了又等,錯過兩趟電梯,才勉強擠進去。

  然而,電梯一樓一停,每層樓有人下去,又有人擠上來,傅小魚怕顧清云不習慣這種場合,畢竟是個豪門千金,就將他護在身后的角落里,兩人靠得近,身體自然就貼到一起。

  一開始還挺正常的,可擠了幾次,傅小魚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好像有什么東西,輕輕頂到自己的后腰。

  她疑惑地回頭看一眼顧清云,顧清云垂著眼皮,沒和她目光接觸,像是在出神。

  又是一波人擠上來,傅小魚又被迫往顧清云身上蹭了蹭,這一次,她真的確定有東西頂到自己了。

  傅小魚表情有點復雜,又有點尷尬,可她愣是忍住沒再回頭。

  好不容易堅持到頂樓,傅小魚一把拉住顧清云的手,往安全出口走去,顧清云也沒吭聲,任由她拉著,表情是有些如釋重負,又有些緊張。

  兩人到樓梯間,傅小魚深吸口氣,對顧清云說:“姐姐,你這樣很不好!”

  顧清云已經準備好面對攤牌的局面,畢竟剛才在電梯里,他被傅小魚蹭得起反應了,看傅小魚的神情,也應該是感覺到了,可萬萬沒想到,傅小魚一開口還是叫他姐姐,這讓顧清云有點懵。

  就聽傅小魚接著說:“一個女孩子,就得……就得矜持一點,不能太奔放,之前你找男人一夜情,我就想說你了,你得潔身自好,性這一方面,不能太隨便?!?/p>

  顧清云的臉色是一陣紅一陣綠,艱難地問道:“所以呢,你怎么突然說這個?”

  傅小魚說:“上次你搞一夜情就算了,這次出來逛街,你還帶那種東西,你……你是不是太……太浪了?”

  說到最后,傅小魚都有點不好意了。

  顧清云更懵了,“帶……什么東西?”

  傅小魚咽了咽口水,破罐子破摔地說:“你是不是帶了按,摩,棒了!”

  顧清云瞬間如遭雷劈。

10785 3674635 MjAyMC8wNS8wMy8jIyMxMDc4NQ== http://m.clewx.com/book/202005/03/10785_3674635.html
淘宝快3预测 至尊联盟棋牌客服怎么找 澳门四合一彩报2版 做的业务是原油期货配资 大唐河南麻将 正版二尾中特 黑龙江11选五号码走势图 永利棋牌游戏下载 怎么才能在网上赚钱 好运彩彩票平台 温州麻将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