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你喜歡我【三百評論加更】

書名:傻白甜替身注定上位 上傳會員:我是小乖乖 作者:三日成晶 更新時間:2020-05-23 13:02:33

  簡悠悠站在窗邊上使勁兒抹眼淚, 都已經把怎么跳海又好好地出現在這里的事情,想好了只等著于賀坤質問。

  她知道于賀坤和湛承不一樣,會心軟, 也知道他比較好糊弄一些,要是實在解釋不清楚, 就像上幾次一樣, 轉移他的注意力,總能含糊過去。

  但簡悠悠聽著于賀坤開口什么也沒問,只用一種棄婦一樣的神情看著她, 對她說, “跟我回去吧?!?/p>

  簡悠悠映在玻璃上的臉露出短暫的驚訝, 但她沒有回頭, 也很快就將這種表情壓下去,繼續干打雷不下雨的嚶嚶嚶。

  于賀坤先前是真的被嚇壞了, 現在看到簡悠悠安然無恙地站著,刨去那些復雜的震驚疑慮, 他最大的感受是慶幸。

  沒人知道, 他站在欄桿邊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 一波又一波的救生員上來, 卻找不到剛剛跳進海里的人蹤跡的時候, 他有多么的慌張和害怕。

  那甚至不包含什么復雜的感情,只是單純對生命消逝的畏懼, 死了, 就什么都沒有了。

  他有一段很特殊的經歷, 在大概十二三歲的時候,曾經有一次和朋友們去山上玩, 掉進過一個深坑。

  于賀坤在那個深坑里面足足待了十幾天,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朋友們全都沒有了蹤跡,明明也沒有多么高的地方,卻像是被隔絕在了世界之外,沒有人找到他,一直都沒有,電話打不出去,他只帶了兩瓶水,背包里還有一些紙巾,他甚至以為自己會死在哪里。

  幸好在他把紙巾都吃光,以為自己快死的時候,終于被霍皎月發現了,她站在于賀坤掉的深坑旁邊,朝下扔了很多青澀的酸杏兒,還有一些包在樹葉里面的蟲子。

  于賀坤到現在都清楚的記得,霍皎月當時穿著一條到腳踝的白裙子,被風吹動起來像一面潔白的船帆,助他這在生死邊緣游蕩的小船,飄向生路,當時她披散著及腰的長發,赤腳似乎也受了傷,雖然她沒有能力直接把他拉上來,似乎也在那片山里迷路了,可那些吃的,卻救了他的命。

  那是于賀坤第一次距離死亡那么近,那個年紀的孩子本該是最最初生牛犢不怕虎,對于一切新鮮和刺激都無比的向往,可那一次得救之后,于賀坤卻戒掉了一切危險性的活動,甚至連喝酒都從來淺嘗輒止。

  他變成了富二代圈子里面的異類,無論是那場經歷帶給他對生命的無比敬重,還是從那次得救病好之后,他就在情竇初開的年紀,悄悄地喜歡霍皎月,卻從來沒有莽撞地去嚇到她一樣。

  霍皎月溫柔,美好,于賀坤覺得這世上不會再有人像她一樣的善良,一樣的值得更好的,所以哪怕她曾經選擇了比他帥,比他能力強的于明中,于賀坤也從來沒有對她生出任何的不滿。

  于賀坤也曾經覺得,沒有人會像霍皎月一樣,就算長得像,也永遠不會有人和她一樣。

  但是那天,在甲板上,簡悠散著長發,赤著腳,為了他一句置氣的話,不顧生死地躍進海里的身影,卻和當初霍皎月的那個身影重合了。

  這是一種十分難以名狀的感覺,哪怕簡悠和霍皎月這樣看來,相像的地方真的很少,甚至相比于霍皎月的安寧和溫柔,簡悠簡直像個一時片刻也無法安靜下來的鳥雀,但于賀坤就是不受控制地被她觸動,不由自主地說出心里話。

  她活著就好,怎么活下來的不重要,他想要她跟他回家。

  “簡悠,”于賀坤走到簡悠的身后,伸出手按在她的肩上,又說道,“跟我回去吧?!?/p>

  他聲音很低,動作也很輕,簡直像是害怕面前這人只是個虛幻的泡泡,戳得用力了啵的一下就要碎了一樣。

  簡悠悠怎么也沒想到他會是這個態度,不過這樣正好利于她的發揮。

  她掙扎一下,把于賀坤的手臂弄掉,帶著哭腔說,“回去什么?回不去了?!?/p>

  她轉頭,眼淚凄美地掛在臉上,表情傷心欲絕地說,“我已經想清楚了,我放棄了,你不是一直說要我收拾東西滾蛋嗎,我答應了?!?/p>

  簡悠悠說,“東西你都扔了吧,不必收拾了?!?/p>

  于賀坤呼吸頓了下,眉頭微微皺著,他動了動嘴唇,如果湛承在這里,應該恨不得把他的腦殼掀開,灌輸一些正常的思維進去,這場子明明應該是于賀坤的,現在他不□□勢全無,還被人牽著鼻子走。

  但他沒有經驗,不是湛承那種閱遍千帆的人,生澀得很,他但凡要是態度強硬一些,簡悠悠也不敢這樣翹尾巴,畢竟她還要繼續跟在于賀坤的身邊走任務的,他不來找,她也要硬著頭皮找理由回去。

  可于賀坤憋紅了臉,動了動嘴唇,開口卻是,“你不是說,你喜歡我,這輩子都不想離開……”

  他說到一半,抿住了自己的嘴唇,眉頭擰得更緊,意識到自己這樣不太對。

  簡悠悠卻立刻就打蛇隨棍上,不給他思考的時間,說道,“是啊,我是喜歡你,很喜歡,要不然我也不會為了你一句話,連命都不顧了?!?/p>

  簡悠悠搖頭,后退兩步,似乎是害怕了于賀坤,“可你沒有心……”

  她虛假地抽噎了一下,倒是臉上因為于賀坤上道的激動紅暈,讓她偽裝得更像是傷心欲絕。

  “我跳進海里,幸運的沒有死了,嗆醒之后,順著船側面爬上來,本來想要高高興興地去找你,”簡悠悠說著笑了一下,眼淚卻再度掉下來,“可是太冷了,風一吹,都冷到骨頭里?!?/p>

  簡悠悠說,“我才開始明白,你要是真的在乎我,怎么會讓我跳進那么冷的地方?”

  于賀坤又想到當時的情境,喉結滾動,開口充滿歉意,“對不起……我沒有想要你跳,我只是……”

  簡悠悠尖銳地打斷他的話,“你只是隨便說說,我知道的,你只是想要逼我知難而退,你只是……”

  “你只是不在乎,”簡悠悠捂住自己的臉,偷偷地笑了下,又用哀傷無比的語調,說,“我都知道了,都明白了,我是在癡心妄想,我不會再糾纏你了,我甚至在船上后,躲到了最后也沒有出現污你的眼睛,你為什么還不肯放過呢……”

  她說著,嗚嗚嗚地抱著自己蹲下來,肩膀肉眼可見地顫抖著,那樣子不像是失戀?;钕袷钦l殺了她全家。
簡悠悠抱著自己哆嗦的時候還在想,這戲是不是有點過了?
于賀坤會不會被她給嚇跑了,到時候還得追,怪麻煩的。

  但是順著胳膊的縫隙看了一眼,就看到于賀坤側頭在抹眼淚,他臉色紅得厲害,剛才他摸簡悠悠肩膀的時候簡悠悠就感覺到了,他在發燒。

  側臉這樣看,于賀坤的鼻尖實在是紅得像拉雪橇的麋鹿,心軟成這樣子還學人家包養小情人,簡悠悠偷偷撇了下嘴,然后……哭得更慘了。

  “你走吧你走吧……”簡悠悠把臉悶在自己的膝蓋上,腳步微微朝著于賀坤那邊挪了點,都想好了他要是真的準備走,她就一把抱住他的大腿,再說舍不得什么的。

  不過于賀坤是真的很省事,他沒有走,而是偷偷地抹了幾下眼淚之后,半蹲半跪著拉了拉簡悠悠的胳膊,“對不起,但我真的沒想讓你跳的?!?/p>

  于賀坤聲音帶著一點鼻音,“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說那樣的話了?!?/p>

  簡悠悠本來也沒想繃著,既然總得回去,那肯定是見坡就下。

  她聞言緩慢地抬起頭,可憐巴巴地看著滿臉歉意的于賀坤,“你回去吧,別這樣跟我說話?!?/p>

  簡悠悠接受不了一樣,“你既然根本不可能喜歡我,你討厭我,你為什么還要這么對我,給我希望?”

  “你知道你這樣……”簡悠悠頓了下,咬住嘴唇,下面的話沒有說,只是再度抱住了自己。

  于賀坤卻湊近了一些,抓著簡悠悠的肩膀,捏了捏,“你別哭了,你的東西都在我那,就算你要結束,也得把東西拿回來?!?/p>

  如果她一定要結束,于賀坤準備給她一份豐厚的補償。

  這也是他唯一會的,也唯一能夠為她做的事情。

  但是簡悠悠一聽他口風要變,頓時不干了,回去是肯定要回去的,下個劇情就是女主角回國了,她都穿越進來了,肯定要好好的完成任務拿錢啊。

  “我知道了,”簡悠悠猛地推了于賀坤一把,“我都說我不要了,你卻一直在說要我回去,我知道了!”

  簡悠悠指著他控訴,倒打一耙是她從小和卞夏干架的絕技,“你是想我幫你澄清外面的新聞,面對你的公司和名譽受損,是吧?”

  于賀坤搖頭,“不是?!?/p>

  “不是?”簡悠悠慘笑了一下,“湛承剛才的話我都聽懂了,你現在因為我不出現,被外面說得很難聽,所以你們今天,只是找我設法澄清那件事對吧?”

  簡悠悠說,“好啊,沒關系,我會出現,我自己去警局,我就說一切都跟你沒關系,跳海只是我腦袋進水了,覺得船上熱,進去涼快涼快,和你于大總裁一毛錢關系都沒有,我瘋了,我想死,我沒死成不出現,是我蓄意戲弄人民警察!”

  簡悠悠站起來,指著門口,整個人劇烈地顫抖,“這樣說行了嗎?!”

  “如果行了,拜托你現在出去,好嗎?”簡悠悠激動的聲音又變得很小,“求你了,我等等緩緩,我就去自首,絕對會和你撇清關系的,你放過我,行嗎?”

  于賀坤根本沒有這么想,于家的企業也不是繼承人這一點點□□就能撼動的,被簡悠悠說成這樣,于賀坤連聽著都覺得太不堪了,他也站起來,上前一步抓住了簡悠悠的雙肩,解釋道,“不是的,我沒有這樣想!”
重點來了,簡悠悠仰頭盯著于賀坤,眼圈紅紅地問他,“那你是怎么想的?如果我猜的都不對,你為什么讓我回去?你之前一直想趕我走,你難不成,還能是喜歡我了嗎……”

  她說完之后,就殷切地看著于賀坤,于賀坤也看著她,但是對視了一會,他的眼神就開始閃躲。

10790 3674659 MjAyMC8wNS8wNy8jIyMxMDc5MA== http://m.clewx.com/book/202005/07/10790_3674659.html
淘宝快3预测 安徽11选五直选最大遗漏 江西11选5遗漏 管家婆期期准免费资料精选图 pk10五码两期计划人工 街机电玩捕鱼游戏开 河南2选5走势图 微信群股票 登山赛车怎么快速赚 体育彩票6+1中奖规则 西甲历年积分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