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 字體大?。?/em> 默認 特大

第一卷 珠簾暮卷西山雨 第二十七章 膽戰心驚

書名:不讓江山 上傳會員:一念天堂 作者:知白 更新時間:2020-05-23 18:32:31

冀州城里的一家酒樓中,孫別鶴請那群跟著他混的書院弟子們吃飯,倒也不是他想請,而是他覺得如果再不拉攏一下可能人心就散了。

在今天之前他從來都沒有擔心過這個問題,哪怕他們都知道夏侯琢的身份,他也不擔心身邊人會散掉,因為那些人需要他。

然而今天不一樣了,今天收拾他們的不是夏侯琢,而是青衣列陣。

“如恭,以后你盡量離李叱遠點吧?!?/p>

孫別鶴看向他的堂弟,這個慫恿他對付李叱的人現在也是蔫頭耷了腦,可是眼神里依然不服氣。

“我不是怕了夏侯琢,可是......青衣列陣惹不得啊?!?/p>

孫別鶴道:“都是官面上的人也就罷了,誰也不會太出格,無非是打打鬧鬧,可是涉及到了青衣列陣,那就不是打打鬧鬧而是打打殺殺?!?/p>

孫如恭點了點頭:“哥,你不用說了,我知道?!?/p>

“你其實不知道?!?/p>

孫別鶴道:“我跟你講幾件事吧?!?/p>

他看著孫如恭認真的說道:“雖然我之前也帶人偷襲過夏侯琢,可那時候讓我出手的人是夏侯琢的親兄弟,有他們撐腰,我怕一個庶子做什么?”

“而且我知道,夏侯琢再狂妄他也不敢殺人......現在不一樣,現在是青衣列陣露面了,當年青衣列陣在冀州城里的血屠夜你沒經歷,你不懂?!?/p>

“如果夏侯琢是青衣列陣的人......我是不敢再招惹,因為夏侯琢不敢殺人可青衣列陣真的敢殺人,殺人于無形?!?/p>

孫別鶴道:“那年血屠夜之后,因為死的人有冀州府府治大人的人,然而府治大人連查都不敢查,你想想有多可怕......傳聞青衣列陣的主人,可能是節度使大人?!?/p>

孫如恭一怔:“節度使大人?”

孫別鶴道:“那是節度使大人到冀州城的第二年,當時冀州城里暗道的勢力幾乎都是城中各大家族把持,你也知道生意上的事很重要,誰把持暗道,生意上的份額就會更多?!?/p>

“節度使大人剛來,想插手冀州城里的生意也非易事,恰好是那年冀州府的府治大人想給節度使大人個下馬威,他想讓節度使大人知道要想在冀州坐穩,也要和冀州當地官員搞好關系?!?/p>

“結果那一夜,青衣列陣從城東殺到了城西,血水把大街都染紅了,冀州府的捕快們剛集合起來,三千府兵以城中有人作亂要保護府衙為名把冀州府圍了,他們只圍冀州府而不管青衣列陣?!?/p>

“一夜殺戮啊......”

孫別鶴道:“現在你明白了沒有,為什么節度使大人到今年才來了第四年初,已經沒有人再敢有絲毫不敬,如果夏侯琢進了青衣列陣,以他的身份,混到個堂主應該不難?!?/p>

孫如恭咬了咬牙道:“那李叱呢,李叱不過是個野小子而已,我們給足了夏侯琢好處,難道他真的就死死的護著那小子?”

“你聽我一句勸?!?/p>

孫別鶴道:“不要去招惹他了,冀州城里,能讓節度使彎腰的人,只有夏侯琢的父親?!?/p>

其實整個四頁書院里知道夏侯琢是某位大人物兒子的人很多,孫別鶴他們曾經故意放話出去說夏侯琢是私生子,然而知道具體的卻不多,畢竟那位大人物要體面,孫別鶴也不敢指名道姓。

孫別鶴就是為數不多知道夏侯琢身份的人之一。

“那是親王啊......”

孫別鶴長長的嘆了口氣:“就算是庶子,也是親王的庶子,況且你看他那樣子,哪里像是個庶子?!?/p>

孫如恭道:“那你還敢去招惹他?!?/p>

孫別鶴道:“我說過了,想讓他死的人也是親王的兒子,而且還是嫡子,你說我應該怎么選?我不聽話,那幾位世子就有辦法讓我吃不了兜著走,我只能照做?!?/p>

就在這時候他們的包房門忽然被人從外邊推開了,一個看起來二十幾歲的年輕人出現在門口,他身上穿著錦衣,手里拿著一把折扇,看起來頗為英俊瀟灑,只是眉宇之間陰柔氣稍顯重了些。

“剛來就聽聞你們在這吃酒,我一時之間好奇,想看看你們今日有多狼狽?!?/p>

那年輕人邁步進門,孫別鶴等人連忙起身,幾乎同時俯身一拜。

“世子殿下?!?/p>

這位,就是冀州城羽親王的長子楊卓,羽親王的封地在冀州范圍內,他長住冀州,這位親王殿下雖然很久沒有回過都城,傳聞當今陛下對他還頗有戒心,但那也是皇帝陛下的親弟弟。

節度使再大,也大不過皇族。

這位世子楊卓用孫別鶴的話來說就是真正的血統高貴,他的父親是親王,他的母親是建鄴李家的人,雖然建鄴李家比隴右李家差了些,可是也出過兩位皇后。

大楚之內,能和這兩個李家相提并論的家族唯有王謝,江淮王家,杭城謝家。

之前李丟丟和夏侯琢去了鳳鳴山,在鳳鳴山下遇到了許家的馬車,那時夏侯琢對李丟對說,許家在冀州城內能排進前三。

在百姓們看來,許家已經可怕的讓人敬而遠之,而許家這樣的家族比起王謝兩家來,就如同螢蟲比之明月,滴水比之滄海。

一群人低著頭誰都不敢馬上抬起來,這種恭恭敬敬還戰戰兢兢的態度讓楊卓很滿意,他朝著主位那邊走過去,孫別鶴連忙把位置讓開,躬身站在一邊。

“這個小孩兒有點意思?!?/p>

楊卓看了看孫如恭,笑呵呵的說道:“你比他們敢說話,剛剛你們聊了些什么我都聽到了,還是小孩子更單純些?!?/p>

孫別鶴聽到這句話普通一聲就跪了下來,他這一跪,所有人都跟著跪了下來。

楊卓伸手把孫如恭拉到自己身邊,一臉和善的問道:“你怕我嗎?”

孫如恭連忙俯身說道:“不能說怕,是敬畏?!?/p>

“哈哈哈哈!”

楊卓笑的前仰后合,點了點頭道:“會說話,那我再問你,你是更敬畏夏侯琢,還是我?”

孫如恭道:“夏侯琢不過是一個莽夫罷了,我倒是真有些怕他,但談不上敬畏?!?/p>

楊卓真是開心極了,第一次遇到這么有意思的小孩兒,他覺得孫如恭比他哥哥孫別鶴好玩的多。

“孫別鶴?!?/p>

“在呢在呢?!?/p>

孫別鶴連忙應了一聲。

“學學你弟弟,他比你會做人?!?/p>

楊卓看了看桌子上的酒菜,似乎對這些東西有些厭惡,微微皺了皺眉。

站在門口的是一個看起來四十來歲的中年男人,臉色始終都有些陰沉,他像是一個一直都站在迷霧之中的人,哪怕你就清清楚楚的看到了他的臉,也覺得他臉上蒙著一層迷霧。

他看到了楊卓的反應,所以立刻回頭吩咐了一聲:“還不快去換一桌菜品上來?”

立刻有人進來,手腳麻利的把桌子上的酒菜全都撤了下去,片刻之后連桌布都換了新的。

楊卓平日里才不會來這樣的酒樓,在他看來,這酒樓實在是不堪入目,不管是裝飾還是菜品都一樣。

“我知道你們都怕夏侯琢,怕到了骨子里?!?/p>

楊卓的手指輕輕敲打的桌子,一下一下,很有節奏。

“可是你們想過沒有,如果你們一直都怕一個人,解決這種怕唯一的辦法可不是躲開,而是除掉這個心魔?!?/p>

楊卓看著新的菜品一樣一樣擺在桌子上,似乎稍稍滿意了些。

他看向孫別鶴繼續說道:“你們想知道的事,不用猜著玩,可以問我,但你們又不敢......那我就索性直接告訴你們,青衣列陣確實是節度使大人的,剛剛孫別鶴講的那些,也確實都是真的?!?/p>

“節度使大人初來乍到,冀州的官員們想顯示一下地位和手段,于是犯了傻,節度使大人調遣親兵精銳組成了青衣列陣,一夜殺光了所有府治大人把持的暗道勢力?!?/p>

他停頓了一下,眼神輕蔑的掃了孫別鶴一眼:“但你不知道的是,青衣列陣是我父王手下人訓練出來的,當時可是節度使大人親自來求?!?/p>

他指了指門口那個中年漢子。

“他叫曹獵虎,青衣列陣第一批人就是他手把手教出來的,那是一些老兵,殺人手段自然不缺,但不懂江湖上的事,曹獵虎教出來他們,而曹獵虎現在是我的貼身護衛,你們怕什么?”

他的手指在桌子上重重的敲了敲:“我才是父王的嫡長子,青衣列陣是怕我還是怕夏侯琢?你們所害怕的青衣列陣,曹獵虎一人可以手撕一群?!?/p>

一群人真的是噤若寒蟬,誰敢說話。

楊卓瞥了孫別鶴一眼吩咐道:“都別跪著了,起來坐下,陪我喝杯酒?!?/p>

一群人連忙起身,一個個欠著屁股坐在那,還是誰也大氣都不敢出。

“我交給你們一件事吧?!?/p>

楊卓伸手端起酒壺給孫別鶴倒了一杯酒,孫別鶴激靈一下子就站了起來,嚇得臉色發白。

楊卓笑著說道:“坐下來聽著......你們回頭找個機會,把那個叫李叱的小東西擄出書院,我會想辦法讓夏侯琢知道,夏侯琢身邊有個高手,曹獵虎會去解決掉,你們把夏侯琢引到鳳鳴山上,其他的事就不用你們管了?!?/p>

楊卓看向曹獵虎,這個看起來猶如一把刀般的男人從懷里取出來一沓銀票放在桌子上。

楊卓緩緩的說道:“這里有五千兩,你們分了就是,還有......你們這件事做好了之后,我明年會安排你們直接到節度使大人門下做官?!?/p>

一群人看向那一沓銀票,誰也不敢伸手。

“不拿?”

楊卓一皺眉。

孫如恭第一個伸手拿了一張銀票,朝著楊卓俯身一拜道:“愿為世子殿下效犬馬之勞?!?/p>

“哈哈哈哈!”

楊卓哈哈大笑道:“我就說,你們一群人加起來都還不如個孩子,可是,你能幫我做什么?”

孫如恭道:“我能幫世子殿下把李叱引出書院?!?/p>

楊卓嗯了一聲,抬起手在孫如恭的腦袋上拍了拍:“挺好,我記住你的名字了,以后有事可到王府里找我?!?/p>

孫別鶴等人面面相覷,最終誰也不敢不拿,他們一人一張把銀票分了,可是這銀票在他們手里就和燙手山芋一樣,拿著膽戰心驚。

【何以解憂,唯有收藏?!?/p>

10798 3674697 MjAyMC8wNS8xNS8jIyMxMDc5OA== http://m.clewx.com/book/202005/15/10798_3674697.html
淘宝快3预测 网上做任务赚钱的平 快乐双彩走势图24选7 有哪些正规的捕鱼平台 快乐扑克3走势图360 四川金七乐开奖查询 大类资产配置策略有哪些 熊猫麻将手机版下载 德甲赛程表 武汉麻将七皮四赖秘籍 欧冠决赛场地